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美國頁岩氣先驅申請破產保護,頁岩油氣還能重回繁榮嗎?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29日 07:01   澎湃新聞

  原標題:美國頁岩氣先驅申請破產保護,頁岩油氣還能重回繁榮嗎?

  當地時間6月28日,美國頁岩革命的先驅、總部位於俄克拉荷馬州的切薩皮克能源公司(Chesapeake Energy, NYSE: CHK)宣佈已自願向得克薩斯州南區破產法院申請第11章破產保護,以促成對資產負債表的全面重組。重組過程中,該公司將照常運營。

  這是近年來申請破產保護的美國最大油氣廠商。切薩皮克能源及其同行用水力壓裂技術革命改寫了美國油氣行業,實現能源自給自足,但大量美國頁岩油氣涌入市場導致的能源價格大幅下滑,又令頁岩油氣公司們被反噬,成爲自身產量效率增加的受害者。切薩皮克能源公司在此前的大舉擴張中埋下的債務已積重難返,新冠疫情蔓延下的油氣暴跌同時衝擊着頁岩行業。

  2008年,切薩皮克能源的市值曾超過370億美元,巔峯股價站上每股1.29萬美元。如今其市值僅剩1.16億美元,上週五收盤股價11.85美元較今年初跌去93%。

  不過,現在還遠未到爲頁岩油行業“寫訃告”的時候,切薩皮克能源公司並沒有離場。一旦油價上漲,走出破產保護的頁岩油公司可能會再次甩掉債務包袱輕裝上陣。

  美國頁岩革命最大功臣之一

  切薩皮克能源公司在重組聲明中稱,已經與主要債權人達成重組支持協議(RSA),可通過重組減少約70億美元的債務。同時,公司還在可循環信用額度貸款(RCF)下,從多個債權人處獲得9.25億美元的DIP融資(指破產企業在存續期間獲得的特別融資),但須獲得法院同意。該融資計劃將爲公司在法院監督下執行重組程序時的公司運營提供必要的資金。

  切薩皮克能源公司還與可循環信用額度貸款下的一些借款人就25億美元的退出融資主要條款達成了協議,包括17.5億美元的新循環信用額度和7.5億美元的新定期貸款。此外,該公司現有定期貸款借款人和擔保債券持有人還同意在退出的情況下提供6億美元的配股融資。

  該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道格·勞勒(Doug Lawler)表示,儘管公司在過去幾年已經消除了超過200億美元的槓桿和財務承諾,但爲了長期成功並創造商業價值,有必要進行重組。“我們正在從根本上重新調整資本結構和業務,以解決此前遺留的財務弱點,充分發揮運營優勢。”他說,走出第11章破產保護程序的切薩皮克能源公司將成爲“一家更強大、更有競爭力的企業”。

  切薩皮克成立於1989年,於1993年上市。但直到2000年後,屬於它的黃金時代才真正到來。切薩皮克能源公司成爲美國頁岩革命中的先鋒力量,從得克薩斯州到賓夕法尼亞州,該公司利用水力壓裂和水平鑽井技術讓過去難以開採的盆地釋放出大量頁岩氣儲量。在已故聯合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奧布里·麥克倫登(Aubrey McClendon)的帶領下,切薩皮克能源公司曾持有美國頁岩領域最大的資產組合之一,併成爲全美第二大天然氣生產商。該公司還提倡在電力和交通領域更多使用天然氣,推動了美國天然氣的出口。

  但在不斷融資擴張吃進頁岩區塊資產的同時,以切薩皮克爲典型的高負債頁岩油氣生產商的債務雪球越滾越大。與此同時,隨着美國頁岩氣革命的蓬勃發展,天然氣價開始跳水,從2009年的14美元/百萬英熱單位跌至2016年的不足2美元/百萬英熱單位,此後始終徘徊不前。

  於是,切薩皮克在2019年將業務重心從天然氣向天然氣凝析液(NGL)和石油轉移。但此時油價不溫不火,投身頁岩油已不合時宜。今年以來的一系列事實更是證明,油價崩潰比氣價來得更猛烈。切薩皮克在2012年擁有超過160億美元的債務,今年5月已將債務減至90億美元,但持續低迷的油氣價格使其難以償債。

  英國金融時報援引穆迪投資者服務公司高級分析師John Thieroff稱,切薩皮克與跟隨其步伐的後來者一樣,承擔了太多債務,並且從未產生過自由現金流。

  高負債、高衰減率、難以產生正現金流,這也正是頁岩能源投資如今常被稱爲“龐氏騙局”的原因。

  “沒有哪家公司對美國頁岩行業的影響比切薩皮克能源更深遠。”伍德麥肯茲上游企業研究團隊首席分析師Alex Beeker說道,“科技行業把改變現狀的企業或人物稱爲顛覆者。對於美國頁岩行業而言,最大的顛覆者莫過於切薩皮克。”他還評述稱,切薩皮克向市場和競爭者展示了頁岩產量和項目極致的增長速度,並將國際上游投資者帶回美國本土。2015年油價大跌後該公司揹負了太多債務,雖然新的管理團隊進入後已在出售資產謀求轉型,但他們的行動來得太晚了。“不管有沒有新冠疫情,破產保護都會到來。”

  頁岩油氣生產商破產潮進行時?

  近年來,疲軟的石油和天然氣價格給美國的頁岩熱潮蒙上陰影。新冠疫情削弱全球能源需求,開採成本相對較高的頁岩產區成爲首先減產的對象。

  切薩皮克能源公司並非今年唯一一家申請破產保護的美國頁岩油企業。4月1日,惠廷石油(Whiting Petroleum)向法院申請破產保護,成爲3月國際油價暴跌之後首家破產的美國大型頁岩油廠商。惠廷石油是科羅拉多州和北達科他州巴肯頁岩地質帶最大的石油企業。

  不過,值得注意的是,不同於《美國破產法》第7章的破產清算,該法案第11章的本意是在法庭的保護之下、於債權人追索之前,給予債務人一定的時間進行債務和經營重組,進入第11章破產保護程序的公司業務照常進行。因此,當一家公司行至山窮水盡之境時,會援引第11章來重組業務,爭取再度贏利。通用汽車、柯達、西屋電氣等破產重組案,都是歷史上利用第11章尋求法律救濟的典型案例。

  別忘了,在上一輪低油價週期中,美國頁岩油是最具彈性的生產商。2015、2016年,以沙特爲首的石油輸出國組織曾試圖用增產扼殺美國頁岩油,最終迎來頁岩油的全面反彈,產量也衝到創紀錄的水平。這一次,歷史還會不會重演?

  根據伍德麥肯茲的數據,在半生命週期,切薩皮克能源位於鷹灘(Eagle Ford)南部的資產盈虧平衡線在40美元/桶,在Powder River盆地和Brazos Valley的盈虧平衡點接近50美元/桶。

  儘管美國石油鑽井平臺數量持續減少,但有跡象顯示,頁岩油行業已出現反彈,一些大型頁岩油生產商計劃恢復部分產量。國際能源署署長比羅爾本月初表示,當油價處於40-45美元/桶時,可能會看到頁岩油行業復甦。

  據諮詢公司Rystad Energy計算,第一季度頁岩油生產商的減值約爲380億美元。德勤會計師事務所的一項研究表明,隨着運營商開始將油價暴跌的影響計入其資產負債表,二季度開始,美國頁岩油企業今年可能會被迫減記3000億美元資產,將引發破產和重組。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