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解密:美股強勁反彈的核心動力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5月12日 05:39   北京新浪網

  美股強勁反彈的核心動力是什麼?

  來源:時瑞金融(ID:StraitsFinancial)

  作者:侯振海,時瑞金融(中國)首席策略師

  通過研究美國商業銀行資產負債表

  變化來理解本輪美股的反彈

  隨着全球新冠疫情的發展,我們看到以意大利和西班牙爲首的歐洲疫情先期集中爆發地區目前已經度過了爆發高峯。而美國目前仍處於爆發的頂峯期,參照歐洲的情況看,美國可能要到5月中下旬才能進入疫情緩和期。而其他一些新興爆發國家比如俄羅斯和巴西,目前才剛進入疫情爆發期。

  因此,毋庸置疑疫情對於2季度全球經濟會造成巨大的負面影響。除了中國大陸以外,其他絕大部分經濟體2季度的經濟數據較1季度都會有顯著的下滑。但從投資的角度看,尤其對於前瞻性的股票市場而言,市場目前對2季度的不佳的經濟狀況已經有了較多的預期,因此市場更爲關注的應該是2季度末至3季度經濟的趨勢。

  美股自從3月23日見底以來,整體市場反彈幅度超過25%,而疫情本身並沒有看到任何好轉跡象,經濟數據也是繼續走低,這也導致很多市場投資者對於本輪美股的反彈非常難以認同。他們普遍認爲美股的反彈缺乏經濟基本面基礎,因此認爲美股反彈後仍會深幅下跌,甚至再創新低。實際上,從我們看到的共同基金和ETF的資金流向數據上,我們也看到本輪美股反彈中,以基金爲代表的機構投資者普遍“踏空”(圖表一)。但我們認爲這並不代表美股未來可能面臨很大的下跌風險甚至還要再創新低。誠然,由於疫情和各國復工和消費恢復的進程存在高度不確定性,目前就3季度的全球經濟復甦狀況也很難做出準確判斷。但是,我們對於未來美股下跌風險不大的判斷,其主要依據是建立在通過對美國商業銀行資產負債表近期變化的分析基礎上的。

  從美國的商業銀行資產負債表上看,近一個月以來最顯著的變化首先是銀行存款增速的大幅飆升。在今年3月4日美國商業銀行存款餘額同比增速僅7.34%,而僅僅一個半月之後的4月22日,這一數據已經飆升至17.82%。而這一增速,是美國過去50年以來的最高水平(圖表二)。而我們知道,商業銀行存款是M2的最大組成部分,因此這意味着美國4月份的M2同比增速將超過15%的水平。

  這也就是說,過去一個半月的時間內,美國商業銀行的存款總額淨增加了1.5萬億美元。而這些增加的存款幾乎完全都是以活期存款和現金類理財產品出現的。這就意味着這部分錢是有着高度活性的。而美國通常用“零期限貨幣(MZM)”的概念來衡量經濟體內流通貨幣的總量。所謂“零期限貨幣”,大致相當於廣義貨幣M2減去定期存款後再加上貨幣市場基金。而截止到4月22日,美國的MZM總量已經從3月初的17.37萬億猛增到19.77萬億美元,同比增速已經高達24.9%,是過去30年以來的最高水平(圖表三)。

  上述數據表明,由於美聯儲過去2個月採取的極度激進的貨幣擴張政策,美國目前正在經歷過去30年以來未曾有過的高速貨幣擴張,而跟歐洲和日本的量化寬鬆不同,也與美聯儲之前的幾輪量化寬鬆不同,美聯儲本輪的貨幣擴張也並非僅侷限在美聯儲的基礎貨幣層面,而是拓展到了包括整體銀行存款,進而帶動了美國的廣義貨幣M2和零期限貨幣這些主要的貨幣供應量指標都出現了過去幾十年未見的快速膨脹。造成這種差別的原因可能有:一是目前美國主要的銀行整體資產負債狀況比較健康,因此與08年金融危機時不同,其自身並不存在巨大的不良資產的窟窿需要美聯儲來修補,因此導致整體貨幣乘數不會像雷曼危機以後那樣快速崩塌並拖累了廣義貨幣增速。二是本輪聯儲採取擴張的貨幣政策更早,規模也更大,因此整體資產價格跌幅有限,從而使得市場自發的去槓桿壓力並不大。三是本輪美國財政赤字的擴張速度也很迅猛,因此大量資金通過財政支出和信貸的方式流向企業和居民,從而形成了鉅額的廣義貨幣擴張。

  而股票作爲一種主要的資產,顯然是會受益於這種快速的整體性的貨幣擴張的。因此,儘管疫情的影響還沒有過去,股票仍可以選擇無視短期經濟的走勢,因爲當前美股的上漲,是一次非常典型的“貨幣現象”,暨因爲貨幣擴張導致的資產價格通脹的現象,而非當前真實經濟的反映。

  市場有大量關於貨幣增速與資產價格關係的研究,而我們認爲:貨幣增速高於名義經濟增速越多,通常越有利於股票價格的上漲。以美國爲研究對象的話,可以把零期限貨幣MZM的同比增速看作美國的整體貨幣增速,用其減去美國的名義GDP增速得到的差值,與美國標普500指數的走勢作一比較,結果如圖表四。

  從圖表四可以看到,整個1960和1970年代,美國MZM和名義GDP同比增速的差值持續爲負,而這一階段美股的表現也是非常低迷的。而從1983年起,這一指標開始持續轉正,直至1987年10月,而這一階段形成了美股的一波大牛市。而此後這一指標持續爲正的階段包括1990年代中後期,2006至2008年初,2011年至2017年,而這些階段基本上也對應了美股的牛市階段。因此從歷史數據上看,這一指標持續爲正的時候,美股多爲牛市。而目前美國的MZM增速已經高達25%,而今年美國的名義GDP增速預計在0%附近,即便是後期疫情結束,這一增速也很難高於2%。因此可以預見,今年美國的MZM與名義GDP的差值至少在20個百分點以上,從圖表四來看,這意味着極度寬鬆的貨幣條件對美股將構成極強的上漲推動力。

  而要改變這一狀況,其關鍵也並不在GDP增速或高或低,而是看未來MZM增速會不會快速回落,也就是說只有美聯儲開始重新縮表回收流動性,才會使得這一數據逆轉。而我們認爲,雖然隨着疫情的改善,後續美聯儲削減擴表數量甚至停止擴表的概率很大,但今年年內縮表基本不可能。這也就是說,今年內美國貨幣增速居高不下的局面很難改變。

  當然,也有不少投資者可能擔心如此鉅額的貨幣擴張,將會造成嚴重的通脹風險。我們認爲,從2-3年的中期看,這種擔憂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在1年以內的短期來看,目前這種鉅額的貨幣擴張,很多的資金是以現金存款的形式存在於銀行系統內,未來隨着市場風險偏好改善才會逐漸的向資本市場,比如股票、信用債和房地產等投資市場轉移。而由於疫情的影響,消費的低迷,這些資金很難快速轉化成真實的消費和實業投資。這一點我們從近期美國商業銀行的資產配置走勢就可以觀察到。從圖表五中我們可以看到,在3月初美國疫情剛爆發時,美國商業銀行賬上的工商企業貸款餘額、消費貸款餘額和現金分別是2.38萬億、1.61萬億和1.80萬億美元。而經過不到2個月的變化,工商企業貸款餘額大幅增加到了3萬億,暨新增了6200億美元,同時現金更是大增了1.41萬億美元到了3.21萬億。但同期的向居民部門提供的消費貸款餘額,卻從1.61萬億下降到了1.54萬億美元。這說明了過去近2個月的快速貨幣擴張,最受益的依然是股票和債券爲主的資本市場,其次是企業信貸(我們相信其中最主要的是那些大中型的企業)。而消費者整體得到的授信額度反而是下降的。這意味着:儘管美聯儲採取瞭如此激進的貨幣擴張手段,但在收入下滑和授信萎縮的雙重打擊下,美國2季度的居民消費將是非常慘淡的。因此我們認爲,短期內儘管有如此鉅額的貨幣擴張,但是今年美國出現通脹的風險並不大。但是,疫情總會過去,我們相信,等到明後年消費的負面影響結束,目前這種數十年未見的巨大貨幣投放,的確會有一部分體現在實體的通脹壓力上的。

  長期美債走勢值得關注

  未來一段時間值得市場關注的是美國長期國債的走勢,我們預計今年在財政收入下滑且因爲疫情紓困支出增加的雙重影響下,美國財政赤字將達到創紀錄的3萬億美元以上,這意味着未來一段時間內,美國國債的供給壓力將持續較大。而過去的2個月,雖然美國國債的總額已經增加了1.5萬億,但是由於同期內美聯儲大規模擴表購買國債,因此,實際上扣除美聯儲增持的國債,整體公衆市場持有的國債餘額並沒有增加(圖表六)。而這種情況在未來一段時期內可能產生變化。首先是美聯儲擴錶速度已經大幅放緩,而且會進一步放緩。這意味着美聯儲購買的美國國債數量將從最高的3500億每週很快下滑到不到500億美元每週的水平,而未來的2個月,即便不考慮美國推出新的財政刺激政策,美債的每週新增供給估計也會在1000~1500億每週的水平。這意味着公衆市場的國債淨供給水平會大幅上升。另外,隨着美國的復工和消費逐漸復甦,未來市場的風險偏好和通脹預期都有望改善,這對於長期國債利率也有着向上推動作用。因此,我們預期未來美國的長債利率將有所回升,期限利差將逐漸走闊。以6~12個月的中期觀點看,我們認爲美國10年國債利率將有望回歸到1.5%附近的均衡水平。

  後市展望

  過去一個月美股反彈幅度較大,短期內投資者應避免追漲,5月份歐美公佈的各項經濟數據,尤其是消費和就業數據,仍可能有較大的下行風險。但如果美股因此出現超過10%以上的調整,我們認爲可以考慮再次逢低買入。以3到6個月的中期角度看,我們對美股走勢依然較爲樂觀。

  其他發達國家股市,比如歐洲和日本,由於其央行的貨幣量化寬鬆力度遠小於美聯儲,因此並不具備美股這樣的資金流動性利好條件,因此其股市表現可能繼續落後於美股。

  對於A股,我們繼續保持中性偏樂觀態度。目前來看中國整體的經濟已經進入復甦狀態,但是整體消費的恢復仍較緩慢。市場將重點關注5月下旬召開的“兩會”,期待其出臺一些能夠進一步提振消費的具體措施。因此相關受益板塊值得關注。

  大宗商品層面看,全球工業品需求最差的時點可能在5月份,此後隨着歐美的復工和中國消費的緩步復甦將有望看到需求反彈好於預期。投資者可以關注一些此前跌幅較大且有較大貼水的商品近月合約的反彈機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