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前美財政部長顧問:美國正在經歷經濟適用房不足危機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1月12日 13:38   北京新浪網

  新浪財經北美專欄作家 魏欣 發自紐約

  Craig Phillips先生是美國財政部部長姆努欽顧問。2017年初川普總統宣誓就職時,他加入政府。在任職財政部期間,他曾經負責讓房地美和房利美公司在次貸危機之後重新恢復私有化的工作。今年6月,他離開了財政部。近期,Ripple公司宣佈,Craig Phillips先生加入他們董事會,負責在戰略監管機遇方面提供諮詢。

  Craig Phillips先生在加入川普政府前,曾經長期在華爾街工作。他與財長姆努欽有數十年的交往,都曾經在高盛公司的房地產金融部工作。在瑞士信貸、摩根斯坦利、黑石集團,他也都曾經任職董事總經理。Craig Phillips先生擁有美國範德堡大學經濟學學士學位。魏欣作爲新浪財經北美專欄作家,在TCFA的會議上對他進行了專訪,以下是專訪實錄:

  新浪財經:您在多個場合提到過您對多邊貿易協議的偏好。大多數經濟學家在過去20年中也一直提倡這種國際貿易方式,如世貿組織。但是川普總統也多次表明,他之所以偏好雙邊協議是因爲現在的多邊協議在執行機制上存在問題。如果我們要重返多邊協議,您認爲怎樣才可能有所改善呢?

  Craig Philips:我之所以偏好多邊協議,是因爲我們生活在一個多邊的世界。如果我們生活在一個兩個經濟體就能夠控制一切的世界中,或許雙邊貿易協議可能是更適合的。但是這個多邊的世界可能比我們想象的要更加複雜,所以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各國的中央銀行、G20組織、G7組織都是非常重要的國際機構。川普總統可能忽視了這些國際機構的重要性,認爲他們未能發揮有效的作用。我們之所以現在採用多邊協議是因爲我們這個世界的本質所決定的。

  當我在財政部時,很多公司的CEO表示過他們的沮喪。他們認爲世貿組織應該有更強有力的“牙齒”來確保執行已經獲得認可的條款。我認同他們在這方面的意見。

  如果貿易協定是多邊的,那麼它就必須保證有足夠強有力的執行機制。這並不意味着這個貿易組織是壞的。這只是意味着它應該在執行機制方面有所提升。

  新浪財經:根據Ripple公司的媒體發佈信息,您已經被任命爲Ripple公司的董事,而且您的職務是在戰略監管機遇方面提供諮詢,並且幫助Ripple擴展它的全球網絡。現在中國正在擁抱區塊鏈技術,您認爲這個變化會對Ripple公司的發展帶來什麼機遇嗎?

  Craig Philips:首先,我的職務只是Ripple公司的獨立董事,我並不是他們公司的員工或者執行董事。我剛剛參加完第一次董事會。所以現在我在公司的任職還是一個比較早的時期。

  Ripple創造了一個快速和廉價的全球支付系統,讓資金可以便捷的在不同管轄權之間的移動。這是銀行間或者匯款機構之間的資金支付,而不是普通消費者之間的支付平臺。這個支付平臺在區塊鏈技術的支持下變得可能。我也被他們有一個非常有效的區塊鏈應用場景而吸引。他們已經有了大約300個用戶決定在比如新加坡、北美、南美、歐洲等重要地點使用它。他們的節點現在已經遍佈全球了。這就是我被它所吸引而加入董事會的原因。

  這由於我相信區塊鏈的未來,所以我決定加入一個創造了區塊鏈應用場景的公司Ripple。很多人正在討論着區塊鏈,但是Ripple還沒有創造出一個可行的商業模型,讓更多的人願意使用它。

  對中國來說,就像我之前說過的,一個財務上穩健的數字貨幣是非常不錯的主意。這樣會在中國的國內產生一個數字貨幣。當人們希望把資金轉出或者轉入中國時,數字化的支付系統將會使這種國際化轉賬變得容易很多。這種轉變對於包括Ripple在內的很多全球區塊鏈參與者來說都是一個正面的信息。

  新浪財經:從媒體上,特別是社交媒體上,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趨勢。紐約市經濟適用房的數量越來越少,而長期空置的豪華公寓越來越多。美國很多大城市也有類似現象。您認爲私有化房利美和房地美兩家公司是否會對扭轉這種趨勢有幫助呢?還是他們在私有化之後會更加關注於那些能夠產生更多收益的住房抵押貸款,而忽視經濟適用房呢?

  Craig Philips:美國正在經歷一個經濟適用房不足的危機。這種危機表現爲,不管是紐約還是其他地方,公民的平均收入並不足以購買居住地的平均住房。在比較昂貴的地區,從事教師、警察、消防員等職業的低收入羣體沒有辦法拿出買房所需要的20%左右的首期款。所以這個危機給他們帶來的負擔就是,他們要麼選擇買一個不足夠大的房子,要麼增加通勤時間,選擇買離工作地更遠的便宜房子。人們更長的通勤時間又把壓力轉嫁到了基礎設施或者其他因素上了。比如高速公路和地鐵會更加擁堵。

  這種危機是由於一些社區的就業情況相當不錯,爲房價的上漲提供了動力。在紐約,這種危機主要是由於外國投資者和其他因素驅動。很多空置房屋的業主並不是全部時間都在紐約居住。在美國的很多地區,還存在着一些不利於房地產投資的法律。這些法律使開發商很難開發新的住宅。太多的社區只允許修建單家庭住宅,但是我們需要更多的多家庭住宅和經濟適用房。

  在聯邦和地方層面,有很多因素都對經濟適用房不足的危機產生了推動作用。房利美和房地美兩家公司只對房地產抵押貸款提供流動性支持。它們只是幫助那些買得起房的家庭獲得貸款。它們並不是對那些參與房地產的人和羣體提供補貼。次貸危機的形成就是因爲銀行幫助業主購買了他們不可能支付得起的住房,導致他們根本沒有可能償還貸款。這對任何一方都沒有好處,也無助於解決經濟適用房不足的危機。

  房利美和房地美會分配出一部分貸款額度來幫助那些低收入家庭購買經濟適用房。但是兩房在幫助危機的解決方面能夠選擇的工具非常有限。財長姆努欽在衆議院金融服務委員會作證時曾經提到過兩房可以在4、5個方面進行幫助。但總體上來說,兩房只是房地產市場全局的一個部分。它們只能幫助已經有購房能力的能力的人購房和獲得貸款。如果你沒有足夠的資源買房,它們很難幫助到你。兩房也不被允許接觸到那些沒有購房能力的人。

  新浪財經:我們談到了什麼將會引起美國下一場金融危機。一些經濟學家關注到了學生貸款的問題。很多美國80後和90後無力償還欠下的學生貸款。您認爲學生貸款是否將會引發危機?我們是否需要這方面的更多監管呢?

  Craig Philips:我不認爲學生貸款將會導致金融危機。學生貸款只是由美國聯邦政府負責融資的,所以因爲違約而不得不承擔壞賬損失的就是政府。這當然是一個宏觀上的負面因素,但是應該不會產生全面性的金融不穩定因素。我們有大約1.5萬億美元的學生貸款餘額。而私人投資者幾乎被完全擠出了這個市場。這只是一個聯邦政府的麻煩而已。

  我認爲目前的情況就像一個雞生蛋、蛋生雞的問題。真正的問題是,學生貸款和其他貸款類型不同,它是沒有抵押品的。由於學生貸款對於所有學生都是開放的,所以很多被學生貸款所困擾的人往往都是沒有辦法找到足夠好的工作來償還貸款的人。另外一方面的問題是,一些營利性學校和機構在利用學生貸款的漏洞。他們讓學生快速的通過學生貸款來攻讀他們的學位,但是一些學位事實上是沒有價值的。這些沒有價值的學位自然也不會讓畢業生日後有能力償還貸款。這類問題一般是孤立存在的,而非系統性。

  更大的問題是,很多學生更需要的是職業教育,而不是4年的本科教育。很多有學生貸款問題的人常常是因爲他們通過學生貸款進入了大學教育,但是隻讀了一兩年,沒有完成學位就離開了。所以他們通常有一到兩年的學生貸款,但是沒有學位。有一些民主黨參選人討論過免除學生貸款的提案。但是這是一個棘手的問題。如果我們免除了一些人的貸款,這會產生一個道德風險。人們會問,誰在爲這些人的學生貸款買單呢?

  我認爲整個系統需要改革。我認爲教育贈款的形式比貸款要好,而且職業教育要比4年制的本科教育要好。在學生貸款方面需要增強其原則性,對借貸雙方的信息披露方面都需要加強。對於政府來說,借給學生不能收回的貸款並沒有什麼好處。我認爲這不是一個金融問題,它更多的是一個真正的社會問題。社會在改變,教育方式和爲教育提供融資的方式也應該相應有所改變。

  新浪財經:臉書總裁扎克伯格近期在國會就他創建數字貨幣Libra的計劃作證。很多國會議員對他的計劃表示了質疑。Libra在解決問題的同時,可能也在製造問題。您是否認爲一家公司是否可以被賦予創造一種可跨國使用貨幣的權力?它會增加我們金融系統的穩定性,還是會降低呢?

  Craig Philips:在Libra剛剛被宣佈的這個時期,我們還無法預測它是否有可能存在。我只是認爲創造一個有實際貨幣在背後支持的數字貨幣的想法是不錯的。特別是Libra的背後有一個貨幣籃子支撐,其中包含美元、歐元、日元等主流貨幣。現在我們還只是一個非常基本的概念,但是已經在監管當局那裏有了大量的負面意見。它現在還只是一個投機性的概念。我認爲即使這個概念能夠實現,也應該會是其他公司或者實體,而不是臉書。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