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货币欢迎试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霍马茨:中美应重建互信 建立合作框架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0月30日 06:58   北京新浪网

  观点 | 霍马茨:中美应重建互信

  来源:中国发展高层论坛

  2019年9月6-7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9专题研讨会”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美国前副国务卿罗伯特·霍马茨出席会议并发言。

  罗伯特·霍马茨在2019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上

  霍马茨认为,全球经济结构性问题突出,国际组织无法发挥作用,经济秩序脆弱。

  十多年前,中美合作应对世界金融危机,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当前,中美需要重建互信,建立合作框架,才能应对潜在风险。

  以下为发言全文:

  感谢这次重要会议的主办方邀请我在这么一个历史上重要的节点来讨论这个话题。对于全球秩序来讲,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

  首先我说一下我个人的感受,我到钓鱼台国宾馆的时候被带到了2号别墅,我记得我第一次和基辛格博士在70年代访问中国的时候,我们也住在同一栋别墅里。让我会想到了当时和现在的对比,当时中国和美国的领导人希望能够建立双边关系,不论是外交还是经济方面。讽刺的是,现在反而有人宣扬要中美经济脱钩。他们在倡导一系列政策,不是进一步开放双边关系,而是限制、减少甚至关闭两国之间某些方面的交往,不是进一步的开放,而是要破坏性的逆转过去的开放的关系。当前所谓的中美脱钩,对两国经济来说都是非常有害的,对全球经济也是有害的。

  中美之间从一开始的贸易战或者关税战,不断地升级,范围越来越大,分歧点越来越多。不光是在经贸关系,还包括科技、汇率、国家安全、知识产权等等,都是两个国家引发冲突的一些诱因。扩大和升级都在发生。另外,很多经济上问题都会影响国家安全,所以未来的谈判是美国这50年来都没有经历过的。

  很多的问题是结构性的,不光是涉及到两个国家的双边问题,涉及到整个全球的经济体系的问题,以及全球经济的韧性。对于两个国家来说,如果不解决这些问题的话,会使双方同时受到伤害。

  另外,美国最大的赤字其实并不是贸易的赤字,而是双方互信的赤字。在中美刚刚建立关系的时候,当时有很多的互信,虽然说可能我们很多问题上有不同的意见,但是至少双方是互信的,信任对方在寻找建设性的解决方案,但是现在这种互信关系严重受损。

  我简单地介绍一下中美之间的问题以及全球经济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全球经济秩序。世界经济秩序现在存在很多的脆弱性,两个国家需要共同来解决这些问题。大家过度的放松,觉得问题不大,能够解决。但是这么长时间的低利率水平,导致了金融体系中的不平衡,演化为结构性的问题。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通常是用来应对周期性问题的。而现在中央银行需要应对的问题是结构性的,还有为贸易战保底等等的任务,这不是各个国家中央银行原本的任务,不是他们通常能够完成的。

  第二个问题,还有很多问题是和全球经济体系结构相关,主要是货币体系。IMF并没有足够的资源来真正确保全球经济秩序发生的这些变化和脆弱性能够得到基本的保障。和全球金融的发展相比,和各个国家经济不平衡的规模相比,IMF的资源是相当有限的。

  另外,WTO在2008年发挥了重要的作用,防止了保护主义的抬头,但现在的WTO和此前相比很疲弱,处境艰难。而且还有一些人阻止争端协调机制引入新成员。WTO的工作就更难做了,现在它可能没有办法发挥它2008年时起到的作用。贸易规则的执行非常重要,而现在这里有缺位。

  第三个问题,中央银行受到了巨大的政治压力。在各个国家都是如此,迫使它们变得更加政治化。中央银行的独立性受到了影响,这令人担忧。央行不一定被人们认为是一个非政治化的机构,因为它们都受到巨大的政治压力,他们希望保持独立性,包括在美国也是这样,但是政治压力让它们变得非常艰难。

  这就需要我们的领导力。以往,美国发挥了领导作用,在国际经济秩序当中,促进全球的合作。美国也参与了这个秩序的建立。而现在,每个国家都各自为政,各自都以自己的利益为重,使得G7都很难达成一致。这几个工业化的民主国家都没法达成一致,更别说G20了。

  英国、德国、欧洲的角色和几十年前发生了变化。美国作为全球经济秩序的领导人的地位也受到了弱化,因为美国现在可能已经不想再承担领导的角色。2007、2008年的金融危机时,中美之间的合作是至关重要的。现在,如果全球经济出现恶化,争端当中的两国还会不会有当时那种合作?

  考虑到所有的这些问题,再考虑到两国之间的紧张情绪,无论是在知识产权、贸易还是投资,还是在汇率方面的争端,双方是要走向互相毁灭经济的道路吗?如果我们继续朝这个方向走下去的话,不仅会破坏两国的经济,而且对其他国家来说,他们非常重视中美两个主要经济体对世界经济的领导,未来它们也会受到巨大的影响。

  最后,回到信任这个话题。

  机制、机构是很关键的。我们需要一个有足够资源的IMF。我们需要一个有威信、规则适应时代的WTO。我们可以逐步改革这些国际的机构,还有各个国家的央行,等等机构。

  如果双方之间有互信的话,至少我们可以在互信的基础上来去逐渐地改变国际秩序,所以互信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在经济下行的时候,如果我们需要再次应对像2008年那样的金融危机的话,我们需要双方有互信,双方都认为是一个正和游戏,都认为对方的目标是正和。但如果说每个国家都只顾自己的利益,把世界看做一个负和游戏,忽视国际体系,以邻为壑,我们就会有风险回到上世纪20年代的环境,对中国也不好,对美国不好,对全世界不好。

  所以我们需要加强互信,使得两个国家找到一些能够有共同点的领域。我们当然有一些分歧,但问题不在于我们是否有分歧,而是我们在建设性的框架下管理分歧,使得双方能够最终形成双赢。

  如果我们不能够为双方的互利或者共赢而努力的话,我们就不会有合作性的竞争,而是一种产生越来越多的冲突的竞争。而这种冲突会影响到两个国家和整个世界的经济。所以建立互信应该是我们最重要的一个目标,不仅是在经济方面,同时为合作创建一个框架。

  我想回到70年代,我们认为当时中美两国之间就是要找到双方的共同利益,找到可以合作的领域,不仅是短期的,一种可以交易性质的合作,而是长期的、中期的共同的策略。所以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找到一个中期的共同策略,形成一个框架,未来通过这个框架来解决贸易分歧,并在其他对两国社会和人民都重要的领域合作。

  我70年代来访之后,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使得那么多人脱贫,科技也得到了那么大的发展。中美两国最重要的就是把过去几十年的关系的成就作为基础,发展未来的双边关系。未来中美关系会发生变化,但必须保持同样积极的双边关系,也必须同样有一些共同的目标和互信。

  谢谢!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