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货币欢迎试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一年三换财务总监 品茗股份信披随意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27日 16:58   北京新浪网

  原标题:一年三换财务总监,品茗股份信披随意

  来源:国际金融报

  注册制下,企业的信息披露至关重要。

  9月28日,杭州品茗安控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品茗股份”)将科创板IPO上会。不过,《国际金融报》记者发现,这家即将IPO过会的企业,它在新三板挂牌时的信披可谓有些“随心所欲”。另外,品茗股份财务总监的频繁更换与差错更正,也令人疑惑。

  资料显示,品茗股份曾在2019年6月向创业板报送过申报稿,但在2019年9月宣告终止审核。沉默数月后,品茗股份于2020年5月转战申请在科创板上市。

  信披有误?

  品茗股份在上会稿中表示,公司是聚焦于施工阶段的“数字建造”应用化技术及产品提供商。公司业务收入主要包括建筑信息化软件和智慧工地产品的销售收入。公司致力于技术与行业的深度融合,推动数字建造产品场景化应用的落地,为建筑行业转型升级赋能,推动建筑行业向工业化、智能化、智慧化方向发展。

  从自我介绍来看,品茗股份堪称“高大上”企业,提到了“数字建造”和“智慧化”等前瞻热词,不过,品茗股份自身披露的信息却较为随意,甚至自相矛盾,其准确性难以确认。

  2016年3月,品茗股份登陆新三板,仅过一年,其便于2017年4月发出差错更正公告,对2014年和2015年的数据进行修改,解释原因主要是政府补助计提有误。举例来说,品茗股份2014年归母净利润修改为67.75万元,减少了25.24%;品茗股份2015年归母净利润修改为1403.84万元,减少了11.99%。

  不仅大幅下调业绩,在新三板上市后的1年左右的时间内,品茗股份历经三位财务总监,可谓是“铁打的品茗,流水的财务总监”。

  2016年8月,陪伴品茗股份11年的财务总监兼董秘王亚波离职,接替她职务的是刚来公司两个月的朱广宁。

  朱广宁在财务总监的位置上并没坐太久,随后便在2017年3月辞职。这个时点有些微妙,当时品茗股份正在制作2016年年报,这就导致品茗股份2016年年报上的财务总监暂由总经理李军兼任。另外,品茗股份的2016年年报与上文提及的差错更正公告同日披露。

  两个月后,品茗股份“空降”新财务总监。新财务总监张加元几乎“无缝链接”,任职当月还在其他公司任财务管理中心经理。

  对于一年连换三个财务总监,品茗股份回复称,期间财务总监人事变动均系其个人原因辞去相关职务。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些公告中,记者发现品茗股份可能存在信披差错。

  其中,王亚波的离职公告中,其持股数量和比例显示均为0。但在品茗股份新三板挂牌前的公开转让书、创业板申报稿、科创板上会稿中,王亚波存在间接持股的情况。上述文件显示,王亚波持股比例依次为0.71%、0.65%、0.65%。

  无独有偶,品茗股份2016年10月收到的监事会主席杨静的辞职公告中,杨静的持股数量和比例也均为0。但在公开转让书、创业板申报稿、科创板上会稿中,杨静的持股比例摇身一变,依次为3.28%、2.9%、2.9%。

  关于公司是否信披有误,品茗股份对记者表示,新三板股转信息披露规定未强制要求披露间接持股,公司信披符合彼时规章制度。

  内控存缺陷

  如果对比品茗股份2019年6月的创业板申报稿和2020年5月的科创板申报稿,投资者也会发现不少有趣的现象。

  2016年至2019年,品茗股份营业收入分别为0.98亿元、1.45亿元、2.22亿元、2.83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847.79万元、2847.79万元、5582.45万元、7429.41万元。

  其中,品茗股份在2019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27.69%的情况下,其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33.09%。记者注意到,出现这种情况的主要原因是品茗股份2019年非经常性损益较多,如果看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公司只同比增长24.37%,增速慢于营收。而品茗股份2018年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长68.73%。

  在增速放缓的背景下,品茗股份的募资“胃口”却猛增。

  虽然品茗股份申请创业板IPO和科创板IPO都是拟发行不超过1360万股(占发行后的25.01%),但科创板IPO拟募集资金5.91亿元,相较创业板IPO的目标猛增62.1%,原因系在创业板募投项目不变的基础上,新增AIoT技术在建筑施工领域的场景化应用研发项目和补充流动资金项目。

  对此,品茗股份接受记者采访表示,主要原因是AIoT 技术在建筑施工领域的场景化应用研发项目此前因创业板23倍市盈率限制未能进行募资。

  另外,品茗股份科在科创板申报稿中对员工回款的描述只有寥寥数笔,但在原本的创业板申报稿中却进行了详细阐述。主要原因是,品茗股份2016年销售收款的19.42%来自员工回款,到了申请科创板上市时,2016年已不属于报告期,公司2017年这一情况大为改善。

  对于员工回款,创业板申报稿显示,通过员工进行销售回款确系当初为业务特性导致,公司与客户之间的交易真实,不存在公司直接、间接或利用体外资金向交易对手方转入资金,再虚构交易向公司汇入款项的情形。

  事实上,公司销售通过员工收款给公司内控带来过不小的麻烦。

  中国裁判文书网显示,2014年9月至11月中旬期间,被告人路杰利用其在品茗股份担任温州地区销售员的职务便利,要求温州鸿顺建筑设备租赁有限公司、曙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瑞安高新技术产业园(阁巷新区)标准厂两家单位,将购买塔基安全监控系统设备的货款打入其建设银行卡账户(卡号62×××65)。但路杰并没有把货款打给品茗股份,而是将6.6万元的货款占为己有,并用于购买彩票和玩游戏机。

  需要指出的是,品茗股份没有马上发现这个“内控蛀虫”。时隔半年多,路杰才主动向三墩派出所投案。最终,路杰因职务侵占罪,被判有期徒刑五年。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