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蘇黎世EFG銀行首席經濟學家:中央銀行的關鍵時刻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20日 17:01   北京新浪網

  在《金色的羈絆》這本研究一二戰間隙金本位崩潰過程的大作中,美國經濟史學家巴里·艾申格林(Barry Eichengreen)強調說導致整個金本位體系無法繼續維繫的因素是那些重大政治和社會變革,尤其是選舉權覆蓋面的擴大。那時候的選民們已經不願再忍受堅守金本位所要求的緊縮政策了。

  當時流行的貨幣政策體制在新政治格局中被掃地出門。一些國家(例如美國和英國)迅速適應了新現實,也取得了不錯的經濟成就;諸如法國和瑞士等國則反應遲鈍併爲此承擔了不利後果。

  而各中央銀行現正迎來一個新的“金色羈絆”時刻。時間才過了十年有餘,全球金融危機,氣候變化和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就已經改變了它們的運營環境——而公衆輿論也並未站在它們這邊。

  有兩個情緒方面的變化尤爲明顯。首先,公衆之間已經普遍達成共識,即全球變暖真實存在且環境惡化確實是種嚴重威脅。許多人認爲包括中央銀行在內的政府機構必須盡一切努力解決這些問題。

  其次,各中央銀行對金融危機和疫情的應對導致了財富不平等狀況的急劇惡化。通過將政策利率降低至0或以下並大量採購政府債券,央行將收益率曲線上的利率下調到了前所未有的低水平。在一些國家,尤其是德國,所有政府債券的到期收益率都已降至負數。

  儘管這些措施對於提供經濟急需的增長至關重要,但卻是通過擡高几乎所有資產(包括股票,債券和住宅房地產)的價格來發揮作用的。這就是貨幣政策的運作方式。但當許多人在兩次危機中承受失業和經濟困難煎熬之時,那些資產所有者卻獲得了鉅額收益,這在很大一部分公衆看來是極不公平的。

  一些貨幣政策制定者認爲,縱使公衆情緒如何變化,他們領受的任務授權都沒有賦予多少解決不平等和環境威脅的正當理由。同時他們還斷言自己手中的工具無論如何都不能有效解決這些問題。這些說法當然有一點道理,但是許多人都覺得它們缺乏想象力和說服力。

  對此歐洲中央銀行行長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選擇帶頭面對這一新現實,要求將氣候變化納入對歐洲央行貨幣政策框架的戰略審查中。該審查可能認定歐洲央行應當在決定接受哪些資產作爲貨幣運作抵押品以及如何對其進行估值時考慮相關環境因素。

  而歐洲銀行業監管機構可能會因此降低對“綠色”資產(或增加對“褐色”資產)的資本要求,理由是現行法規低估了氣候不友好型資產的風險性。

  總體而言,只要中央銀行和金融監管機構願意,它們似乎擁有幾種將環境問題納入其政策框架的方法。同時鑑於歐洲央行必須“支持歐盟的總體經濟政策”,而限制氣候變化則是政策之一,因此在這方面它似乎具備堅實的法律基礎。重要之處在於各央行都認識到自己可以在不忽視主要貨幣政策和金融穩定目標的同時促進經濟的綠色化。

  而美聯儲最近則成爲了第一家將不平等因素納入其政策框架的主要央行,也因此進一步強化了這方面的勢頭。美聯儲主席傑羅姆·鮑威爾(Jerome Powell)在上月宣佈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戰略審查結果時強調,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來襲之前,美國的非洲裔和西班牙裔社區都能受益於供應緊張的勞動力市場。

  鮑威爾接着說,美聯儲在制定政策時將只針對相對最高水平的就業缺口,而較少憂慮就業超過其最高可持續水平估測值的狀況。這反映出一種日益普及的觀點,認定極低的失業率不太可能引發通脹,還將大大有利於中低收入家庭。

  隨着歐洲央行擔心環境風險而美聯儲關注少數族裔在勞動力市場的前景,很顯然央行的時代正在改變。其他貨幣政策制定者也將從善如流,而那些沒有看到這一需求或反應遲鈍的人則會因此名譽掃地。

  今天的中央銀行行長應當聽取蘇聯最後一任總統米哈伊爾·戈爾巴喬夫(Mikhail Gorbachev)的建議。當戈爾巴喬夫於1989年10月在柏林會見東德共產黨領導人時,他警告他們說行動遲緩的人將受到生命的懲罰。這話說了一個月後,接待他的人及其政權都成了明日黃花。

  斯蒂芬·格拉克,蘇黎世EFG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曾任愛爾蘭中央銀行副行長,香港金融管理局執行董事兼首席經濟學家,國際清算銀行全球金融體系委員會祕書。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