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警鐘爲誰而鳴:比爾·蓋茨爲75屆聯大再投萬言書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19日 03:57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警鐘爲誰而鳴:比爾·蓋茨爲75屆聯大再投萬言書

  來源: 中國慈善家雜誌

  這場大流行病會有多嚴重、持續多長時間,都取決於各國的行動。世界在未來幾個月的選擇,將至關重要。

  比爾·蓋茨在一次採訪中介紹,蓋茨基金會的工作重點現在幾乎完全轉移到了COVID-19。

  9月14日,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Bill &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下稱蓋茨基金會)發佈《目標守衛者報告》(Goalkeeper)。這是比爾·蓋茨第四年撰寫該報告,全文長達2萬4千多字。今年的報告在追蹤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實現進展的基礎上,深度審視了新冠疫情造成的全球影響。蓋茨在報告裏憂心忡忡地說,大流行病是“引發一系列惡性循環的災難”,短短的25周之內我們倒退了25年。

  聯繫到目前新冠災難的嚴峻性,蓋茨的悲觀情緒不難體會。

  根據世衛組織的統計,目前全球累計感染人數已超過3000萬,死亡人數逼近100萬,95個國家確診超萬例。而且,依然沒有看到緩和的跡象,全球單日新增病例近30萬,新增死亡病例超過6000例。美國累計確診近700萬,累計死亡人數超20萬。但不幸的是,迄今我們仍未看到各國之間有力的合作,尤其在政府層面上。

  值得注意的是,這份報告發布選擇的時間節點,是在第75屆聯大開幕的前一天。顯然,蓋茨是希望這份報告能在聯合國的影響,向出席大會的各國元首表達他對目前疫情造成的健康危害和社會影響的看法,警示各國政府加強協作,共同應對新冠給人類生存和發展造成的挑戰。

  報告首先分析了疫情造成的經濟災難。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預測,即使各國已經投入了18萬億美元刺激全球經濟,到2021年底,全球經濟仍將損失12萬億美元,甚至更多。這是二戰結束以來最嚴重的衰退。二戰期間,戰時生產瞬間停止,整個歐洲和部分亞洲地區被摧毀,3%的世界人口死去。按全球GDP計算,新冠肺炎造成的經濟損失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的兩倍。

  對於富裕國家來說,政府還可以拿出財政的錢來刺激經濟,或花在社會保障上。但即便如此,老百姓的生活也已經舉步維艱,甚至跌落到爲衣食住行發愁的窘境。根據美國人口普查局的數據,23%的美國白人表示他們不確定自己到今年8月還能否付得起房租——這個數字已經非常可怕,但對於非洲裔和拉丁裔美國人來說,這個數字翻了一倍。

  上半年,經歷了疫情考驗的中國老百姓,不難理解疾病給生活帶來的困頓。但是,對於那些深陷疫情泥潭的低收入國家的人們,比如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國家,疾病給他們帶來的是一場滅頂之災。

  報告估算,新冠肺炎疫情在短短几個月內,使極端貧困人口比例上升了 7 個百分點,終結了此前 20 年不間斷的進步。今年近 3700 萬人日收入跌落至1.9 美元的極端貧困線以下——中低收入國家的貧困線是日收入 3.2美元。而自去年以來,已有6800萬人跌落至該貧困線以下。這些人每時每刻都要掙扎搏命,才能讓家人繼續活下去。

  9月14日,蓋茨基金會發布《目標守衛者報告》。

  面對仍在肆虐的新冠病毒,疫情旋渦中的人們盼星星、盼月亮期待疫苗早日誕生,但是研製新冠疫苗並不是一條坦途。僅從科學和生產能力來講,目前只有少數幾個國家有能力研發新冠疫苗。這是一個需要巨大資金與充滿不確定性的產業。

  全球疫苗的四大巨頭分別是英國葛蘭素史克、美國輝瑞和默沙東、法國賽諾菲巴斯德,它們佔據了全球90%的疫苗市場。到了9月初,全球正在研發的新冠候選疫苗超過175支,其中有30餘支已經處於臨牀試驗階段。這場尋找有效疫苗的競賽不僅關乎全球數十億人的健康,還會給成功的研發者和製造商帶來數十億美元的收入。

  但是,媒體持續報道早期臨牀試驗結果,忽略了早期研發工作的高風險:處於早期研究階段的候選疫苗的成功概率只有7%,進入臨牀試驗階段的候選疫苗的成功率也僅有17%。而降低風險的方法之一,就是各國共同投資大量的候選疫苗組合。這些投資有助於加大研發力度、擴大疫苗產能,讓我們離疫苗更近一步。

  但是,這已經超越了健康、疾病的範疇,承載了諸多利益和政治訴求。

  7月30日,《自然》雜誌在一篇關於中國新冠疫苗的文章中寫到:美國總統川普說,他願意與任何可以研發一款有效新冠疫苗的國家合作。但是中國的疫苗早早就被排除在資金規模百億美元的美國“曲速運動”資助名單以外。美國喬治敦大學法律中心全球衛生法教授勞倫斯·戈斯汀說:“我從未見過(其他)醫療產品在政治上有如此大的利害關係。”

  坦桑尼亞魯比羅村的婦女和兒童。

  但是,還有更棘手的問題,即使疫苗研製成功,它能公平地分配給各國接種嗎?

  報告引用了美國東北大學的模型,如果疫苗優先被富裕國家買走,那麼全世界只有33%的人口能避免死亡;而如果疫苗按照各國人口比例分配給所有國家,那麼全世界避免死亡的人口比例就會達到61%。換句話說,如果大國只將疫苗用於保護本國的人民,那將會繼續延長疾病全球大流行的時間,導致更多死亡。

  在這個問題上,我們看到了主權國家在面對全球性挑戰時候的侷限性,這種侷限性存在於在人類大部分的歷史階段,本質上是一種狹隘民族主義的利己心態。只有當二戰這樣威脅人類文明存亡的生死抉擇時刻,各國政府才有可能坐下來,拋棄狹隘的本國利益和意識形態,重拾奉獻、友愛、互助、進步的公益精神,真正爲人類的前途命運着想。

  今天,經歷了半個世紀的和平與繁榮,世界又走到了一個紛爭與不安的時刻,保護主義、民粹主義、孤立主義思潮在一些國家沉渣泛起,給人類和平發展蒙上了陰影。新冠暴發後各國本該攜手合作,共克時艱,但們我們並沒有看到這種局面出現。上半年,川普總統對世衛組織表現頗有微詞,經常在Twitter上聲稱美國將退出該組織並拒繳會費。

  正如勞倫斯·戈斯汀教授所說,抗疫的政治象徵意義背後,是超級大國已將其視爲展現自己國家科學實力的象徵,證明政治制度優越性的手段。

  9月4日,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谷地帕坦市的一名婦女開門查看街景。前一日,部分民衆爲了外出慶祝戰車節而違反疫情封鎖政策,並與警方發生衝突。

  不過,如果我們把目光投向各國富有愛心和正義感的人們,或許會稍感欣慰。疫情期間,各國民間的相互支援一直未曾中斷,那些“山川異域,風月同天”的感人場面,在中外許多國家人民之間發生,溫暖和鼓舞着被病魔襲擊的異國的人們。在對抗新冠肺炎大流行的過程中,我們看到了最美好的人性:研發工作者的開拓創新、一線工作人員的英雄壯舉,以及普通民衆盡其所能爲家人、鄰里和社區所做的一切。

  各國的友好人士、慈善家、志願者更是不計其數,捐贈金額和物資也創造了歷史新高。據瞭解,蓋茨基金會爲抗疫的相關承諾捐助已經超過3.5億美元。蓋茨本人也多次在媒體和個人社交賬號上,呼籲各國領導人攜手應對疫情,確保人人享有獲得診斷、治療和疫苗的平等權利。各國政府和企業必須真正認識到,未來絕不是一場成王敗寇的零和博弈。

  再過幾天,各國領導人將出席75屆聯大,舉行一般性辯論,並召開新冠疫情特別會議。今年大會的主題是:“我們想要的未來,重申多邊主義是我們的集體承諾。”我們希望蓋茨的這份報告,能夠影響國際輿論,讓各國重新回歸公益的精神,爲全球合作抗疫再添一把火。

  當然,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進步是可能的,但並非必然。”每年蓋茨都會在《目標守衛者報告》寫上這句話,他說:“我們堅信這一點。” 這場大流行病會有多嚴重、持續多長時間,都取決於各國的行動。世界在未來幾個月的選擇,將至關重要。這是一場必須依靠合作才能取得共同進步的人類壯舉。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