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對話晨星高管:美國ESG投資還在處於早期階段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1月05日 17:47   北京新浪網

  新浪財經訊 美國東部時間10月29日,新浪財經採訪了晨星公司可持續發展研究全球主管喬恩-黑爾(Jon Hale),喬恩表示美國的ESG投資還處於早期階段,總體呈現出“去中心化和小規模投資”的特點,未來ESG將會走向系統化、細分化,企業也會更充分的考慮到商業模式的長遠價值,爲股東創造出長期利益。

  過去三年中,可持續基金的數量顯著增加。截止到2019年年中,全美有279家可持續基金對投資者開放,其他的247家基金在投資過程中正式加入了對ESG的考量因素。根據摩根士丹利可持續投資研究所(Morgan Stanley Institute for Sustainable Investing)最近的一份報告,可持續投資的策略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受歡迎。報告顯示,85%的個人投資者,95%的千禧一代對可持續投資感興趣。

  然而,儘管全美可持續投資的熱情高漲,只有近半的調查者回復真正參與了“至少一項可持續投資行動。比如篩選可能令人反感的公司的投資,或者完全因爲一家公司與投資者的價值觀不符而撤資。這也反映出喬恩在採訪中強調的觀點:熱情高,但仍在成長早期。他表示,“美國有非常多的投資者感興趣,但是他們的興趣還沒有真正的轉入到投資階段。”

  美國ESG投資在世界舞臺的地位

  1972年,第一屆聯合國人類環境會議在瑞典斯德哥爾摩召開,會議首次發表了與環保相關的《人類環境宣言》,並確定每年6月5日爲“世界環境日”。目前歐洲在這方面總體領先於美國和世界其他的地方。根據喬恩介紹:歐洲對於可持續的投資都在機構級別,而在美國,可持續投資呈現去去中心化的態勢,並且多數集中在更小的組織和個人身上,所以需要留出一段的發展空間。

  拿晨星公司來說,晨星的總部在伊利諾伊的芝加哥。在伊利諾伊的州退休基金最近把可持續性納入審覈過程中。美國每個州的對於退休基金有着不同的規定,所以不同的機構在擁抱可持性投資中呈現出不同的程度,體現了去中心化。而亞洲,不僅僅是中國,這些改變又慢慢輸入給投資者,比如說日本的政府退休基金的改變推動了ESG在亞洲的發展。

  ESG和可持續投資

  目前, “可持續投資”、“影響投資”、“社會責任投資”、“ESG”等繁多概念令投資者感到困惑,大致上講,他們所指相同,但有細微的區別。喬恩表示:“我願意用的是‘可持續投資’,因爲它的訴求更加強烈,當今可持續問題環繞在很多投資者和企業之間,並且嚴重性在逐漸升高。可持續也表達了在投資過程中長期會產生的影響,而不是股東的短期利益。它表達了傳統的經濟回報和這種觀念的結合。”

  ESG,是英文Environmental (環境)、Social(社會)和Governance(治理)的縮寫,是一種對於企業可持續投資的評價標準,也代表着更加詳細的分類。喬恩表示,“如果我要去評價一家公司,我會注重他在經濟回報上達到的標準,也會注重他在ESG中達到的標準。”

  而“社會責任投資”是一種在ESG理念流行之前更早時期的說法,現在人們多數已經用“可持續投資”對此加以替換, “社會責任投資”更偏向於指在投資者處於資深信仰或者尋求社會產生積極價值等目產生的投資理念,反映出一定的投資者個人喜好。

  可持續性評級和對企業的重要性

  隨着可持續投資理念站穩腳跟,評級機構對企業ESG的評級參考在逐漸增多,如晨星公司發佈的可持續性評級、MSCI發佈的ESG評級、富達國際推出的可持續性投資評級等。這些大小評級是目前主要幫助衡量投資組合ESG風險性的工具 ,有助於投資者根據可持續評級對比所持基金與其他基金的ESG風險性。如果要在兩家回報率相似的基金中做出選擇,許多人會選擇優先投資於那些擁有良好環保實踐、良好治理或致力於數據安全或平等的公司的基金。這不僅是爲公司價值考慮,也爲企業盈利考慮。

  目前越來越多的公司意識到,他們需要解決對回報產生影響的材料可持續性。比如說二氧化碳排放和全球變暖對於天然氣、石油公司等能源公司來說是一個很重大的可持續性議題,也可以歸類到ESG裏的E。但是對於科技公司或者媒體公司來說,這個不能對商業營收起到決定性的影響。然而,一些其他的話題例如數據安全、數據隱私、消費者權益等卻變得尤其重要,這又可以歸類到ESG裏面的S,即社會。這也反應了ESG話題的廣泛性和複雜性。

  也就是說,按照喬恩的觀點,如果天然氣公司認爲他們的產業本質就是對環境造成一定挑戰,對燃燒化石可做改變的地方不多,依然可以着手去解決其他可持續的話題,比如說員工待遇和福利。但是這些企業需要讓投資者需要認識到,如果這個營業模式本身是不可持續的,那麼ESG問題始終不能徹底解決。目前大多數的企業不僅僅面臨着來自投資者更高的期望,還有來自員工、社會、用戶甚至是社會羣體的對於其盈利方式更負責任的一種期望。

  可持續投資VS企業盈利是否能平衡?

  根據晨星發佈的數據,截至9月底,流入美國可持續基金的資金估計達到135億美元,今年的資金流已經是之前2018年創下的歷年紀錄的兩倍多。 拿石油、天然氣等以自然資源消耗爲驅動的商業來說,可持續投資怎麼樣推動公司的繼續成長,一直是個有爭議的話題。喬恩認爲,它可以驅使公司將重點放在效率和創新上,在資源和能源上提高效率的公司將會成爲同類公司的贏家。另一方面,美國標普500公司中,佔比前所未有重要的是所謂的“無形資產”,比如說知識產權、品牌價值等。如果不解決ESG的問題,那麼會損壞公司的名聲,也會直接影響到公司的價值。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8月發佈的一份關於可持續基金業績的研究報告中發現,在2004年-2018年,可持續基金和傳統基金的回報率沒有差異:可持續基金在2004年和2010年表現不佳,而在2017年表現好得多。但當摩根士丹利將風險考慮在內時,情況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隨着時間的推移,可持續基金的下行偏差持續縮小了20%,表明其提供更低的市場風險。

  在採訪尾聲,喬恩表示,美國未來會出臺更加統一的ESG披露機制,這是不可阻擋的腳步。因爲不管現在企業是否決定披露,作爲一個面向全球投資者的經濟體,會面臨更多的有此要求的投資者和全球其他可持續發展領先地區的挑戰。

  其次,現在已經有很多第三方機構開始披露企業ESG數據,所以最終企業會自身對數據掌控性有一定考慮,這也會促使更多的企業進行主動披露。未來ESG投資正在向細分化、系統化前進,企業對此數據的披露也會越來越擁護。(新浪財經北美站 劉碩 發自紐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