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美股什麼時候跌?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2月24日 00:56   北京新浪網

  剛剛過去的十年裏,美股以標普500全回報指數計,年均漲幅達到了13.6%,是全球表現最出色的資產類別之一。因此,很多人最關心的問題是:美股什麼時候跌?

  本文來自伍治堅證據主義(ID: wzjevidence)

  剛剛過去的十年(2009.12.31~2019.12.31)裏,美股以標普500全回報指數計,年均漲幅達到了13.6%,是全球表現最出色的資產類別之一。因此,很多人最關心的問題是:美股什麼時候跌?

  爲什麼會關心這個問題呢?這是因爲,在大家的印象裏,沒有什麼資產,是可以一直往上不停漲的。漲的太高太快,一定會跌下來。而跌的太久太低,則一定會觸底反彈。盛極必衰,否極泰來,說的就是這個道理。

  雖然幾乎每個人都很感興趣,但這幾乎是一個不可能回答的問題。金融市場,充滿了未知數和不確定性。統計分析顯示,有大量被打臉的預測錯誤,卻鮮有持續預測成功的例子。

  舉例來說,2016年11月,美國最大的對衝基金之一,橋水基金的CIO團隊向其客戶發佈報告表示

如果川普當選美國總統,道瓊斯指數將大跌2000點,歐洲的股市也會大跌10%以上。橋水基金的投資策略以全球宏觀爲主,其專長就是基於他們對於宏觀經濟走向的判斷,做出相應的投資決策。因此該報告被投資界和金融媒體廣泛關注。

  在川普當選總統後,全球股市並沒有出現大跌。緊接下來的2017年,美國的標普500指數上漲了22%左右。

  2018年6月1日,被譽爲“債券之王”的基金經理比爾·格羅斯在接受採訪時指出,美聯儲在當年的升息已經結束,在下半年不會繼續升息。

  同年的6月13日,美聯儲將聯儲基準利率上升到1.75%~2%。接下來,美聯儲又在9月份和12月份接連升息,最後把基準利率升到了2.25%~2.5%之間。

  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美國的一家研究機構CXO,收集了68個投資專家,從2005到2012年做的6,584個預測,然後去統計這些預測的準確性。他們得出的結論讓人大吃一驚:這些專家預測的平均成功率,爲47%。也就是說,聽專家的預測,還不如自己扔個硬幣去瞎猜,因爲那至少有50%的正確率。

  專家的預測準確率如此之低,其實並不讓人意外。這是因爲,首先未來充滿了偶然性,受成千上萬個不可控變量的影響。如果宏觀經濟運行規律這麼容易預測的話,就不會發生像08年這樣的金融危機了。

  其次,市場對於宏觀經濟基本面的變化的反應,增加了多一層的不確定性。有時候表面上看似壞消息,但如果市場已經提前消化了的話,到了消息公之於衆時,可能反而被解讀爲“利空出盡”,導致市場上漲,反之亦然。

  現在,我們回到一開始問的那個問題:美股什麼時候會下跌?按照盛極必衰的邏輯,如果前十年是一個大牛市(比如2009-2019),那麼接下來的十年(2019-2029),就很有可能是個熊市。

  從1936年開始的美國股市歷史數據顯示,前十年的股市回報,和後十年的股市回報之間,沒有任何顯著的統計關係。兩者之間的相關係數爲-0.19左右,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在美國股市歷史上,當某一個十年的年回報達到13.6%左右時,接下來的十年中,回報最好的爲年均17.5%,回報最差的爲年均0.9%。這個分佈,和某一個十年年回報在0%時,接下來的十年的回報分佈大同小異。也就是說,不管過去十年的年回報爲0,還是超過10%,接下來的十年,股市的年回報都有可能介於0%到20%之間。

  從1936年開始算起,到2019年年底,一共差不多83年。嚴格來講,如果只看互不重合的十年區間的話,樣本量只有8個,遠遠達不到在統計上顯著的水平。但至少可以確定:沒有任何證據表明,牛市以後一定有熊市,或者熊市以後一定有牛市。

  如果我們把統計區間擴展到20年,則可以發現一個更強的相關關係。兩者之間的相關係數,爲-0.83左右。也就是說,前20年的股市回報,和後10年的股市回報,有顯著的負相關關係。如果前20年回報高,那麼後10年的股市回報就會比較低,反之亦然。

  從1999年年底到2019年年底的20年,美股的回報大約爲每年6.3%左右。這個回報,並不算高。在過去80多年中,回報最好的20年,是1980到2000年,年回報大約在16%左右(含紅利)。

  而最差的20年,爲1929到1949年,年回報在0左右(含紅利)。在美股歷史上,如果某個20年的年回報爲6.3%,那麼接下來的十年,回報區間介於14.9%和18.6%之間。

  2019年年底,標普500指數收盤價爲3230點。如果照上面這個標準來算的話,截至2029年年底,標普500指數將可能上漲到12900點到17700點之間。

  我知道,很多讀者看到這個估計值,肯定會忍不住說:你一定是瘋了吧。別說一萬多點,哪怕在十年後標普500指數翻一番漲到6000點,我都不相信。但這恰恰是我想提醒大家的地方:從歷史來看,股市並不存在“久漲必跌”,或者“久跌必漲”的規律。

  事實上,如果接下來的10年,標普500指數繼續以過去20年的速度,即每年平均6.3%左右的速度上漲的話,到了2029年年底,指數恰恰可以漲到6000點左右。

  美股,就像任何國家的股市,遲早一定會跌。然而,上面的分析告訴我們,它什麼時候跌,沒人能提前預知。哪怕是名氣再響的專家,言之鑿鑿,列出很多看上去讓人信服的理由,也未必能準確把握到美股下跌的時機。

  作爲一名個人投資者,我們應該時刻記得提醒自己:

  第一、兼聽則明,偏信則闇。

  任何時候,市場中總有看多的“牛”,和看空的“熊”。一邊倒的“牛市”或者“熊市”,在現實中不存在。過去十年,可謂美國股市的十年大牛市,但其實也一直是“危機”不斷,充滿各種看跌的因素,比如歐洲債務危機,美國政府停擺等。

  在自己形成了看多,或者看空的觀點後,我們要始終不忘記提醒自己,和自己意見相反的觀點,是否被自己疏忽遺漏了,是否也有其合理的一面。

  第二、堅持獨立思考。

  閱讀或者傾聽專家的預測,並不是讓我們毫無保留的全盤接受專家的觀點,而是讓我們去檢驗專家的邏輯和論據,然後幫助自己形成獨立的結論。思考的過程,無法外包。專家給出的結論性觀點,比如看多,或者看空,往往價值不高。

  而對我們來說更有價值的,是專家列舉的統計數據和分析邏輯。這才是我們更應該花時間思考和研究的對象,而非最後的一個買,或者賣的建議。

  第三、時刻備有方案B。

  由於預測的準確性本來就不高,因此把所有家當都賭在一個預測上,是極端不明智的。我們要始終記得問自己:萬一預測錯了,會發生什麼?應對這種可能性的最好方法,就是在資產、市場、行業等多維度實現廣泛的多元分散。這樣,即使遇到大家都沒有想到的意外,至少也不會全軍覆沒。

  第四、放棄擇時。

  大量的研究表明,想要通過擇時去抓住股市的高點和低點,然後在高點賣出,低點買入,難度非常高,往往得不償失。股市的上漲,和下跌一樣,無法預測。在剛剛過去2019年,美股含紅利上漲了31%。這個回報,讓很多投資者大吃一驚。

  而那些在2018年看空股市,賣出或者做空的投資者,就在2019年蒙受了巨大損失。更明智的做法,是拉長投資期限,通過耐心的長期持有和多元分散,獲得更好的投資回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