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美聯儲兩個大招成功推高股市 但卻帶來無窮後患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1月13日 22:09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美聯儲兩個大招成功推高股市 但卻帶來無窮後患

  來源:金十數據

  由於美聯儲的兩項關鍵舉措,股市有望在2020年延續2019年的漲勢。這兩項舉措,是美聯儲在10月幾乎同時發佈的兩項指令——一項是承諾在通脹大幅上升之前不加息,另一項是公開承諾在短期借貸市場爲銀行提供流動性。

  總體而言,這兩項舉措被市場視作是一種刺激措施,儘管它們比爲使經濟擺脫金融危機而採取的措施更爲隱蔽,但對股市而言,這些舉措是一種重要的積極支持。盧特霍爾德集團(The Leuthold Group)首席投資策略師保爾森(Jim Paulsen)表示:

“美聯儲最大的追求,就是堅持通脹的目標。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訊息,除此之外,我想不到他們還想向我們傳遞什麼。”

  儘管這一訊息對2020年市場和經濟前景的預測無疑具有積極意義,但人們擔心危險會進一步加劇。

  美聯儲的“通脹情結”

  去年10月,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發言稱只有見到通脹率“大幅上漲”才會進行加息。在此發言前,美聯儲剛完成年內第三次降息,而投資者也正尋求關於美聯儲下一步行動的指導。自那之後,多位美聯儲官員公開表示將努力提高通脹水平,並發表聲明宣稱他們可以容忍通脹率超過其之前設定的2%的目標水平,以完成國會關於穩定物價的要求。在市場剛剛擺脫對即將到來的衰退的擔憂之際,美聯儲的承諾幫助緩和了一些緊張情緒。

  麥凱希爾茲公司(MacKay Shields)高級宏觀經濟學家弗裏德曼(Steve Friedman)認爲,這一變化意味着美聯儲可能已經考慮將2%的通脹目標從上限改爲下限:

“美聯儲戰略的這一變化意義重大。這意味着他們希望看到通脹率超過2%。這對未來一年的風險資產和經濟增長非常有利。”

  通脹與物價和利率上升有關,儘管總體上未來會維持低利率環境,不過弗裏德曼預計,美聯儲的舉措將導致政府債券收益率“虛高”。

  回購市場幽靈浮現

  美聯儲的另一個舉措是對隔夜借貸體系的干預,即所謂的回購操作。9月中旬,金融系統現金緊縮導致了回購利率的短暫飆升,並引發了人們對美聯儲縮表的質疑——因爲縮表會大幅吸收系統中的儲備,並損害回購市場的平穩運作。自那之後,美聯儲實施了一系列回購操作,並決定將相關操作至少延長至今年第二季度。

  對某些市場觀察家來說,此舉與美聯儲在金融危機時期所採用的、用以壓低利率並重振房地產市場的量化寬鬆政策十分相似。量化寬鬆通過向金融系統提供更多流動性,來幫助推升市場價格。但美聯儲官員們堅稱,這個操作本質上與量化寬鬆不同,並僅旨在將其短期貸款基準利率保持在1.5%-1.75%的範圍內。

  儘管如此,美聯儲回購所導致的資產負債表擴張與同期股市的上漲幾乎是同步的。自去年9月初以來,資產負債表已擴大超過了10%以上,而同期標普500指數上漲了約11%。雖然鮑威爾強調,從技術上來說這並不是QE4,但其影響與結果都是一樣的。布萊克利諮詢集團(Bleakley Advisory Group)首席投資官博克瓦爾(Peter Boockvar)表示:

“在危機後,到處都在實施量化寬鬆政策,人們都會把印鈔、擴大資產負債表與提振資產價格聯繫起來。實際上,有時這一聯繫不是直接的,很多情況下只是心理上的。”

  股市大幅走高,卻帶來無窮後患?

  美聯儲這些舉措的好處在於,在利率和美債收益率沒有相應上漲的情況下,股市大幅走高。不過,其缺點也是巨大的。

  美聯儲如今追求將通脹提升至2%,但一旦通脹過度反彈,事情可能會變得棘手。如果通脹率超出目標,美聯儲將不得不迅速加息。經濟復甦很大程度上是依賴消費者的,在此前,他們享受着低通脹的環境並推動經濟復甦,而一旦情況發生變化,他們很有可能會採取保守做法。倫巴德全球宏觀研究(TS Lombard)首席美國經濟學家布利茲(Steve Blitz)對此表示:

“2020年爲美聯儲制定2021年政策的困難提前打下了基礎。他們最大的挑戰將在今年的某個時候出現,屆時美聯儲內部將面臨加息的巨大壓力。”

  市場對美聯儲爲利率正常化所做的努力,也存在一些質疑。2018年,當美聯儲四度加息時,標普500指數大幅下挫,創下自2009年中期以來的最差表現。布利茲表示:

“美聯儲不能讓股市陷入熊市,他們承受不起像2018年12月那樣的股市下跌。他們注入的流動性充斥着整個系統,以至於市場無法向人們回饋任何有關市場敏感性和市場對經濟擔憂的信息。”

  投資策略師保爾森也有類似的看法,他認爲,追求通脹有三分之一的可能性會導致負面結果,與一開始的貨幣政策目標背道而馳。美聯儲希望通脹能保持在一個合適的速度,部分原因是低通脹壓低了利率,讓他們在經濟低迷時放不開手腳。但是,高通脹也會帶來危險。保爾森表示:

“如果通脹數據發生根本變化,這件事可能會真正產生負面影響,投資者對政策的良好感覺和支持可能真的會迅速發生改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