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OECD:中國二季度末已恢復危機前水平 全球經濟有望於明年反彈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16日 04:17   北京新浪網

  文/郝倩

  經合組織(OECD)今日在巴黎發佈20國集團2020經濟展望中期報告,預測今年全球GDP將縮水4.5%,明年則將實現5%的GDP增幅。歐元區今年GDP增幅將爲負7.9%,明年有望實現5.1%增幅;美國今年經濟預期增幅爲負3.8%,明年預期增幅4.0%。

  在20國集團中,中國是唯一一個在今年預計將實現GDP增幅的國家,預計今年GDP增幅爲1.8%,明年增幅更將高達8.0%。在這一輪對疫情危機的應對中,中國實現了經濟活動迅速恢復,在第二季度末已恢復至疫情危機前的水平。在中國以外,工業生產的恢復幅度較弱,反映出在高度不確定的背景之下投資需求的疲軟。

  同爲發展中國家,巴西和印度今年GDP增幅預期分別爲負6.5%與負10.2%。同時,一些依仗旅遊業和服務業的經濟體受到嚴重打擊。

  “雖然看起來在今年全球GDP受到重創之後,到2021年,幾乎所有的G20經濟體的GDP都將實現不小的增幅,但現實是,對於大多數國家來說,直到2021年底,他們的經濟產出也將依然低於2019年底,並且要比疫情之前的預期明顯疲軟。這也應證了疫情所帶來的長期成本的風險。”經合組織首席經濟學家勞倫斯-博納(Laurence Boone)在今日的記者會上坦言。

  博納強調說,這是經合組織首次加入不同的情景,來對全球經濟做推測。雖然全球經濟正在復甦的通道中,諸多經濟體依然深受疫情之苦,經濟展望看起來十分不確定。

  “即使在全球GDP今年將下跌4.5%,明年將出現5%的增幅的背景之下,也意味着到明年底,全球GDP將損失了7萬億美元,這是法國和德國GDP的總和。”博納分析說。

  以去年11月份的經濟展望預期做對比,博納第一次在預測中加了兩個情景做推測:樂觀情形是疫情得控,消費者和投資人信心恢復,經濟反轉,那麼到明年底全球GDP損失將減少到4萬億美元;悲觀情形是疫情失控惡化,消費者信心跳水,與疫情前預期相比,GDP損失增加至11萬億美元也不是不可能。

  同時,悲觀的情形將意味着更多的不確定性增加,需求疲軟,商業板塊的資本儲備會在2021年第一季度降低四分之一;到2021年上半年,全球證券市場價格可能下跌15%,非食品類大宗商品價格則可能下跌10%。這些打擊預計都將在2022年初期得到緩解。

  “如今,三個月過去了,我們如今依然沒有擺脫疫情,以及疫情所帶來的諸多不確定因素。現在沒有任何可能來美化經濟展望,不確定性並沒有消失,政府必須要做更多,才可能避免經濟陷入更大的衰退中。”博納坦言。報告稱二季度的全球產出比去年底低超過10%,這是在現代社會前所未有的突如其來的重擊。在一些歐洲國家和印度,經濟產出下跌超過兩成。

  具體而言,全球貿易在今年上半年下跌超過15%,工時大幅減少,失業和被迫關閉的企業讓勞工市場深受重創。假如各大經濟體沒有采取迅速有效的政策支持,經濟產出和就業市場的縮水只會受到更大打擊。在這樣嚴峻的形勢之下,博納認爲重中之重是各大經濟體的財政政策支持不能放鬆,歐盟更不能重複在應對上一輪經濟危機時的錯誤。

  “假如從新冠病毒而來的威脅比預期消弭得更快,那麼消費者和投資人信心的提升將給2021年帶來巨大主力。儘管如此,若是病毒重新襲來,各種管控措施繼續加強,就必然使得全球增長率下滑2%到3%,失業率也會激增,投資疲軟的窘境將持續更久。”博納警告說。

  所以,爲了維持市場的信心,對不確定性做一些限制,財政和貨幣,以及結構性政策就應該繼續,並隨着經濟形勢的變化而變化。

  “我們不能再重複之前的錯誤。”博納一直在強調這一點。所謂“錯誤”,就是在上一輪經濟危機之後,很多政府過早的結束對經濟實施財政支持,財政緊縮政策直接逆轉了經濟復甦的跡象,導致諸多國家經濟陷入衰退。

  在博納看來,全球經濟產出在今年上半年深受重創,在一些發達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縮水了超過五分之一。若不採取迅速有效的政策支持,經濟產出的縮水還將深化。同時,“工時”整體數量嚴重下跌,但是政府支持項目依然在保障家庭收入。此外,公司投資和全球貿易依然疲軟,這讓很多出口導向的經濟體中製造企業的生產量提升遭遇阻礙。

  從現在的形勢看來,信心依然是經濟恢復的關鍵,但是很多人依然避免出門,這就意味着消費的減少。“從我們所做的針對消費者信心的問卷來看,8月份依然在刻意避免出門的比例和5月份相比並沒有明顯,這也是因爲他們想保護自己和他們感染新冠。”

  “這一次,更多的財政支持政策應當着眼於2021,將錢花在刀刃上。目標就是要避免在各大經濟體依然十分脆弱的形勢下,採取一些不成熟的預算緊縮政策。”博納解釋說,這些政策包括對就業項目的支持,要讓個人和公司都在困難時期得以生存下去。爲了達到這一目標,就必須儘早行動,着眼長遠。

  “應該以此次危機爲契機,作出一些改變,比如着手一些早就該做的投資,例如數字化和環境領域的投資。”博納建議說。

  “居民消費減少,投資減少,生產和貿易減少,最終影響的就是就業。”博納分析說。她坦言,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後各國政府出臺了諸多貿易限制措施,同時,嚴格管控的國際旅行也增加了國際貿易的成本。根據統計,對於國際旅行的嚴格管控爲國際貿易增加了8%到16% 的成本,對於公司來說,這一成本提升已經影響到了公司的盈利,所以很多公司寧願在此時關閉一些國際分支,或者直接放棄一些國際業務。

  對於國際貿易而言,博納認爲國際合作的加強,邊境的開放和貿易的自由流動,對於經濟復甦而言都至關重要。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