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货币欢迎试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优胜教育大量门店关停 预付费风险大维权难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0月26日 15:53   中国新闻网

  经济调查

  优胜教育大量门店关停 预付费风险大维权难

  教育机构“爆雷”后的初期往往都会宣称不会跑路,对听惯了这一套说辞的家长来讲,就像“狼来了”的故事一样让人很难相信。

  ----------------

  10月22日,记者看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光华路SOHO的优胜教育总部大门紧锁,无人办公。除了北京,天津、上海、沈阳等地优胜教育部分校区也相续关停。学生无课可上,家长讨费无门,老师已被欠薪数月……这与去年同期“爆雷”的韦博英语当时的情况如出一辙。

  教育机构“爆雷”后的初期往往都会宣称不会跑路,对听惯了这一套说辞的家长来讲,就像“狼来了”的故事一样让人很难相信。这次不同的是,陈昊一直强调:“优胜教育没跑,我们还没倒下,我们一定要坚持到底。”一些看直播的家长表示,希望这次不“跑路”是真的,伤不起了。

“要钱就像一条漫漫长征路”

  学校关得太突然。10月17日晚,张欣(化名)看到优胜教育的一位老师发布的各个校区退费时间表,才知道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的优胜教育(劲松校区)关停了。

  “别叫我老师,我已经不是老师了。”随后,张欣立即拨通了孩子主管老师的电话,请其帮忙查一下孩子的剩余课时。班主任告诉她,自已己被强制辞退了,没了查询权限。

  据张欣回忆,2016年,孩子还在上小学时就在这里补习,如今孩子都已经上高中了。张欣前后两次一共充了4万多元。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孩子一直在家上网课,没时间上补习班。据她估计,账户里还剩1万元左右。

  10月22日下午,张欣请了假,带上合同原件,骑车半小时到了光华路SOHO,大厦一层的警察就直接让她到朝阳体育中心登记备案,并表示在那里区教委和区市场监管局的人会告诉她下一步该怎么做。

  辗转来到朝阳体育中心,在这里负责登记的工作人员分成了20来个组,几乎每组前面都有来咨询或者填写资料的家长。张欣填完表格之后,工作人员让她回去等消息。

  让张欣十分疑惑的是,在登记过程中,一直没有看到优胜教育的工作人员。根据那张退费事宜处理时间表的安排,西四校区的登记时间为11月4日,在张欣看来,结果不会那么快出来。“交钱的时候可痛快了,退钱可太难了,就像一条漫漫长征路。”

钱到底去哪了

  作为老牌的K12教育机构,优胜教育为何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10月25日,有人在短视频平台询问陈昊:公司的主要成本在于教师工资和学校租金,按照其当前的收费标准,不仅可以覆盖这两项成本,还有可观的利润。在诸多家长的预付款无法退还的情况下,钱到底去哪里了?

  在直播中,陈昊将主要原因归咎于疫情。据他介绍,疫情期间,部分校区的收入只有原来的四分之一,却对公司上千家门店近3万名员工实行不裁员不降薪的策略,以至于公司生存非常困难。事实上,已有员工8个月没领到过工资了。

  疫情不过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快速扩张、经营和决策出现失误才是教育机构更大的问题所在。

  “不扩张是等死,扩张可能死得更快。”在广州的培训机构从业10年的黎响(化名)表示,在行业激烈竞争的情况下,对于一些企业来说扩张或许是一条出路。当某个校区业绩不错时,该教育机构就会考虑开设新校区,然而,新校区可能1个月就亏损20多万元,老校区的业绩不断被压缩,一些教育机构就这样倒了。

  陈昊也指出,前两年优胜教育由于发展太快,存在一些不规范的地方。前两年约50%的校区进行了重新选址装修。加上管理和决策存在一定失误,导致很多校区资金链没有以前健康。

  从2019年开始,一些加盟商由于经营不善,把校区留给总部经营。据陈昊介绍,这在以前被称为“甩锅”,目前已有近80个加盟商“甩锅”给总部。

  今年4-5月,优胜教育的资金链就已经断裂了。随着公司拖欠员工工资,随之而来的是大批员工离职,老师罢工,家长开始要求退费,公司就更发不出工资,员工流失更为严重,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陈昊说,这是他创业到现在遭遇的第三次危机,也是最严重的一次。

“欠大家的一定要还”

  “接下来的每一天我都会努力和投资人沟通。”10月25日,陈昊表示,将尽可能降低家长和员工的损失,“我们欠大家的一定要还。”

  对于陈昊能否坚持不“跑路”,一些人表示愿意相信他,但更多人表示质疑。尤其是今年以来,陈昊的诸多做法也让家长们生疑。天眼查数据显示,10月15日,优胜教育的法定代表人由陈昊变更为唐芳琼。另外,陈昊还注册了多家新公司,一些家长怀疑这是在为“跑路”做准备。据张欣了解,目前很多教师的工资都还未发,“对学费是否能够要回来也没抱多大的希望。”

  10月23日,陈昊再次回应:将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为母亲唐芳琼,是因为公司现在涉及一些诉讼,自己如果背上诉讼就无法贷款。而且,“我们没有将资金转入任何其他公司”。

  此外,对于一些家长来说,预付费的退费举证工作也是个困难,比如,有些单据找不到了,有些没有签订过相关协议,想拿到钱更是难上加难。

  10月22日,在办理退费手续现场,工作人员问张欣是否与该机构签订过退费协议,张欣这才恍然大悟,“当时对这些并不了解,他们告诉我随时可以退,但没签订任何协议,这就是个‘漏点’,长教训了。”

  吉林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张卓曾在其文章中指出,受到法律法规不健全、监管机制存在漏洞、纠纷处理较难、消费者自我保护意识不足等因素影响,预付费消费侵权风险依然存在。

  张卓指出,为解决这些问题,需要进一步健全法律法规、加大监管力度、构建诚信体系、增强消费维权意识,多条路径齐头并进、联动保障。

  对于预付费资金的监管,相关部门也一直在发力。比如,相关部门已经对优胜教育可能存在风险提前发出了预警。

  8月6日,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官方公众号发布的文章“关于谨慎选择教育培训机构的消费警示”指出,6月21日-7月20日,接到关于优胜教育的投诉155件,解决率为14.92%。随后的两个月,优胜教育的投诉量一直位居警示榜第一,而解决率却一度低到3.63%。

  然而,很多人并没有看到官方发布的消息,有人甚至在10月刚交了学费。对于预付费的持续监管和后续问题的处理还有一段路要走。

  10月22日,在登记备案的现场,朝阳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朝阳区教育委员会等单位的工作人员为家长们答疑解惑。其中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这次登记是对朝阳区家长和学生的受损情况进行摸底,最主要的目标是“让孩子们有学上”。等其他区域摸底完成后,将会约谈法定代表人,商量如何处理。后续出了结果,将会通知学生和家长。

  平时,张欣很少通过预付费消费,但通过预付费购买课程往往优惠力度特别大,孩子学习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张欣就动心了。有了这次的经历,张欣说,以后遇到预付费都会绕着走,“不会再贪小便宜,吃大亏。”

  中青报·中青网见习记者 赵丽梅 来源:中国青年报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