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美國跌落全球競爭力寶座 全球化或將邁向2.0版本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18日 06:18   北京新浪網

  文/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專欄作家 新浪財經歐洲站站長 郝倩

  “在這次疫情中,我們已經切身感受到反全球化可能帶來的種種負面影響——所有偉大的國家和民族都建立在人力流動的基礎之上。回想一下你在疫情期間的日子,關閉邊境之後你的就業機會,你的健康,你們的經濟都受到了怎樣的影響。這就是反全球化的惡果。”歐洲大學學院(EUI)跨國管理學院主任,前芬蘭總理斯圖布(Alexander Stubb)坦言。

  瑞士洛桑國際管理髮展學院(IMD)最新的全球競爭力排名再次引發針對“全球化”的討論:美國從去年第三迅速落至今年的第十;新加坡,丹麥,瑞士這些“小而美”的發達小國正在取代超級大國成爲全球競爭力排名最高的國家。逆全球化而行並沒有給美國競爭力加分,反倒成了減分項;相比看來,開放性仍是小國競爭力逆襲良策。

  但是,全球化真的已經過時,保護主義會替代全球化成爲全球經濟新常態麼?或許並不盡然。也許我們所擔心的反全球化並非真正的歷史趨勢,真實的情況是全球化已經進入了2.0,甚至是3.0的版本,不能再以以往的思維方式去判斷。

  疫情阻斷的僅是“實體”全球化

  “當我還是十幾歲的孩子(大概是上世紀八十年代),我住在哥倫比亞山區一個貧困的小城。我不認識任何一個小城以外的人,更別提外國人了。現在再回我的故鄉,這個20萬人口的小城裏,至少有10萬人口在他們的社交網絡上認識至少一位’外國人’。”墨蘭諾(Diego Molano)對我說了這樣一個故事。

  這就是墨蘭諾所認爲的一個全球化的社會現實,不容辯駁。他是麥肯錫的資深顧問,本人還曾任哥倫比亞信息科技部部長,在任期間在2012年大舉推進哥倫比亞數字化。在被問及“全球化”的問題時,他總會從“信息化”的角度進行分析,因爲在他看來,當下全球化與反全球化的浪潮,已經不僅僅拘泥於貨物貿易等實體貿易的單一層面。

  當下的國際形勢的確撲朔迷離,如墨蘭諾所言,“打開任何一份美國的報紙,你都能看到邊境的關閉,保護就業和經濟的各項舉措的實施。在歐洲也是一樣。短期來看,反全球化很難避免。但是幾年後形勢一定會有所改觀。”

  新冠疫情只是阻斷了實質性的全球化,但是實際上也提升了虛擬的國際化。雖然你可以停止貨物貿易,可若想要停止服務貿易卻要困難很多,尤其是在一個高度數字化的時代。”這是墨蘭諾的核心觀點。

  在他看來,眼下全球諸多貿易其實是以數據爲核心,數據的爆炸性體現在各個行業。僅在上個月,全球數據流動總量提升了40%。假如人際溝通以另一種方式在活躍地流動中,貿易又如何能被“叫停”。

  全球化或將進入2.0版本

  “全球化討論中的一個關鍵點,就是’國家’與’市場’之爭。在冷戰結束之時,全球經濟發展的鐘擺向’市場’偏離,當時市場經濟,競爭力成爲在全球範圍內被擁護推崇的概念,那是全球化最好的時代。但是在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全球經濟整體的形勢發生了微妙的變化。各國政府開始竭盡全力救助銀行,時代的鐘擺開始逐漸向’主權國家’傾斜,而不是全球化的市場經濟。”歐洲大學學院(EUI)跨國管理學院主任,前芬蘭總理斯圖布(Alexander Stubb)對新浪財經分析說。

  斯圖布在2008年到2016年前還曾就任過芬蘭金融部長,外交部長,以及貿易部長,他對歐洲這些年以來的貿易經濟歷史可謂瞭如指掌。斯圖布是“開放性”的忠實信徒,從他個人的觀點看來,在過去一二十年間,或許“偏狹性”也是現實,但全球化的路徑依然十分清晰。

  “我並不同意現在是全球化終結的說法,相反的,我們現在看到的應該是全球化2.0,甚至全球化3.0的版本。所以,疫情所帶來的是實體上全球化的減弱,以及虛擬全球化的增強。”斯圖布坦言。

  “反全球化的逆流原本就存在。疫情危機只是在加快原本就已經存在的一個進程,而且小國也本身就是大經濟體的組成部分。例如,很多優秀的歐洲小國都是歐盟的組成部分,需要依賴全球大趨勢。可與此同時,因爲國家體量小,他們又十分靈活機敏。”斯圖布對新浪財經分析說。

  “疫情將人們的關注點帶回他們自己的國家,人們更加反思什麼才是“價值”,甚至可能對於口罩,藥品是哪兒造的這樣的細節十分較真。這種狀況會持續一陣子,但是過兩年,鐘擺還是會回到原位。”斯圖布坦言,他堅決擁護開放性,並相信市場的開放與人力流動的開放可以帶來的諸多好處,從歷史的角度來看,無論是美國還是歐洲都是建立在人力流動的基礎之上的。

  斯圖布樂觀地相信,“再過幾年,全球經濟依然會回歸市場經濟的軌道。”

  “假如各國都高築院牆,高談保護主義和民族主義,生活會是什麼樣子?只要回憶一下我們在疫情期間的日子就不難得知:那就是閉關鎖國的樣子,閉關鎖國之下的就業,商業,以及你的生活方式。然後再去重新思考全球化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斯圖布分析說。

  小國逆襲背後的法寶依然是全球化

  根據此次瑞士洛桑國際管理髮展學院(IMD)最新的全球競爭力排名,新加坡獲得全球排名第一,和歐洲小國丹麥和瑞士包攬前三甲。此外,荷蘭,瑞典,挪威這些歐洲小國也都進入了前十名。

  該機構全球競爭力研究中心主任布里斯(Arturo Bris)對新浪財經分析說,從今年全球競爭力排名來看,小國的排名普遍有明顯提高,例如,丹麥從去年第八今年升至第二,除了之前一系列的原因之外,還有他們要在2030年之前要將碳排放減少70%,實現碳中和。

  “這些國家被稱之爲’先鋒國家’,這些規模小的經濟體在疫情危機下顯示出了超強的應對能力,和經濟的競爭力,這也部分來自於他們更容易達成社會共識。”布里斯坦言。

  例如,新加坡之所以能夠被評爲全球競爭力第一,主要是因爲該國不僅經濟表現優異,在全球貿易和投資中也十分活躍。“假如將一國的競爭力掰開來看,可以解釋爲諸多細化指標:人才吸引力,公共金融,金融立法,高科技產能出口,和教育系統。這些被看作帶來經濟繁榮的先決條件。

  在斯圖布看來,包括荷蘭,新西蘭,比利時,奧地利在內這些“小而美”的經濟體成功逆行,重要的一點是他們無一不是全球導向。這些“開放性的福利國家”注重吸引外來人才,因爲要吸引外來人才,他們注重對投資政策的制定和修正,讓這些政策儘可能的人性化,有吸引力。若沒有外來人才的引進,開放性的態度,包括新加坡在內的諸多小國也不會具有極強的競爭力。

  “眼下反對全球化的浪潮不過是短期趨勢,我們還是會回到以前的常態。”布里斯對新浪財經坦言。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