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大摩看跌,高盛看漲,2020年美股將走向何方?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1月19日 04:46   北京新浪網

  原創: 美股研究社 美股研究社

  2020美股市場將走向何方?

  作者| Emily McCormick

  隨着年底和近十年的快速發展,華爾街策略師們已經開始實現他們對股市2020年收盤價的預期。

  明年將發生很多市場動盪事件。華爾街的所有市場專家都提出了關於這些因素和其他催化劑如何在2020年影響股市的想法。

  他們的觀點出爐之際,隨着全球增長擔憂從今年初的高潮中消退,股票在2019年第四季度一次又一次地刷新歷史新高。截至11月中旬,標準普爾500指數今年迄今累計上漲超過23%。

  以下是一些華爾街頂尖策略師告訴其客戶明年的總結,並隨着2020年新觀點的發佈而更新。

  瑞士信貸(目標:3425;每股收益:173美元)–“週期性領導”

  據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稱,週期性股票將引領明年的市場反彈。

  該公司的標準普爾500指數目標價格爲3425,較11月15日的收盤價高出約9.8%。樂觀的前景認爲,標普500的收入將與名義國內生產總值相稱,利潤率的阻力將減弱,並變得“輕得多” ”,那麼回購將保持強勁。

  Golub補充說,明年經濟增長的加速將推動週期性股票的輪換。這將扭轉今年早些時候增長股跑贏大盤,價值股落後的趨勢。

  Golub表示:“過去1年來,經濟數據一直在減速,導致低速和增長型股票表現不佳,但以價值爲代價。“隨着美聯儲採取激進行動(3次降息)和改善經濟狀況,這一領導層最近發生了變化。”

  他說:“我們的工作表明,這種旋轉將持續到2020年初。如果數據中沒有出現“ V”形反彈(類似於2016-2017年),我們預計這種旋轉將逐漸消失,直到明年。

  瑞士信貸將包括金融,工業和材料在內的“對經濟敏感的集團”從“市場權重”升級爲“增持”,將能源從“減持”增至“增持”。

  該公司將主要防禦類股,包括主要公司、公用事業公司和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從市場權重下調爲減持,將通信領域從“增持”下調至“市場持重”。

  瑞士信貸的目標價格於2019年11月18日推出

  摩根士丹利(目標:3000;每股收益:$162)–“美國仍然是我們最不喜歡的地區”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表示,明年美國股市的表現可能不及全球股市。

  該公司將標普500指數的基準目標定爲3,000點,這意味着較11月15日的收盤價下跌了約3.9%。

  包括Andrew Sheets和Michael Wilson在內的策略師在一份報告中寫道,更樂觀的看漲情況是,標準普爾500指數可能高達3,250點。 但他們更悲觀的看法是,標準普爾500指數將跌至2750點。

  分析師稱,”在美國市場,我們預計盈利增長將繼續面臨壓力,因爲我們的盈利模型預計,隨着利潤壓力繼續加大,今年的盈利將持平或略有下降. ”。我們的經濟團隊增長緩慢,工資增長加速,他們的預測可能會放大這些利潤率壓力,並進一步影響收入前景,這應該會轉化爲美國以外地區更好的收入增長。”

  到目前爲止,美國股市一直是2019年全球股市的領頭羊,歐洲股市也大幅上漲。這兩個地區的股市都受益於寬鬆的貨幣政策和較低的利率,因爲它們各自的央行都出手幫助刺激經濟增長。

  儘管分析師們承認明年全球經濟增長可能出現反彈,但他們預計,以歷史標準衡量,這種增長將是溫和的。

  分析師們表示:“明年全球經濟增長的道路可能會更好一些,但我們的經濟學家預計,反彈僅會達到經濟增長的溫和水平,而在許多情況下,經濟增長仍低於趨勢水平。”“鑑於主要股市的許多估值已經反彈至略高於5年平均水平的水平,我們認爲,在仍然相當不溫不火的增長環境中,依靠更多的倍數擴張是不明智的。”這意味着,目前的遠期回報需要由已經體現在股價中的收益增長來驅動。”

  分析師稱,“美國仍是我們最不喜歡的地區,因多重資金流動或增量資金流動的空間有限,而且盈利預期在我們看來過高。”

  他們補充稱:“我們認爲,隨着(日本和新興市場)實現盈利增長的道路變得更加清晰,或者隨着政治風險不斷下降,有可能對這些市場進行多次重新評級,這些市場將展現最大的上漲潛力。”歐洲就是一個例子。

  摩根士丹利的報告於2019年11月17日發表

  瑞銀集團(UBS)(目標:3000;每股收益:$170)-“股票進一步打折”

  瑞銀還認爲,2020年股市將會下跌。

  正如瑞銀(UBS)股票策略師弗朗索瓦•特拉漢(Francois Trahan)所見,“投資者對股票的情緒已變得過於樂觀。最近幾周,隨着標準普爾500指數飆升至創紀錄水平,做空新一輪波動率(VIX)的押注已經上升。

  “近幾周,做空波動性達到了自2009年復甦以來的最高水平,這表示人們普遍認爲,金融市場正在擺脫經濟放緩。”

  在進入2019年第四季度之際,運輸和能源等週期性因素領漲股市,因爲經濟數據較今年早些時候的低迷有所改善。但特拉漢表示,在領先經濟指標“真正觸底”之前,這些行業可能無法持續發展。

  特拉漢說,從10月左右開始,“市場情緒發生了重大變化,現在投資者普遍認爲,股市已經完全消化了美國經濟放緩的影響,並開始計入最終復甦的價格。”毫無疑問,標普500指數是美國經濟的領先指標。目前尚不清楚的是,標普500指數是否已適當消化了經濟放緩的影響。”

  在合適的背景下,經濟放緩的可能性似乎更有可能尚未結束。我們相信,復甦將在2020年的某個時候體現出來,但這個階段還沒有開始。”

  特拉漢說,從歷史上看,美國利率的變化大約需要兩年時間才能完全反映在美國GDP中。按照這種邏輯,考慮到利率上一次達到峯值是在2018年底美聯儲第四次加息之後,那麼GDP應該會在2020年底觸底。他補充稱,根據對過去50年“美聯儲引發的七次重大經濟放緩”的回顧,此前多數商業週期中,標準普爾500指數曾觸及低點,然後在GDP觸底前5-7個月開始反彈。

  “如果歷史是一個完美的指引,那麼美國經濟將在2020年11月觸底,而股市將在20年第二季左右開始下跌,” Trahan說。“誰知道事情是否真的會這樣發展,但我們預計這種趨勢將在2020年初顯現。”

  “相反,如果我們認爲標普500指數已經在復甦,那麼標準普爾500指數回報的低點就是今年6月,這將表明,GDP 增長的低點將出現在2019年第四季度,也就是大約6個月後。 這將比利率水平提高整整一年,也是現代史上的第一次。”

  “當然,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但在我們看來,美國股市進一步折價的可能性更大,”他說。

  花旗集團(Citi)首席美國股票策略師託拜厄斯•萊夫科維奇(Tobias Levkovich)表示,收益增長將在2020年推動標普500指數走高,但前景仍存在一些風險。

  萊夫科維奇在一份幻燈片報告中稱,花旗的“恐慌/興奮模型”在股市近期上漲後已回到中性水準,幾周前曾一度逼近“恐慌”區間,突顯投資者情緒正在改善。

  萊夫科維奇表示,明年標普500指數成份股公司的每股收益可能會出現較低的個位數增長,華爾街已經降低了對2019年較高的預期。

  他補充說,鑑於稅收和財政政策的潛在變化,2020年前景的風險將包括持續的地緣政治和貿易不確定性以及政治。

  萊夫科維奇表示,與2019年底股市的走勢一致,價值型股票的表現料將優於成長型股票。花旗集團(Citi)將資本貨物、能源、醫療設備和服務、保險、製藥、生物技術和生命科學、半導體和零售等行業的股票評級定爲增持。報告將汽車和零部件、耐用消費品和服裝、家庭和個人產品、電信服務、交通運輸和公用事業等列爲“減重”。

  花旗集團於2019年9月20日公佈了價格目標

  高盛(目標:3400人;每股收益:$177)-“經濟持續增長的推動力”

  高盛(Goldman Sachs)策略師表示,美國經濟增長加速和低利率將推動標普500指數明年實現近兩位數的漲幅。

  標準普爾500指數到2020年將升至3,400點,據該公司首席股票策略師科斯汀(David Kostin)說,這意味着該指數較11月17日的收盤價將上漲約9%。他認爲,自頂向下的標準普爾500指數每股收益到2020年將增長6%,是2019年預期增長率的兩倍。

  科斯汀表示:“美聯儲轉向鴿派政策推動了2019年股市的上漲,我們預計低利率將繼續支撐高於平均水平的估值。”理論和歷史都支持這樣一種觀點,即在其它條件相同的情況下,較低的利率應該會增加股票價值。標準普爾500指數今年迄今90%以上的漲幅是由估值擴張推動的,因爲收益增長預期減弱,但市場消化了美聯儲降息的影響。

  標準普爾500指數的目標意味着倍數擴大到18.4倍左右,“因爲利率仍然很低,政策不確定性的上升將持續的經濟擴張帶來的有利因素抵消。”

  在收益方面,科斯汀表示,明年EPS加速增長將受到經濟持續擴張的推動,扭轉了2019年初對國內增長前景的擔憂。

  “經濟增長是標爾500指數每股收益增長的最重要驅動力,”科斯汀說。標準普爾500指數每股收益年增長率的變化,有一半以上可以用該年度的平均經濟增長來解釋。 美國和全球經濟增長已經減速,並拖累了2019年的盈利前景。” 利潤壓力可能會持續到2020年,因爲揮之不去的關裞使投入價格持續上漲,而緊張的勞動力市場又會推高工資。

  但綜合考慮各方面因素,高盛分析師預計,2020年美國和全球經濟增長將溫和反彈,半導體行業特有的逆風應會減弱。

  考慮到這些因素,科斯汀爲即將迎接新年的投資者概述了三種策略。

  “(1)選擇性地投資週期性股票,如運輸類股;(2)從債券代理股票中獲取相對價值,這些股票的收益率落後於典型的貝塔係數;(3)優先投資醫療服務類股,而不是製藥類股。”

  高盛的價格目標於2019年7月29日提出,並於11月15日重申。

  Canaccord Genuity(目標:3350;每股收益:$176)-尋找“持續多重擴張”

  Canaccord Genuity指出,美聯儲(fed)建議暫停利率調整,爲經濟和收益增長創造了有利條件,這將推動標普500指數在2019年走高。

  在10月份的貨幣政策聲明裏,美聯儲暗示,鑑於目前的經濟形勢,將繼續暫停加息。今年早些時候,美聯儲曾三次降息,幫助刺激了經濟增長。在隨後的講話裏,美聯儲主席鮑威爾說,任何加息都將取決於更高的通貨膨脹率——隨着經濟數據繼續強調溫和的通貨膨脹壓力,這種現象似乎難以捉摸。

  “我們的解讀是,美聯儲不會在明年的任何時候升息,如果他們對溫和經濟活動的評估出現重大變化,可能會再次降息,” 德懷爾稱。“這是一個明確定義的‘美聯儲看跌期權’(Fed put),指的是通過持續推高估值,來推高股市。”

  德懷爾概述了明年看好標準普爾500指數的四個主要原因:首先,全球貨幣政策制定者表示,“他們將保持高度寬鬆的立場。”“其次,企業信貸市場依然強勁,銀行放貸標準相對寬鬆,爲各種規模和信譽的企業提供了貸款。

  第三,德懷爾指出,“在就業穩定、信心良好、利率較低的情況下,千禧一代(90年代高峯期出生的人)迎來了30歲生日,這在人口統計學上是有利的。”

  最後,在德懷爾看來,全球製造業在今年早些時候觸及“歷史低位”之後,已經達到了一個“拐點”。

  此外,德懷爾表示,隨着利潤的增長帶動股市走高,明年利潤增長可能會繼續。

  “從長期來看,股市與盈利方向的關係最爲密切。每股收益的持續增長和低通脹應該會導致市盈率持續向19倍擴張,19倍是SPX運營每股收益的平均市盈率,而核心通脹率保持在1-3%之間,”德懷爾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