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全球資本支出暗示大風險 小心美股暴跌30%-40%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7月08日 03:50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全球資本支出暗示大風險,小心美股暴跌30%-40%

  來源:金十數據

  大部分投資者可能對下半年的經濟復甦過於樂觀了。Refinitiv data調查了近4000家公司後預計,2020年全球資本支出的削減幅度平均爲12%,這個數字遠高於2008-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的11.3%,也是10多年來最大的降幅。

  資本支出是未來增長的關鍵驅動力。由於疫情引發的經濟衰退迫使企業管理團隊控制成本,全球企業今年都在大幅削減資本支出。

  英國資產管理公司施羅德(Schroders)的首席經濟學家基思•韋德(Keith Wade)表示,對許多公司來說,經濟封鎖導致現金流完全枯竭,對它們承擔風險和投資的意願產生長期影響。

  韋德解釋說,疲軟的商業投資通常意味着經濟復甦也將非常緩慢,這種復甦可能不像華爾街預期的“V”型復甦,但可能更像“L”或“U”型。

  他還表示:

  “投資疲軟還將阻礙生產率的復甦,並進一步拖累GDP增長。”

  按行業分類,能源(-25%)、非必需消費品(-23%)和房地產(-20%)的資本支出削減幅度排在前列。

  Refinitiv的數據顯示,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和英國石油(BP Plc)這兩家大型跨國油氣公司已經告訴投資者,今年的資本支出將至少削減20%。

  這一切都表明,市場普遍誤解了經濟復甦的形態——全球資本支出的大幅下降可能導致低迷的復甦持續兩年,導致2021年的GDP和企業盈利水平低於預期。

  資本支出可以作爲經濟前景的指引,或者更確切地說,它正警告美國企業利潤將繼續下滑。

  至於接下來會發生什麼,投資公司A. Gary Shilling & Co.主席、知名金融分析師希林(Gary Shilling)最近在CNBC上發表了他的看法,金十在昨天的文章中也提到過這一點,他認爲華爾街低於經濟復甦的預期完全錯誤,未來美股可能會像1930年那樣下跌。

  他指出,目前股市的增長得益於下半年經濟“V”型復甦的樂觀預期,以及央行前所未有的流動性支持。一旦投資者認識到經濟復甦將會是“L”型而不是“V”型,股市將會暴跌30%-40%。

  希林說,美股從3月份的低點反彈,類似於1929年最初的下跌,然後反彈。後面會發生什麼可以參照下圖中1930年之後的走勢。

  他警告稱,歷史可能會重演,因爲人們一開始就低估了經濟下滑的深度,以及復甦階段需要時間。

  他補充稱,股票價格將面臨下行壓力,而這對公債有利。

  值得注意的是,市場參與者對經濟恢復到疫情前水平的預期時間繼續推後,現在已經推後至2022年了,激增的確診案例迫使各州暫停甚至取消重啓經濟的計劃。

  最新數據顯示,零售業的客流量在6月底停滯不前,這表明“V”型復甦的說法與其說是事實,不如說是炒作。就業和經濟增長在幾年內都不會回到2019年的水平。

  美聯儲週二上午公佈的一項調查表明,美國人可能會在比預期更長的時間內受到疫情及其經濟後果的影響。

  這項調查進行的時間爲6月3-12日,共有1869人蔘加。調查結果顯示,46%的受訪者認爲,需要一年多的時間才能恢復正常,這高於4月調查時的35%。

  Refinitiv的估算也從另一個方面反應了當前金融資產價格預經濟基本面的偏離。

  把當前的市場環境跟3月份相比,流動性危機已經明顯緩解,但股市和基本面的偏離卻越來越嚴重。

  央行的超強刺激措施推動了短期的牛市情緒,很多人忽略了一個明顯的風險——疫情衝擊下全球經濟依然沒有走出困境。根據IMF估值模型,主要發達國家股市和債市資產價格與基本面估值的差距達到1990年以來的最大偏離。

  那麼,接下來有哪些因素可能會觸發上述風險,導致金融市場再次發生劇烈波動呢?

  投資者主要關注三個方面的變化:

  1、美國經濟政策預期的變化,主要關注的是財政政策,因爲貨幣政策很難再有大動作,而11月份的大選可能會影響到美國接下來的財政政策力度;

  2、經濟基本面預期修正,也就是前面說到的,人們開始意識到疫情對經濟的真實影響,對經濟復甦的預期從“V”型轉向“U”型,甚至“L”型。

  3、要小心川普,美國疫情的時刻可能會導致川普再次搞事情。今天美國退出世衛組織的消息就是一個例子。人們更要擔心的是,警惕川普接下來再次挑起貿易爭端。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