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歐洲央行的無限制刺激尚未向收益率目標敞開大門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7月12日 21:53   北京新浪網

  7月13日消息,當歐洲央行本週開會評估其一系列旨在振興經濟的激進措施時,有一項工具是其堅持不會使用的:收益率曲線控制。

  日本央行大約四年前就採用了這項通過干預市場來將債券收益率保持在特定水平的政策,澳大利亞今年在新冠危機期間也採用了這種政策。John Williams今年5月表示,美聯儲正在“認真考慮”這個選項。

  歐洲央行並非如此。首席經濟學家Philip Lane兩週前表示:“我們不會,絕對不會以收益率爲目標或實施收益曲線控制。”

  在討論如何管理各國爲應對新冠疫情而積累起的鉅額債務負擔時,債券收益率是這場辯論的核心。如果政府當局找不到辦法讓這些債務負擔得起,其經濟可能會癱瘓多年。

  收益率曲線控制可控制政府借貸成本,並延申至整個經濟中的信貸價格,使其在未來幾年均可控,從而解決這一難題。不同於主要影響極短期債務的央行利率,它可以影響被認爲是最合適期限的債券。

  例如,日本央行期望將日本的10年期國債收益率維持在近零水平。澳大利亞央行的目標是將3年期收益率保持在0.25%左右。

  Lane認爲,確保特定收益率的唯一方法是承諾全力購買,至少是標的期限債券。在只有一個政府的經濟體中,這已經很困難了。更何況歐元區有19個政府,還有兩個即將加入,而各國的經濟和預算實力差異巨大。

  “在有多個財政發行人的貨幣區,情況更加微妙,”Axa Investment Managers核心投資業務首席投資官Chris Iggo表示。“歐洲央行必須同時管理收益率曲線和主權信用利差,但想法是將政府債券收益率穩定地保持在極低水平。”

  不同債券收益率之間的利差是衡量壓力的一個關鍵指標。得益於歐洲央行1.35萬億歐元(1.5萬億美元)的疫情緊急購買計劃,整個歐洲的利差自3月份疫情引發市場潰敗以來一直在收窄。

  自4個月前飆升以來,市場密切關注的意大利與德國10年期國債收益率之差已然收窄,目前約爲170個基點。

  如果歐洲央行要徹底消除這一利差,可以肯定會被指責爲政府的貨幣融資,而這是非法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