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對衝基金之王達利歐深陷危機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19日 07:00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對衝基金之王達利歐深陷危機

  對瑞·達利歐來說,今年真是糟糕透了。

  情況已經糟糕到,這位億萬富翁有可能難以保住他那令人垂涎的對衝基金之王頭銜。

  達利歐1480億美元的橋水基金在今年出現了鉅額虧損,而其競爭對手卻在混亂的市場中賺到了錢。截至8月,其旗艦Pure Alpha II基金下跌了18.6%。

  據超過25名熟悉公司內部運作的人士透露,上述虧損數字創下了公司十年以來的新高,而且也成爲了公司問題清單中的首要關注點。

  一系列的問題也迫使公司開啓了危機管理。

  首先,橋水的計算機模型接連兩年從一開始便對市場進行了誤讀,隨後大客戶開始紛紛撤離。今年的前七個月,投資者從該基金的淨撤資額達到了35億美元,而行業顧問預計,後續還會有更多的資金流出。

  屋漏偏逢連夜雨,這用來形容達利歐今年的處境簡直再合適不過了。他在與前員工的仲裁戰中敗訴,又與基金的前聯席首席執行官爭執不休,並裁掉了數十名員工。

  對於71歲的達利歐來說,這個轉變可謂是非同尋常。長期以來,他一直都以自己世界經濟、管理等領域中的大思想家的形象而自豪。隨着達利歐一改其往日形象,高調出席世界經濟論壇,並在2017年出版了介紹自己生活和商業法則的暢銷書《原則》,該基金的內部人士擔心公司已經迷失了方向。

  在虛擬市政廳會議和致客戶的信中,達利歐和基金公司的聯席首席投資官試圖用樂觀色彩來粉飾當前的形勢。他們表示,相對於成功,人們往往能從錯誤中學到更多東西。確實,在今年,我們學到了太多東西。

  落後的回報率

  儘管面臨着混亂形勢,但該基金依舊對自己的地位和爲客戶服務的能力充滿信心。

  這家總部位於康涅狄格州韋斯特波特的基金公司在一份聲明中表示:“投資者認爲,對於像我們這樣致力於瞭解世界是如何運作的公司來說,當前正在迅速變化的全球環境是有利的。”

  該基金表示,公司目前有45項來自投資人的出資承諾,其中很多都在10億美元左右,但沒有具體說明資金是流入了高費用的Pure Alpha對衝基金,還是低費用的做多產品。

  儘管這一年來市場充斥着動盪,但全球股票、黃金等資產的價格依然在不斷上漲,因此該基金也沒有理由爲落後的回報率開脫。包括Caxton Associates和Brevan Howard Asset Management在內的競爭對手都實現了兩位數的增長。

  在經歷了近十年的低個位數回報之後,再加上費用過高的影響,該基金在今年未能將其“大點子”轉化爲高回報,這可能成爲了壓倒某些投資者的最後一根稻草。

  據知情消息人士(在獲准公開發言之前不便透露姓名)透露,問題在於該基金在3月市場崩盤時減少了風險敞口,儘管美聯儲推出了史無前例的支持措施,但其回升的速度依舊緩慢。因此,儘管該基金正確地指出應該做多股票、購買黃金和押注日元兌美元等交易,但卻未能從自己的遠見中受益。

  這個錯誤讓人想起該基金在去年1月的做法。當時美聯儲主席傑羅姆·鮑威爾表示,他將不惜一切代價保持經濟增長。在2018年上漲14.6%(這主要歸功於該基金預測到了同年12月的市場崩盤)之後,該基金未能將投資組合轉向漲勢更好的頭寸,其2019年前兩個月的虧損略高於5%。作爲回應,該基金調整了模型,以更好地應對這種範式轉變。

  敲定模型

  當Renaissance Technologies等競爭對手使用數學密集型定量方法時,達利歐對其公司和財富所採用的模式,則是將經濟學視爲一門類似於物理學永恆定律的學科。

  前員工稱,達利歐廣泛的業務分散了他對基金公司的注意力,並稱其拒絕改變計算機模型,包括追加那些在其他公司已經成爲標配的新數據類型,例如跟蹤油輪和信用卡活動等。

  一位瞭解該公司的人士則對這種說法提出異議,並表示在過去五年中,該基金對其技術進行了重大改進。

  今年,在全球央行爲應對新冠肺炎疫情向市場注入流動性之後,橋水的投資人員再次踏上了模型調整之路,旨在解釋史無前例的干預和世界主要經濟體幾乎完全停擺的原因。他們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關閉了自認爲在新環境下不會奏效的策略,並調整了他們認爲適用的策略。

  這位知情人士稱,達利歐本人每週在這些問題上耗費的時間長達70個小時,並透露,自8月以來,風險水平一直處於歷史正常水平。

  員工緊張不安

  然而,人事糾紛讓業績問題變得更加複雜。前聯席首席執行官艾琳·默裏在7月起訴該基金拖延薪酬,並稱自己在離職方案的持續鬥爭中遭遇了性別歧視。投資者和顧問表示,這場糾紛讓他們感到困擾,特別是考慮到默裏在該公司和整個金融行業中的地位。

  有報道稱,研究主管卡倫·卡尼奧爾-坦布爾也與橋水就薪酬不平等的問題發生了爭執。在相關報道發表後,她在給員工和投資者的一份紀要中表示,她的問題與性別無關。

  在這種困境之中,橋水已經以疫情和預計未來公司客戶數量將會減少(儘管資產不一定會減少)爲由,裁減了數十名員工。該基金稱其目前擁有約300名投資者,低於此前的約350名。

  留下來的客戶則表示,他們沒有離開的原因是自1991年以來,該基金的年化收益率爲10.4%,而且客戶服務無與倫比。大約有200名員工(約佔投資員工總數的一半)爲客戶提供服務,而且該基金還出版了一份帶有市場分析的新聞通訊。此外,該基金還爲客戶製作有關其整個投資組合的定製報告,涵蓋風險分析和通脹影響等各種內容。

  但據與現任員工交談過的人士透露,橋水的員工一直對糟糕的回報和裁員感到不安。

  針對兩名年輕基金經理勞倫斯·米尼康和扎卡里·斯奎爾的仲裁案亦引發了員工的擔憂。這兩人已經離開橋水,計劃創辦自己的公司Tekmerion Capital Management。仲裁小組在7月發現,橋水以虛假借口對這兩人提起了竊取商業機密的訴訟,以減緩他們的創業進展。

  仲裁小組裁決橋水必須支付Tekmerion創始人的法律費用,這一裁決遭到了橋水的反對,但其隨後又選擇了和解。

  極端方法

  這起訴訟突顯了一些人所說的,橋水對離職員工採取的極端做法。其中一項措施是:任何離職人員(包括被解僱的人)都必須面臨兩年的“無薪留職假”。在此期間,員工必須在獲得許可之後才能夠從事新的工作。另外,該基金還有針對高級投資領導者的交易機密協議。

  這些合同非常苛刻,如果強制執行的話,可能會讓離職員工無法在剩餘的職業生涯中進行股票或外匯交易。根據前員工的估計,在該基金直接從事投資的200人中,約有四分之一發現很難或不可能再從事金融工作。不過,一位與橋水關係密切的消息人士透露,事實數字沒有那麼高。

  該基金公司在回答相關問題時表示,這樣做的目的是保護其知識產權,並在員工離職後支持他們的職業生涯。

  該公司在一份聲明中稱,“我們不會爲了第二個目標而犧牲第一個目標,但我們非常努力地想要實現這兩個目標。我們相信自己是公平合理的合作伙伴,在不必要的情況下,我們沒有理由去擴大這些限制的執行面。”

  儘管如此,有鑑於Tekmerion案件的熱議,該公司舉辦了一個公開論壇,以便員工對這個問題進行公開討論。

  公司今年對模型的調整最終可能會帶來回報。在歷史上,一開始舉步維艱的橋水總會在經濟低迷後呈現出蓬勃發展之勢,並因此而名聲大噪。雖然該基金在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虧損了20%,但在2010年和2011年分別上漲了45%和25%。在2000年互聯網崩盤中損失了22%之後,該基金從2002年開始連續三年的回報率都超過20%。

  對於一些已經對達利歐失去信心的投資者來說,他們覺得這一次橋水想要實現類似的反彈可能爲時已晚。自卸任首席執行官以來,達利歐公衆形象的塑造一直源於他的書、肖恩·庫姆斯等名人朋友,甚至還有去年火人節的出席。

  在埃默裏大學和杜克基金會負責對衝基金投資的布拉德·阿爾福德說:“我在這個行業中已經做了30多年,看到過很多對衝基金創始人成爲億萬富翁,然後又分神從事公司以外的其他事情。我見過資產呈爆炸式增長的公司,但這種增長帶來的卻是非常糟糕的業績。”(財富中文網)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