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史上兩大被列爲PHEIC的疫情是否影響美股?券商解讀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2月01日 18:55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史上兩大被列爲PHEIC的疫情是否影響美股走勢?券商:並非每次疫情都產生明顯影響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圖片來源:攝圖網圖片來源:攝圖網

  北京時間1月31日凌晨,世界衛生組織(下稱WHO)總幹事譚德塞博士在日內瓦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稱,主要基於中國感染者數量增加、多個國家都出現疫情兩個事實,宣佈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列爲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下稱PHEIC)。

  公開資料顯示,自《國際衛生條例》於2007年6月15日生效以來,WHO共宣佈過六次“PHEIC”。分別是:2009年甲型H1N1流感大流行、2014年南亞和非洲的脊髓灰質炎疫情、2014年西非埃博拉疫情、2016年巴西等國的寨卡疫情、2018年起在剛果(金)爆發的埃博拉疫情,以及此次的中國的新型冠狀病毒。那麼,過去這五次PHEIC疫情期間,海外市場各類資產的表現如何?這幾次疫情期間海外資產的走勢是否又可以爲目前的投資者提供參考價值?

  2009年甲型H1N1流感:適逢美股經歷金融危機後復甦。

  首先以2009年全面爆發的甲型H1N1流感爲例,這是一次全球性流行病疫情。2009年3月底,甲型H1N1流感開始在墨西哥和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德克薩斯州爆發,並不斷蔓延。H1N1爆發後,奧巴馬政府宣佈緊急狀態及疫苗短缺的情況曾觸發股市短期下跌,但並未改變美股的長期走勢;黃金價格在疫情期間保持了大體上漲的態勢;美債收益率則在疫情後半段才進入下行通道。

  2009年4月26日,距離首個甲型H1N1流感病例出現一個月,WHO即在甲型H1N1流感處於第三階段時便首次宣佈了“PHEIC”,當時該流感僅在三個國家發現病例,因此宣佈H1N1爲PHEIC加劇了公衆和市場的恐懼。從當年3月底至WHO宣佈甲型H1N1流感爲PHEIC這19個交易日內,道指、納指和標普500分別累計上漲3.86%、9.65%和6.16%。

  2009年5月底,甲型H1N1流感在墨西哥死亡率達2%,但在墨西哥以外死亡率僅0.1%。持續了一年多的疫情造成約1.85萬人死亡,出現疫情的國家和地區達到了214個。另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估計,截至2010年3月中旬,甲型H1N1流感疫情導致5900萬美國人染病,26.5萬人住院,1.2萬人死亡。從WHO宣佈甲型H1N1流感爲PHEIC至當年5月底這26個交易日中,道指、納指和標普500分別累計上漲7.78%、7.79%和8.96%。

  2010年8月10日,WHO宣佈H1N1甲型流感大流行已經結束。整體來看,從2009年4月26日WHO宣佈甲型H1N1流感爲PHEIC至2010年8月10日這期間,美股三大指數更是一路高歌猛進。

  根據中金公司分析,2009年春爆發於墨西哥和美國部分地區的H1N1適逢2008年金融危機市場大跌後的底部區域。申萬宏源研報指出,2009年H1N1的爆發恰逢我國前期四萬億刺激計劃落地,這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大幅擡升,推動整體GDP增速觸底大幅反彈。2018~2019年埃博拉疫情:對主要爆發地的衝擊要大於全球市場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還注意到,除了當下的新型冠狀病毒,WHO上一次宣佈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的,是2018年8月爆發的剛果(金)埃博拉疫情。據WHO資料,埃博拉病毒疫情平均病死率約爲50%。截至2019年11月26日,共報告發生了3304例埃博拉病例,包括3186例確診病例和118例可能病例,其中2199例死亡(總病死率爲67%)。2019年7月17日,WHO宣佈此次疫情達PHEIC的標準。

  從2018年8月1日埃博拉病毒的爆發,至2019年7月17日WHO將其列爲PHEIC,道指、納指和標普500分別累計上漲7.1%、6.69%和7.54%;從2019年7月17日至10月10日WHO宣佈疫情已侷限在個別區域,道指、納指和標普500分別累計下跌3.07%、3.31%和2.19%。

  從中金公司的分析來看,並非每次疫情都對市場產生較爲持續且廣泛的影響,實際影響取決於疫情的傳播範圍、影響程度、以及當時的市場和宏觀環境如何。其次,對疫情主要爆發地的衝擊幅度要大於全球市場——中金公司對比了疫情期間MSCI全球市場以及作爲主要爆發地市場的表現,發現疫情對主要爆發地市場的衝擊普遍要大於全球其他市場,其中就包括了上文中提及的非洲埃博拉病毒疫情。

  高盛投資研究團隊當時也在一份報告中指出,受到埃博拉疫情影響最嚴重的地區,經濟總量在全球經濟產出中只有不到0.02%的佔比。這份報告強調,瘟疫的影響主要是體現在人們如何回應這種威脅,而不是病毒擴散到多大的範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