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货币欢迎试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趣活赴美上市 主营业务低毛利问题待解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7月03日 13:57   中国经营报

  趣活赴美上市 主营业务低毛利问题待解

  本报记者/李昆昆/李正豪/北京报道

  今年新冠疫情让不少企业和工厂停工裁员。相关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年初两个月时间就有50万工人从工厂出走,转而做起了外卖送餐员。实际上,外卖小哥、快递小哥群体的背后,早已形成一条劳务派遣产业链,在这条产业链上还有公司做到了不小的规模。

  比如,美团、饿了么的人力资源服务商趣活科技近日更新了招股书,计划赴美IPO,发行270万股ADS,发行区间为9美元到11美元,以中间价计算,此次将募集2700万美元。股票代码为“QH”,预计7月10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国内一家投资机构的分析师高鹤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实际上在没有疫情之前,工厂工人就开始向自由职业转型,这与滴滴、美团、盒马鲜生产生的自由职业吸纳有关,只不过今年疫情加速了灵活用工方式的发展趋势。

  专业培训被看重

  “送外卖比在工厂上班挣得多,现在对其他工作已不感兴趣。”近日,一位外卖小哥王森(化名)告诉记者,以前他就在工厂上班。

  美团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外卖骑手就业报告》中指出,截至2019年年末,仅在美团外卖就业的骑手就高达398.7万人,其中20~30岁的年轻人占比最多,达58.8%;在这些骑手中,30%收入在3000~5000元,29.2%在5000~8000元。

  某外卖平台内部人员告诉记者,在骑手招聘方面,其所在的平台有一些长期合作的人力资源公司。

  以趣活为例,该公司已经建立起一个规模化、标准化的劳动者团队,帮助美团、饿了么等合作平台完成配送服务,外卖平台向其支付服务费。而在实际操作中,劳动者的实际劳动关系归属于趣活。

  截至2019年12月31日,趣活已在26个省份设立分支机构,月均活跃劳动力数超过4万人。据了解,目前趣活主要涉及4个领域:外卖即时配送、网约车司机管理、保洁家政以及共享单车运维。其招股书提到,平台会对劳动者进行培训,将劳动者培养为能满足行业特定要求的服务人员。

  盛大资本投资经理吴令升告诉记者,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将更加依赖人力资源的高效配置和劳动力素质的提升,灵活用工能够很好满足资源的有效配置。“但是细分市场差异很明显,应该区分观察灵活用工这个领域,是劳动派遣性质的还是有专业的人力资源机构或者平台背书,串联整个招聘、培训、管理以及后续各项服务的模式。如果是劳动派遣性质,特别是服务性质的劳动派遣,纯粹是因疫情导致企业招工难或者人手不够,这是低附加值的模式,这种模式前景在于正规化的整合。”

  吴令升坦言,自己更看好有专业机构服务,提供一系列高附加值服务的发展模式。“目前灵活用工大部分还是集中在外卖员、快递员等蓝领阶层,绝大多数蓝领的职业前景比较容易看到头,受限于学历和岗位性质,很难有更好的发展。未来,灵活用工面对的主要是‘95后’‘00后’群体,他们的人群特性和‘70后’‘80后’有较大差别,他们更关注内心的体验。因此只有做好用工保障体系,给他们提供向上发展空间,引导、教育、帮助他们建立职场、生活、社会关系的服务型平台才会有更好的市场前景,才能走得更远。”

  高鹤表示:“现在工厂也在搞人工智能化,工厂的工人早晚要出来,因为他们竞争不过机器。去年国家花费1000多亿元用于职业再培训,就跟这个趋势有关系,以后需要的是技能型工人。”

  如何提高毛利率

  在目前的灵活用工行业,如何盈利是一些公司面临的最大挑战。

  趣活招股书显示,趣活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3.93亿元,较上年同期的3.487亿元增长12.6%;2020年第一季度净亏损2160万元,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4640万元收窄53.5%。

  放到更长的时间维度,比如2017~2019年,趣活的营收则分别达到6.55亿元、14.74亿元、20.56亿元,保持较快的增长速度——2018年较2017年增长125.04%、2019年较2018年增长39.48%。但趣活科技一直未能实现盈利。2017~2019年间,趣活净亏损分别为1397万元、4429万元、1345万元。

  数据显示,在趣活2019年20.6亿元营收中,即时餐饮配送业务营收占比高达98.6%。从这一角度来讲,趣活的业务几乎可以与外卖骑手运营管理画上了等号。其他场景比如共享自行车维护、汽车租赁服务、家政清洁服务贡献营收则微乎其微。简而言之,趣活营收渠道极为单一,严重依赖外卖业务。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在2017~2019年间,趣活的毛利润分别达到0.286亿元、1.166亿元、1.623亿元,对应的毛利率为4.4%、7.9%、7.9%,三年平均毛利率仅为6.7%。也就是说,截至目前趣活的赚钱能力较差。

  趣活方面表示,毛利率比较低的原因主要是人力成本较高,以主营业务餐饮配送服务为例,2019年支付给骑手和管理人员的服务费占比达到84.5%。其中,仅向骑手支付的配送费用就高达16.4亿元,占总成本的79.8%。截至2019年12月31日,趣活平台上的劳动者数量突破4万人,其中3.99万人为外卖骑手。

  在用工成本方面,趣活主要承担外卖骑手的雇佣费用、社会保障费用、培训管理费用以及相关的租金费用等。这部分费用很难压缩,趣活要提高毛率只能依赖于继续提高运营效率或是上涨向客户收取的服务费。

  关于未来盈利问题,截至发稿前趣活官方并未给予回复。不过,在趣活的管理层看来,趣活为客户提供劳动力服务,需要承担外卖员等用人成本,但是由于Quhuo+平台的可复制性,趣活能通过提升效率、扩大规模、增加场景等方式,有效削减单位用人成本、系统开发成本以及管理成本等,赢得显著的规模效应。未来随着服务场景增加以及用人规模扩大,公司能持续创造商业价值。

  趣活在招股书中提到,未来预计会从两个方面提高毛利率。首先是下沉策略、规模经济。趣活未来计划将业务从一二线,下沉到低线城市。这样不仅会拥有更多进入新城市的机会,还会降低人工成本,这将是该公司提高毛利率的手段之一。第二,资源复用驱动毛利增长。通过劳动力复用可削减单一服务场景下的劳动力成本。

  吴令升认为,趣活人力成本高昂,毛利率很一般,而且人力成本很难再被压缩。的确平台的黏性挺好,但市场竞争这么激烈,如果还是以目前的模式发展,空间不大。

  “目前服务业的招聘方与求职方都比较分散,招聘方数量较多,但单个商家用工需求量较少,人群转换行业频率高,求职者可在不同行业间流动。在此情况下,新的灵活用工模式需要能够实现高效的信息对接,提供真实、及时、精准的工作机会,并有规模化、标准化、可信任的服务,满足大批量的需求,才能改变现有产业链。”上述人士表示。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