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舊金山摺疊:盛產億萬富豪,也盛產流浪漢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5月23日 01:44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舊金山摺疊:盛產億萬富豪,也盛產流浪漢 來源:硅兔賽跑

  密集的樓房,逼仄的居住空間,

  街上瀰漫着刺鼻的尿騷味和大麻的味道,

  隨處可見注射毒品使用的針頭,

  謀殺,強姦,搶劫等暴力犯罪頻發……

  很難想象這是在發達的舊金山,這裏有高檔的寫字樓,人均GDP高達105,127美元,如果舊金山灣區算作一個整體,那麼它就是排名第十九的世界經濟體。

  但就在這裏,也有無處不在橫“屍”街頭的流浪漢,和骯髒破敗的街景。

  1、億萬富豪密度最高

  談及舊金山,許多人的第一反應可能是金山、科技、財富... 

  確實,據數據公司Wealth-X發佈的2019年《億萬富豪人口普查》報告,舊金山有75位億萬富翁(身價超過10億美金),位列全球億萬富豪數量最多的城市第3名。

  在億萬富翁人口比例方面,舊金山是遙遙領先。在舊金山,每11,612名居民中就有一位億萬富翁。稱得上“萬里挑一”。

  紐約雖有全球雖多的億萬富翁,但比例卻趕不上舊金山,在紐約每81,311名居民中才出一位億萬富翁。

  這得益於舊金山空前發達的科技、風險投資行業。

  這裏有谷歌、蘋果、Facebook、推特、Salesforce、Uber、Airbnb等知名科技大公司,這裏誕生的每一項科技產品,都將有可能撼動世界,提升我們的生活水平,加速人類文明的發展。

  在舊金山著名的科技創新中心SOMA區,響噹噹的風險投資機構扎堆聚集在South Park,紅點資本、凱鵬華盈、谷歌戰投、True Ventures、Shasta Ventures... 

  他們投出了亞馬遜、谷歌、網景、Netflix、Spotify... 從90年代的第一波互聯網浪潮,到之後互聯網江湖的每次變遷,他們幾乎算無遺策,捕捉住那些攪動風雲的科技公司。

  無數年輕人帶着改變世界的夢想來到這裏,他們有的憑實力成爲那個“萬里挑一”,有的遺憾離場,但失敗不能讓後繼者灰心,一代代弄潮兒依然前赴後繼。

  踩着金融危機的鼓點,Uber、Airbnb、Slack、Dropbox... 一系列科技公司在短短數年內發展壯大,吸納無數風險投資資金,創造無數財富神話。

  而與此同時,階層分化、貧富差距愈演愈烈。

  在科技公司林立的Mid Market,月租5000美金以上的豪華公寓下面,常常徘徊着眼神渙散、舉止詭異的流浪漢...

  在靠近金融中心的Tenderloin區,疫情讓這裏的低收入羣體和流浪漢的境況惡化,成堆的帳篷擠擠挨挨的建在人行道上,至少有400多頂,在媒體The Guardian的報道中,這裏的情況“甚至不如第三世界國家”。

  2019年,舊金山的流浪漢人數達到8035名,早在2016年,舊金山的流浪漢人口比例就到了全美第三高。

  數據來源:2019 San Francisco Homeless Count Report

  其他問題接踵而至。

  在推特上,有衆多反應舊金山便便問題的賬號。這些賬號專門用於上傳各種舊金山街道和其他公共場所上的人類糞便,由於畫面太過辣眼睛,就不截圖狀態了。

  而經過這些賬號發佈的便便問題,很快就會被舊金山311熱線接管。

  截圖中所顯示得名爲@PoopScoopSF的賬號下顯示在過去的48小時內報告了161起便便問題,其中75起已經被舊金山311所解決。明顯,處理的速度趕不上便便生產的速度。

  下圖是舊金山公共工程部分所發佈的近年來統計人類排泄物案件的數量,可以看出每年都在穩步上升中。

  除了隨地大小便,吸毒對於舊金山的流浪漢們來說也是家常便飯。對於他們來說,吸毒是理所當然的,是生活的日常,因爲毒品早接近合法化。

  2014年的州投票倡議將一系列毒品和財產犯罪從重罪降爲輕罪。據《華盛頓郵報》報道,一些加利福尼亞州的城甚至市已經關閉了毒品案件的開庭。

  舊金山關於毒品的案件起訴人數從2014年的296名下降到2018年的185名,下降了37%以上。

  毒品除了危害市容外,還帶來了暴力行爲。雪上加霜的是,很多流浪漢還有精神問題,這更加加劇了他們的暴力傾向。

  在2019年的街頭調查中,有39%的無家可歸者表示他們患有精神疾病,實際百分比可能更高。

  堪憂的治安使得舊金山被列爲全美第六危險的居住城市。在2019年,平均每16.2在舊金山的人裏面就有一個人會被搶。

  2019年舊金山政府的一份調查顯示,三分之一以上的受訪者表示未來3年內,“非常想”或“有點想”離開舊金山。

  2、消失的科技公司

  就連爲舊金山做出巨大經濟貢獻的那些科技公司,也在紛紛逃離這裏。

  推特CEO Jack Dorsey告訴投資者,推特將尋求在其誕生地舊金山以外的城市擴張,用他自己的話說“專注於舊金山已經沒有用了。” 

  而最近推特宣佈全員徹底在家辦公,估計也不會再維持舊金山總部辦公室的運轉。

  自疫情爆發以來,舊金山新增近4萬失業者。本週,Uber再裁員3000人,其中在舊金山市中心一處辦公樓內上班的500名員工全部被裁。

  據悉,Uber將徹底關閉這處辦公室。

  從價值360億美元的金融科技公司Stripe到證券公司Charles Schwab,都已經宣佈計劃將其總部遷出舊金山。藥品分銷巨頭McKesson也早已在去年就將總部遷至稅收優惠的德克薩斯州。

  甲骨文也將OpenWorld開發者大會從舊金山轉移到拉斯維加斯舉行,OpenWorld此前已經在舊金山舉辦了超過20年,這次轉移陣地將會使城市錯失6400萬美元的收入。

  據甲骨文報告稱,這是由於昂貴的居住費用和“街道狀況”造成的。

  那麼在舊金山買房和租房到底有多貴?

  下面左圖顯示的是獨棟住宅的中位數價格,可以看出舊金山的遠高於加州平均水平。

  右圖顯示的是租一個兩間臥室所需要的時薪,舊金山以60.96美元登頂(最低工資標準$15/時的4倍)。

  而科技公司普遍被認爲是高房價背後的推手。

  今年2月,舊金山一處100多年曆史的老房子賣出了355萬美金的高價,一名播客軟件的創始人在房東叫出的275萬美金上加價80萬美金夠得。她計劃再花300萬美金,對房子從內到外進行翻修。

  3 、無解的城市危機

  舊金山的糟糕狀況有目共睹,爲此數年來,來自民間和政府機構的各方都做了很多努力,但是收效甚微。

  六年前,Lava Mae成立,這家公司專門爲流浪者提供移動淋浴服務。後來其開始延伸服務範圍,在舊金山公共圖書館的主館外定期舉辦“臨時照顧村”,服務內容包括傷口護理、理髮、按摩、熱午餐,還有時髦的爵士樂隊現場演奏。

  然而,創始人 Sandoval 卻表示她感到十分失望。

  原以爲試點項目可成爲舊金山的臨時示範項目,然而,市政府官員只會把她趕走,然後表示:“已經有示範項目了。”最近,心灰意冷的 Sandoval 辭去了Lava Mae的工作。

  舊金山的市長也換了一屆又一屆,政府機構被重命名了一次又一次,工作小組被召集了一組又一組,還制定了十年計劃,花費了數十億美元的政府支出,舊金山市無家可歸的人口還是增加到了8,000以上,僅17年到19年就增長了17%。

  2018年,一項全市範圍的投票倡議對年收入超過5,000萬美元的企業徵稅,以提供更多的流浪漢服務,這一提案贏得了61%的選民支持。

  軟件服務公司Salesforce是受影響的400多家公司之一,其CEO Benioff支持並幫助這項措施籌資,並建立了市中心的Salesforce運輸中心。

  然而,市長Breed以及推特創始人Dorsey等科技大佬都表示反對,稱舊金山政府需要先花好每年在流浪漢服務上的3.8億美元預算。

  儘管舊金山正在執行稅款徵收,但由於反稅團體在法庭上的質疑,這些資金一直無法得以使用。

  爲了解決吸毒問題,2018年,當時的舊金山市長Mark Farrell撥款600萬美元給市府公共健康部門。

  舊金山市爲流浪漢們免費發放一種名爲丁丙諾啡的藥物,丁丙諾啡可以阻斷毒品對神經刺激。還允許病患拿着醫生的藥方,從藥店直接購入丁丙諾啡。雖然與可卡因等其他常見毒品相比,副作用小得多,但是丁丙諾啡也是一種成癮物質。

  舊金山政府甚至還建立了注射站,讓癮君子們可以在醫療人員的監督下進行毒品安全注射。

  然而,這種激進的辦法只會讓吸毒更加合法化合理化,讓這種行爲傳播得更遠。

  這邊縱容流浪漢吸毒,而那邊又在趕盡殺絕。

  舊金山的公共工程部門與流浪漢管理部門聯合,經常對難民營進行驅逐,這項舉措被那些支持流浪漢的人所反對,被認爲過於殘酷。

  舊金山的很多問題可以歸結爲貧富差距的問題。

  不同人和機構對待流浪漢的態度迥異,導致了舊金山經常出現自相矛盾的社會現象,這些看似荒唐又衝突的行爲背後,其實是一個人類長久以來的社會學,甚至哲學問題:貧窮究竟是社會的責任,還是個人的選擇?

  對於舊金山的底層人民來說,答案兼而有之。一部分流浪漢是因爲無法負擔高昂的房價和生活所迫。

  除此之外,還有歷史原因。

  五十年代時,爲了減少州精神衛生支出,大量精神病院關閉。而很多患者得不到家庭應有的支持,就只有在街上流浪了。

  但是,對於另一部分流浪漢而言,是他們自己主動選擇了這樣的生活方式。

  這裏的文化鼓勵開放、兼容幷包。不同種族、各種膚色的人聚集在此地,每個獨特的個性和偏好都會得到尊重。

  你不太會因爲與衆不同的着裝、性取向、審美等各種因素,而被區別對待。並且,你總能在舊金山找到同類,找到歸屬感。

  州議會中代表舊金山的議員David Chiu說:“無論您是第一代移民,在餐廳工作,是技術創始人還是家人不支持的LGBTQ孩子,舊金山都被視爲開放,多元化和創新的燈塔。” 

  因此,許多不屬於主流的亞文化圈子人羣,會寧願選擇來舊金山流浪,以獲得自由。

  Vanessa是一位流浪在舊金山的跨性別女性,一年前應一位朋友的邀請從丹佛來到舊金山。儘管她遭到襲擊並帳篷被燒燬,但她仍然住在營地,而不接受住房。

  她的露營夥伴Susan解釋說:“政府來與我們交談,但是他們只能做這麼多。” Susan被安排進爲流量漢設置的住房中,但這讓有幽閉恐懼症的她感覺像個監獄。

  但也正是因爲過度的自由包容,縱容了人們吸毒、隨地排泄等行爲,正如上文提到政府提供的毒品安全注射站和毒品替代品,就可能成爲了癮君子的搖籃和犯罪的溫牀。

  4、小結

  一望無際的海灘、未來無盡的天空、綿延起伏的山巒,是灣區海岸線的迷人之處。

  在這片多面環海的聖地,誕生了大量頂級科技公司,從事科技行業依然是爲數不多的普通人靠個人奮鬥實現高收入的方式。

  一如當年的加州淘金熱一樣,舊金山的財富效應還是吸引着許多人趨之若鶩,面對髒亂差的一面,有的人用腳投票離開了,有的人還是捨不得走。

  流浪漢、高房價、街道髒亂差、科技公司搬離……

  這些社會問題具有深刻的歷史、政治、文化等因素,就像一個個難解的結一樣,需要在各方利平衡利益,用智慧去解開,才能不辜負那些駐守在原地的人。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