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第二季度即將畫上句號 華爾街對企業盈利狀況卻一無所知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26日 14:13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第二季度即將畫上句號 華爾街對企業盈利狀況卻一無所知

  一個好消息是,下週即將爲2020年的上半年畫上句號。但壞消息是,華爾街對企業的盈利情況一如既往地一無所知。

  在這裏,我不是在談論什麼第三和第四季度。而是第二季度已經接近尾聲,但分析師們仍然不知道美國企業將公佈什麼樣的收益報告,且這種混亂的情況很可能會持續到今年下半年。

  由於40%的標準普爾500指數成份股公司拒絕提供業績指引,分析師預估之間的差距很少像現在如今這樣巨大。

  Refinitiv預計,美國企業第二季度收益將下降約43%,這是自2008年第四季度(也就是大衰退期間)以來最糟糕的一次。

  那麼,要弄清楚企業收益會是什麼樣子有多難呢?

  CNBC收益專家羅伯特·霍姆(Robert Hum)最近的一項分析顯示,目前標準普爾500指數中體量最大股票的高、低業績預估之間存在巨大差異——這種差異比歷史正常水平還大了一個數量級。

  以IBM爲例,分析師對該公司當季(每股收益)預估均值爲2.06美元,但最高預估爲2.49美元,最低預估爲1.47美元,兩者相差1.02美元。但IBM

  2019年的平均預期差距僅爲每季度15美分,也就是說分析師對其第二季度的每股收益預估區間是往常的七倍。

  而且,這還不是唯一的極端案例。以摩根大通爲例,分析師預計其平均每股收益爲99美分。但從高到低的預估相差達到了2.21美元——從每股收益2.04美元到虧損0.17美元不等,該公司2019年預估的平均區間僅爲26美分。

  通用汽車和卡特彼勒也是如此,分析師預估的每股收益區間都是其正常水平的五倍左右。

  當然,最極端的愚蠢例子可以在航空公司的股票中找到。比如,當下分析師對美聯航的每股收益預期從虧損2.35美元到虧損16.77美元不等,相差足足達到了14.42美元。而2019年所有四個季度對美聯航的高、低估計之間的平均差異僅爲46美分。

  對於幾十年來一直關注市場的阿爾法·歐米茄顧問公司(Alpha Omega Advisors)的彼得·切奇尼(Peter Cecchini)來說,這種“無知”是可以理解的。

  “這是一場史無前例的衝擊,”他說。“分析師高度依賴公司指引,當公司管理層自己都對他們的盈利毫無頭緒時,你不能指望分析師會有頭緒。“。

  切奇尼還指出,冠狀病毒如何影響企業,以及他們從大規模聯邦刺激中獲得的幫助程度不一都進一步加大了對企業業績進行預估的難度。

  他拿分析師對摩根大通的預估數據來說:“那些預估較高的分析師可能認爲,刺激措施將防止出現更高水平的貸款違約,而那些估計較低的分析師可能不會這麼想。”

  美國投資機構Miller Tabak的馬特·馬利(Matt Maley)認爲,這一問題的答案其實很簡單:“我們需要公司提供更好的指引。我們需要一些已經撤回業績指引的(企業)CEO說‘我們現在擁有更多的信息了,我們認爲正在發生的事情是這樣的……’。”

  不過,馬利對即將到來企業財報表示並不看好:“公司現在提供業績指引是沒有好處的,即使是2021年的指引也是如此。(經濟)重新開放是一個反覆試驗的過程,需要進行的是經過深思熟慮的猜測,但由於存在許多不確定性,要做出這樣的猜測要困難得多。這完全取決於疫情,波動性將會伴隨我們一段時間。”

  馬利說,即使我們在病毒方面有一些更好的消息,11月到來的大選以及國際貿易緊張局勢也會帶來很大的波動性。

  他對第三季股市的最佳猜測是:“到(美國)勞動節前,我們很有可能再迎來10%的回調。我們的估計預期是基於完美的假設,但有跡象表明我們不可能做到完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