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货币欢迎试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十年亏损一场做空:爱奇艺揭开“爱优腾”行业伤口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4月07日 23:57   北京新浪网

  原标题:十年亏损,一场做空:爱奇艺揭开“爱优腾”行业伤口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卢晓 北京报道

  瑞幸自曝22亿财务造假的余波在中概股间荡漾。

  4月7日晚间,做空机构Wolfpack Research发布了对爱奇艺(NASDAQ:IQ)的做空报告。这份以Good Luckin命名的做空报告除了指责爱奇艺在2018年上市之前就存在欺诈行为外,还指责爱奇艺将把2019年的营收夸大了约80亿至130亿元人民币,并将其用户数量夸大约42%-60%。

  爱奇艺股价期间一度下跌约12%。截至收盘,爱奇艺股价上涨3.22%。但盘后又下跌3.58%。

  4月7日晚间,爱奇艺对《华夏时报》记者回应称:“关于今日第三方机构发表质疑爱奇艺的报告,其引用数据与结论严重失实,与实际情况不符,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上市公司,我们披露的所有财务和运营数据均是真实的,符合SEC要求,我们对于所有不实指控,坚决否认,并保留法律追诉权力。”

  财报被做空

  收入、用户等财务指标是一份财报中最受关注的几个运营数字。但现在,爱奇艺的这几项指标均收到了做空机构的质疑。

  在用户数量方面,做空机构认为爱奇艺通过计算双重会员资格,夸大用户数。报告称,其在去年10月至11月期间对中国1563名爱奇艺用户进行的面对面调查中发现,约有31.9%的会员用户是通过爱奇艺合作伙伴(例如京东、小米电视)的会员渠道获得了VIP访问权限。

  报告认为,这三成会员属于“蹭”剧看,并没有给爱奇艺实际付费,但爱奇艺却将这部分用户付费计入收入,并将涉及到合作伙伴的分成记为费用。报告认为,此举能增加爱奇艺的收入,并能增加费用支出烧掉账面上的“虚假”收入。

  此外,在收入数字方面,除了指责爱奇艺将2019年营收扩大27%-44%外,这份报告还称,爱奇艺在2015-2017财年,将其递延收入(deferred revenues)夸大了261.7%、165.5%和86.2% 。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递延收入主要针对的是爱奇艺的预付款收入,即爱奇艺用户预付的年卡费用等。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用户预付款,是按实际使用期间计算收入。例如用户付了年费但是爱奇艺按照每个月计入收入等。”他认为递延收入的造假空间不是很大,是个会计处理问题。

  针对做空机构的指责,多位业内人士在与记者交流时认为,做空报告缺乏实质性的指责,可以看做是统计口径问题或者对财报的“包装”,更多是刺激市场情绪。王骥跃也认为,爱奇艺的数据不像瑞幸那样“无中生有”,应该不像瑞幸那么严重。

  对于中概股为何在此时频频遭遇做空,有熟悉美股的金融业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一方面,今年美股整个市场资金偏紧,目前做空是一个好的时间点;另一方面,国外资本市场对中概股公司的信任危机已经酝酿了较长时间。他同时表示,从2019年开始中概股整体走势较强,二级市场股指相对偏高,做空有一定下跌空间。

  十年亏损

  在中国互联网视频行业三分天下的爱奇艺已经成立十年。

  今年2月,爱奇艺发布2019年财报。财报显示,2019年爱奇艺总营收达到290亿元,同比增长16%。但当期,爱奇艺仍然取得营业亏损92.58亿元,同比增加11.46%。这个亏损增速虽相较上年同期约110%的增速大幅收窄,但这也是爱奇艺成立十年来,连续第十年亏损。

  用户收入已经占据爱奇艺收入近半壁江山。

  财报显示,爱奇艺2019年全年会员付费收入达到144亿元,同比增长36%。而截至去年第四季度末,其订阅会员规模约为1.07亿,同比增22%。《华夏时报》从爱奇艺方面确认,其订阅会员即是付费会员。

  但在2019年Q2财报中首度宣布自己订阅用户过亿,达到1.005亿后,爱奇艺的用户增长速度有所放缓。去年三季度末,爱奇艺订阅会员规模达到1.058亿。而四季度末,这个数字仅增长了1200万人。这个数字对应同期的环比增长速度分别为5.27%和1.1%。这也意味着去年第四季度的付费会员增速在当年最低。而为了刺激会员增长,爱奇艺曾在2019年实施过多次会员年卡6折并送京东PLUS会员一年的政策。

  除了会员增速放缓外,做空报告中提到的爱奇艺高溢价购买电视剧播放权的例子,也能侧面反映其面临的竞争环境。

  做空报告显示,同样从武汉当代明诚文化股份有限公司处购买《猎毒人》、《如果岁月可回头》等影视作品的播映权,爱奇艺拿到的网络播映权价格为4.58亿元,而上海文广拿到的电视台播映权仅为1.8亿元。爱奇艺出的价格是上海文广的2.54倍。

  这些反应在财报里,就是爱奇艺越来越高的营业支出。财报显示,爱奇艺的营业总支出越来越高,2019年为382.51亿元,同比增加约14%。

  盈利是全行业难题

  但亏损并不仅仅是爱奇艺面临的难题。事实上,从建立之初到现在,整个互联网视频行业都处于未曾盈利状态。

  互联网视频行业目前呈现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三足鼎立的局面。背后则是BAT三家的势力博弈。这其中目前只有爱奇艺独立上市。爱奇艺此前披露,截至2020年2月29日,百度拥有92.7%的投票权,小米和高瓴资本也各拥有其1.1%的投票权。

  近日发布2019年财报的腾讯则在财报中称,2019年腾讯视频付费会员数增长至1.06亿,视频业务全年营运亏损减少至人民币30亿元以下。

  优酷目前隶属于阿里大文娱板块。今年2月阿里发布2020财年三季度财报显示,其包括优酷、阿里影业等在内的阿里大文娱版块经调整后的EBITA亏损为32.98亿元,比去年同期下降了45%。阿里方面表示,这主要是由于优酷控制了内容支出,进而降低了内容成本。

  需要提及的是,阿里财报并没有显示优酷的具体用户数,但表示其日均付费用户数量同比增长59%,这个数字高于Q1和Q2,但均低于2019年财报中88%的增速,而2019年二季报中,阿里曾称其日均付费用户连续四个季度超过100%。

  亏损源于互联网视频是门“烧钱”的生意,内容则是其最大的成本。而为获得独家优质内容,互联网视频行业在采购内容和自制剧上的烧钱大战更是一度如火如荼。

  但随着演员限薪令等政策的落地,爱奇艺CEO龚宇在2019年2月的财报会议中曾透露,2018年8月之后,由于从采购到自制的内容成本都不断下降。其中采购成本从最高的1500万一集电视剧现在回落到了800万以下。而一个顶级演员的片酬则从1.5亿元人民币降到了五千万元人民币。

  而2020年的疫情对影视剧拍摄的影响,是否又会引起爱优腾们对内容的新一轮争夺?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