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2010年代美國人口增長史上最慢 未來十年移民成主力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1月06日 01:52   北京新浪網

  原創: 路聞卓立 人民幣交易與研究

  未來的重要影響。接下來,隨着美國繼續面臨人口停滯,移民及其子女將成爲年輕人成長的最大來源。2030年後,移民將佔到全國人口增長的一半以上。這意味着移民將成爲推動美國健康發展的越來越重要的因素。

  美國人口普查局(Census Bureau)最新公佈的數據顯示,美國2018年至2019年的人口增長率僅爲0.48%。這是自1918年以來最低的年增長率,同時過去的十年也是自1790年首次人口普查以來人口增長最慢的十年。10年裏,美國出現了相當大的人口停滯,凸顯出移民、國會席位分配和美國未來的重要影響。

  新數據是截至到2019年7月1日的年度人口統計數據,此時距離2020年人口普查還有9個月。他們提供了2010-2020年人口普查的最終預測,以及可能的國會席位的重新分配。此外,它們還提供了一系列的年度估計,使人們能夠跟蹤十年變化的趨勢,其中一些變化可能還會繼續。

  這十年的模式揭示了一個國家前所未有的增長停滯,18歲以下青年人口的絕對下降,西部和東南部山區各州的增長率更高,中西部和東北部的增長率較低,四個州出現人口的絕對流失。此外,加州增長速度的下滑可能導致其首次失去國會席位。

  人口普查局估計,美國人口的溫和增長將成爲人們關注的焦點。在接下來的十年中,導致2010年代緩慢增長的兩個因素——低生育率和死亡人數上升將繼續存在。

  此外,隨着嬰兒潮時代(1946-1964)的人逐漸退休,他們對青年人口的依賴性將會增加,而移民及其子女將成爲年輕人的最大來源。在2030年後,移民將佔到全國人口增長的一半以上。

  2010-2020年將是美國曆史上人口增長最小的十年

  圖1顯示了從第一次美國人口普查(1790年進行)到2020年人口普查預測結果之間的10年間的人口增長率。

  2010年至2020年的預期增長7.1%,低於上世紀30年代大蕭條期間的任何一個十年,當時美國人口增速爲7.3%。7.1%的增速還只是上世紀90年代的一半多一點,90年代是移民和千禧一代出生率不斷上升的時期。

  2010年代是出生人數減少、死亡人數增加和移民不平衡的十年。2018-2019年期間的增長率非常低,只有0.48%,移民人數下降到59.5萬人,這是自1980年以來的最低水平,自然增長率下降到100萬人以下。雖然由於最近的聯邦限制導致非美國公民在國內出生的人數下降,移民人數可能低得異乎尋常,但由於人口老齡化,相對較低的自然增長水平可能會持續下去。

  人口老齡化的一個症狀是18歲以下的年輕人在10年內大量減少。在2010年至2019年期間,美國青年人口絕對減少了114萬人。這種變化的部分原因可以歸結爲低生育率和最後一批千禧一代步入成年,而人口普查預測顯示老年人口——特別是65歲以上的人口——的增長率將遠遠高於年輕人。

  以加州爲首的30個州經歷了過去10年的青年人口下降,損失了40萬人。相比之下,在移民人數大幅增長的德克薩斯州,新增加了50多萬年輕人。

  十年的增長有利於西部和南部

  2010- 2020年各州的增長水平顯示出明顯的地區差異,這有利於西部和南部。儘管全國經濟增長緩慢,但7個州和哥倫比亞特區的經濟增長率應該超過15%。其中五個州——猶他州、愛達荷州、內華達州、科羅拉多州和亞利桑那州——位於西部山區。南部增長區德克薩斯州和佛羅里達州使這一羣體更加豐滿。

  兩個西海岸的州(華盛頓和俄勒岡)和三個東南部的州(北卡羅萊納、南卡羅萊納和喬治亞)在過去十年中都顯示出了10%的增長,而中西部的一個異類:從十年前的能源繁榮中獲利的北達科他州也是如此。雖然愛達荷州、內華達州和亞利桑那州的人口增長在過去十年中有所增長,但這三個州都從國內移民潮中受益。

  中等水平的州,增長在5-10%之間,位於以下幾個地區:新英格蘭的馬薩諸塞州;南部的弗吉尼亞、田納西和俄克拉荷馬;南達科他州、明尼蘇達州和中西部的內布拉斯加州;西部是蒙大拿州和加利福尼亞州。

  作爲美國最大的州,加州的經濟增長在過去十年中有所放緩,國內移民也有所增加。這導致其他州,尤其是西部各州,在經濟從大蕭條中復甦後,住房和勞動力市場開始回暖。

  其餘的州(主要在美國中部和東北部)要麼增長緩慢,要麼人口下降。西弗吉尼亞、伊利諾斯、康涅狄格和佛蒙特這四個州預計將在未來十年內將出現絕對人口減少。西弗吉尼亞州在過去十年中連續七年出現人口減少;伊利諾斯州和康涅狄格州持續了六年,紐約則是四年。

  到這十年的最後幾年,三個大州——加利福尼亞、紐約和伊利諾斯州——見證了最大的人口外流,這標誌着隨着國家經濟的改善,人口從昂貴的、高度城市化的地區向全國其他地區轉移。

  國會重新分配席位的贏家和輸家

  根據憲法規定,每十年進行一次的人口普查的目的是根據人口將美國衆議院的成員分配到不同的州——有些州增加了席位,有些州則失去了席位。下圖顯示了對這些變化的預測,這些預測是基於對2020年4月最新人口普查估計的推斷。

  這一預測的再分配顯示了人口快速增長的州得到了好處,而增長緩慢或衰退的州則失去了益處。兩個州,德克薩斯州(+3)和佛羅里達州(+2)將獲得兩個以上的席位,而其他五個州,都在西部(亞利桑那州、科羅拉多州、俄勒岡州、蒙大拿州)和南部(北卡羅來納州)將獲得一個席位。

  預計十個州將各失去一個席位。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加州,它從來沒有因爲重新分配而失去過一個衆議院席位。其他預計將失去席位的州包括中西部(明尼蘇達州、伊利諾伊州、密歇根州、俄亥俄州)、東北部(賓夕法尼亞州、紐約州、羅德島州)和南部增長緩慢的地區(西弗吉尼亞州、阿拉巴馬州)。

  由於這種重新分配也會影響選舉,鑑於那些有望增加席位的州在2016年曾投票支持川普總統,這可能被視爲對共和黨人有利。但是,在德克薩斯州、佛羅里達州、亞利桑那州和北卡羅來納州最近的人口增長中,有很大一部分應該繼續來自拉美裔或西語裔、非裔美國人和亞裔美國人,以及來自加州和紐約等州的白人大學畢業生,他們都是傾向於民主黨的投票羣體。因此,很難預測國會重新分配將產生的長達十年的政治影響。

  2020年代及以後

  美國人口普查局的最新數據顯示,美國人口增長乏力。在未來十年,導致2010年人口增長緩慢的兩個因素——低生育率和死亡率的上升——將繼續存在,因爲兩者都與人口老齡化有關。

  此外,隨着嬰兒潮時代出生的人口進入退休年齡,他們對青年人口的依賴將會增加,而青年增長的最大動力將來自移民及其子女。人口普查局預計,到2030年,移民將佔全國人口增長的一半以上。

  這意味着,移民將成爲美國健康進步的一個越來越重要的貢獻者。由於該國面臨持續的人口停滯,2020時代將成爲了解移民在美國的經濟和社會中的角色的關鍵時期。(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