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美聯儲開動“印鈔機”對我國有何影響?訪IMF前副總裁朱民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21日 17:10   澎湃新聞

  原標題:美聯儲開動“印鈔機”對我國有何影響?訪IMF前副總裁朱民

  “疫情正在深刻地改變世界,經濟嚴重衰退,金融市場巨大波動,同時也強烈推動着全球科技創新的浪潮。”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副總裁朱民對疫情下世界的經濟金融形勢變化有着深刻的觀察與剖析。在他看來,疫情造成的危機遠沒有結束,未來具有極大的不確定性。不管外面如何風雲變幻,我們都要保持清醒和定力,辦好自己的事情,勇開“頂風船”,努力在危機中育新機、於變局中開新局,確保中國經濟航船行穩致遠。

  世界經濟面臨巨大不確定性

  記者:您如何評判疫情對全球經濟的影響?

  朱民:

  疫情給全球經濟金融市場帶來巨大沖擊,全球經濟衰退,根據我們的測算,預計今年世界經濟增速將下滑4.5%至5%,全球貿易量將下滑12%至15%。

  目前全球還處於疫情所造成危機的第一階段。一般來說危機要經歷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流動性危機;第二個階段是企業將面臨債務重組和償付危機;第三個階段是恢復增長。

  疫情對全球總供給和總需求衝擊較大,全球經濟面臨很大的不確定性。預計發達經濟體在今年明年的經濟增長都會爲零。美國政府債務預計今年會達到GDP的130%。而最大的危機來自政治生態的惡化,民粹主義、去全球化氣焰囂張,帶來全球貿易、投資上的摩擦和全球經濟波動。

  即使明年全球經濟會有所反彈,也會是弱反彈、緩反彈,總體上外部需求很弱,面臨巨大的不確定性。

  記者:爲應對疫情衝擊,美聯儲開動“印鈔機”,帶來流動性過剩,將對我國經濟帶來哪些影響?

  朱民:

  美聯儲保持零利率,開動“印鈔機”,導致流動性過剩,全球經濟進入低通脹和低增長的狀態。美國寬鬆貨幣政策帶來四個方面的影響:一是導致美元流動性過剩,資金從美國流出、流向世界,全世界流動性都出現相對寬鬆的情況;二是引發了全球匯率的不穩定,美元匯率的貶值帶來歐元、人民幣等貨幣升值;三是大量美元進入不同的市場,如果管理不當,容易形成資產泡沫;四是美元的低利率會影響資本市場的定價,市場也擔心美國寬鬆的貨幣政策會引起各國貨幣政策的不確定性,導致全球大的金融波動。

  針對這些情況,我國要採取宏觀審慎政策,一方面管好入口,要讓資金流入有成本;另一方面管好出口,對流出資金設置時間期限等門檻,確保金融市場的穩定。

  佈局雙循環打造新優勢

  記者:面對外部環境巨大的不確定性,中國經濟該如何應對?

  朱民:

  中央提出要推動形成以國內大循環爲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這是一個具有戰略性和歷史性的決策,是面向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破局之策,同時也是爲中國未來的可持續發展打下基礎之策。

  把握雙循環的新發展格局最主要的就是“一線兩點”:一線就是一條循環暢通之線,所有能夠流動起來的,不僅僅是傳統物流和商品流動,還包括資源、科技、信息、管理、人才等都要流動起來,而且可以是虛擬的線上流動,實現國內和國際雙循環的暢通。

  兩個關鍵點,一是攻堅高科技,突破“卡脖子”技術。二是推動新基建和數字科技的發展。新基建的核心就是在傳統的物流和人流當中加上數字流,由此產生產業流和資金流,變成價值流。有了新基建這個數字流的基礎設施核心以後,虛擬世界和物理世界可以在未來完全自如地交融。

  把數字化的基礎設施包括5G、雲計算、工業物聯網等建立起來,目的就是要讓所有的工業設備在網上連接起來,機器協同工作,用工業物聯網建起高科技樞紐,讓技術力量來推動工業發展,爲企業的市場化運作搭建數字化平臺。我去美的集團調研,目前美的一臺空調的人力成本只有10元,幾乎實現了全部自動化,這是非常了不起的。我們要通過技術創新讓中國成爲創新大國,而不僅僅是製造大國。

  記者:如何以科技創新催生新發展動能、實現高質量發展?

  朱民:

  經歷這次疫情,世界各國都看到,未來的競爭是高科技的競爭,而且會越來越激烈。我國推動科技創新要“抓兩頭”:一要抓基礎研究,實現從0到1。基礎研究是創新的源頭活水,要加大投入鼓勵長期堅持和大膽探索;二要依託我國超大規模市場和完備產業體系優勢,實現從1到100到N,通過工業物聯網實現逆向進口替代,以市場化的力量創造有利於新技術快速大規模應用和迭代升級的環境,加速科技成果向現實生產力轉化。

  今年中國經濟實現V形反轉,在全球經濟中一枝獨秀,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也會越來越大。不管外面如何風雲變幻,我們都要保持清醒和定力,辦好自己的事情,不畏浮雲、不亂陣腳,任憑風吹浪打,勇開“頂風船”,危中尋機、變中求新,始終向着既定的目標穩步前行,爲經濟的長遠健康發展不斷夯實基礎。

  金融業要適應實體經濟的新變化

  記者:近期人民幣持續升值,人民幣國際化之路是否會提速?

  朱民:

  中國GDP佔全世界的14%,但人民幣的多項指標只佔到全球的2%,人民幣的地位低於中國經濟和金融的國際地位。隨着美元走弱,世界對人民幣和人民幣資產的需求上升。

  中國金融業開放政策持續釋放,我們開通了資金的流通渠道包括滬港通、滬倫通,放開市場準入,打開了支付和評級市場,向全世界表明中國是一個公平、透明的金融市場。很多國際大金融公司紛紛落戶中國。隨着人民幣升值幅度進一步擴大,也有必要進一步推動人民幣國際化,賦予其更加符合中國經濟和金融分量的國際地位。同時,我國的數字貨幣也走在了世界的前列,目前正在雄安等地進行試點。這些都是人民幣國際化必要的發展路徑。人民幣國際化會增加全球金融市場的穩定性。

  記者:面對新發展格局和經濟上的結構轉型,中國金融業如何推進相關的改革?

  朱民:

  首先要明確一個原則,那就是金融是服務實體經濟的。目前中國經濟發生深刻的變化,正在走向創新型國家,科技創新在經濟發展中的地位和作用愈加凸顯,科技企業的融資模式與以往大不相同。同時中國經濟開始更快地擁抱服務業,這與傳統的金融支持製造業的融資模式也不一樣。

  金融業要看到實體經濟發生的變化,並主動去適應這個變化,來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一要大力發展直接融資,完善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二是過去我們更多是通過抵押的方式來進行融資,現在可能更多表現爲信用融資,要創新融資模式來支持傳統企業數字化轉型和科技企業的發展。三要發展金融科技,傳統金融機構應積極轉型,擁抱新科技,這是未來的大勢所趨。此外,央行數字貨幣的發行也將改變金融生態,未來是以區塊鏈爲基礎的金融生態,這對金融業來說又將是新的挑戰。相信中國的金融可以更好地應對這些挑戰,爲服務實體經濟發揮更大的作用。

  (原題爲《構建新發展格局 確保中國經濟行穩致遠——訪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前副總裁朱民》)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