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斯蒂格利茨:如何防範主權債務危機?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8月05日 04:35   北京新浪網

  中低收入國家的主權債券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增加了兩倍多。主權債券比多邊機構和發達國家援助機構發行的“官方”債券風險更大,因爲債權人可以隨心所欲地拋售主權債券,從而引發本幣大幅貶值和其他影響深遠的經濟動盪。

  儘管疫情肆虐,但今年仍有100多個中低收入國家需要償還總計1300億美元的債務,其中約一半是欠私人債權人的。由於經濟活動暫停,財政收入直線下降,許多國家被迫違約,有的國家則拼湊稀缺資源,削減急需的衛生和社會支出或者求助於額外的借款來償債。

  雖然聯合國在今年3月呼籲減免世界上最不發達國家的債務,G20國家和IMF也暫停了今年的債務償還並呼籲私人債權人效仿,但這些呼籲都被置若罔聞。而對許多國家來說,規模太小、太晚的債務重組只會爲另一場危機埋下伏筆,阿根廷債務重組的長期鬥爭表明,集體行動條款並不像人們希望的那樣有效。

  幸運的是中低收入國家還有一種未充分利用的選擇:自願回購主權債務。債務回購在企業界很普遍,不僅可以避免伴隨債務而來的苛刻條款,還能通過確保主權債券票面價值大幅減記 (折扣, haircut),並將對私人債券人的風險敞口降至最低來減輕債務負擔。

  但從長期看,國際資本市場還需要建立一種可預測、基於規則的多邊主權債務回購機制,並交由IMF管理。IMF可以利用現有的資源、新的借款安排以及來自各國和多邊機構全球財團的補充資金來管理這個基金。例如,不需要全部分配特別提款權的國家可以將其捐贈或借給這個新機制。新發行的特別提款權 (顯然有必要) 也會提供更多資源。而從更長遠來看,國際社會還需要效仿美國破產法第9章,建立一種可預測的、基於規則的債務重組機制。

  來源:智堡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