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货币欢迎试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专访清池资本创始人李彬:注重创新的企业依然是市场的宠儿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15日 20:04   北京新浪网

  专访清池资本创始人李彬:燃石IPO基石投资背后,医药全链条的投资逻辑

  来源:21财经

  北京时间6月12日晚,燃石医学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成为中国赴美上市的肿瘤NGS检测第一股。作为国内VC创业的典型,燃石医学曾获得包括北极光创投、红杉资本等知名风投的支持,而在其IPO同时,也获得了一家专注医药投资平台的基石认购。

  这就是Lake Bleu Capital(清池资本),公司官网有限的信息显示,总部位于香港,以投资亚洲(尤其是大中华地区)二级市场股票及私募股权中后期项目为主。其关注医疗医药全产业价值链,投资范围覆盖研发、制药、医疗器械、医药流通以及医疗服务诸多细分领域。

  尽管投资了包括药明康德、豪森药业、百济神州、华熙生物、信达生物、康方生物、康宁杰瑞、康龙化成、锦欣生殖、东阳光药等明星项目,清池资本及创始人李彬仍鲜见媒体。而与其熟知的人都知道:其最大的特点是专注医药健康领域,并且其一般在这一领域的每个细分行业只重仓最优质的公司。

  医药领域过去20年发生哪些深刻的变化?上半年疫情给行业带来哪些影响?医药行业未来三五年投融资趋势如何?专注于医药全链条投资又有怎样的机会和挑战?针对这些问题,日前,清池资本创始人李彬博士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专访。

  注重创新的企业依然是市场的宠儿

  《21世纪》:清池也是燃石医学的基石投资人,为什么投资燃石?除了燃石之外您还有投其他类似的企业吗?您一般对某一个医疗医药子行业的投资理念和逻辑是什么?

  李彬博士:我们在选择医疗医药子行业时,最看重的是技术创新性和其在中国市场的商业化能力。在技术方面,我们的专业团队对全球各种新药和新技术都有全面深入的了解,并且对他们在中国和国际上的对标企业(包括第一和第二梯队)都比较了解;而在商业化方面,依托我们多年的行业经验,我们会对国内的市场需求、行业政策、销售能力做一个比较详尽的判断。

  在技术创新和商业化方面,燃石无疑是中国NGS子行业的标杆。我们通过对其多年的跟踪和了解,有幸可以在IPO基石轮成为其投资者。作为一个长线基金,我们对公司发展前景非常看好,所以燃石医学是我们目前在中国NGS领域布局的唯一企业。同时我们也关注到生物技术产业在中国的飞速发展,未来我们也会观察相关赛道的更多优质企业。

  《21世纪》:您在医药领域20余年的投资经验,根据您的观察,医药领域过去20年发生哪些深刻的变化?您对医药行业未来三五年投融资趋势怎样判断(比如创新、政策、资本大环境等)?

  李彬博士:过去20年中国医药是一个不断自我快速升级的过程。首先,在科技创新方面,随着大量高科技人才的回归以及本土培养的具有全球视野高端人才,中国已经涌现出众多可以和欧美药企相媲美的新药和相关服务性企业。

  其次,在政策方面,有关部门也是大刀阔斧地进行了锐意的改革,在政策层面对创新积极鼓励和扶持。

  最后,资本市场可以说是百花齐放。香港生物科技板块和科创版都为还未盈利的生物科技公司提供了绝佳的融资渠道。一家医疗医药初创企业可以在成立后短短3年多就可以成功IPO,这在2年前是难以想象的。但是,现在已经成为了常态,对从事医疗医药投资的我们来说,这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

  未来3-5年,我们预测注重创新的企业依然是市场的宠儿,“得创新者得天下”。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创新型企业的上市,市场也会更加专注于企业的商业化和变现能力。从资本市场角度,初创企业IPO的加速势必会带动更多的科学家去创业,这是一个好的良性循环。但是,我们期望企业不应该把成功IPO作为终点。因为,资本市场的成功可能只是暂时的,企业本身的基本面才是决定其能走多远的最重要因素。

  《21世纪》:今年上半年疫情影响,可能医药无论是服务、器械、创新药、流通等都相对受益。在一级和二级投资方面,有没有感受到估值变化?

  李彬博士:从估值来看,分两方面来看。第一,以上这些疫情受益版块的估值随着疫情的恶化不断上升;第二,传统的药企和服务板块,因为新冠的影响,导致常规业务受损,所以股价相对不尽如意。

  但是,疫情的发生将会加速中国医疗医药行业的产业升级,尤其是对医疗器械,诊断,和互联网医疗这些子版块会带来质的变化。

  《21世纪》:近两年,港交所、科创板等针对生物医药上市的优惠政策,也有很多在海外上市的中概股回归或选择香港为第二上市地,这给医药投资或清池带来的机会与挑战?

  李彬博士:过去两年,在港交所和科创版分别有15家和14家未盈利的生物医药公司成功上市,大多数IPO后的表现优异。这也直接带动了两地上市的热潮。

  对我们来说,机会就是,有了更多的投资标的可以选择,而且可以充分发挥我们熟悉两地市场的优势,为企业保驾护航。挑战就是,随着这些生物医药公司的成功IPO, 很多的热钱已经涌入资本市场,势必会使得公司的估值水涨船高。但这是一个行业要快速发展不可避免的过程。相信随着更多的企业的上市,市场最终会给出一个平衡点。

  医药全链条投资的机会与挑战

  《21世纪》:清池专注医药全链条,这样有什么好处?这些投资组合之间,我们能怎样发挥协同?另外一个挑战,对我们的投资管理能力提出更高要求?

  李彬博士:中国医疗医药行业的发展并不是由某一个子版块带动的,而是整个行业的升级。各个子版块之间的协同效用是巨大的。例如,自港股18A以及科创版允许没收入和利润的创新药/器械公司上市后,投资者对于创新药热情高涨,一方面推动了相关标的的股价上涨,另一方面也间接地带动了CRO业务的蓬勃发展以及对于传统药企的价值重估。

  其实任何产业的上下游关系都是十分紧密,在有能力和资源的前提下,全行业布局是较好的投资策略。当然这要求投资团队对于行业以及政策有着更加深入和长远的理解,对于产业动态以及相关标的需要更为紧密地追踪,及时判断行业内部的发展逻辑是否发生变化。如果没有扎实的研究基础和从业经验,很难站得高,看得远,把握大方向。

  《21世纪》:大家都说,创新药领域过热。创新药周期长,投入大,到后期估值更高(清池也专注在中后期),但早期风险太大,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您挑选创新药的投资标的的主要标准是什么?如何避免踩坑?

  李彬博士:不仅医药,所有行业都是高风险高收益,因此如何在风险和收益之间做平衡,是投资人需要思考的问题,医药也不例外。

  现阶段,中国的创新药和海外的创新药有较大的不同。虽然最近几年,中国药企做first-in-class,或者科技前沿领域的创新药/器械的公司数量有所增加,但数量上还是不够。一方面因为中国和欧美国家的科研水平还存在差距,其次中国的支付能力以及支付结构也和欧美有较大的不同。first-in-class所带来的高额研发投入和未来医保以及患者自费的可及性,是中国药企不得不面对的选择题。

  因此大部分中国药企的策略是fast-follow或者me-too/me-better,即紧跟全球创新药动态,做相对成熟的靶点,或者对已上市的创新药化合物进行改良,从而降低风险以及研发费用,也为未来产品上市之后的定价优势打下基础。因此研发团队的科研水平,临床团队的执行力,以及管理层对全球创新药领域的敏锐度和关注度,是这些创新药企的核心竞争力。

  同时我们也非常关注创新药企研发管线的厚度。这不仅仅反映公司对于未来的雄心壮志,多样的管线品种也降低了药企对于单一品种的依赖性,从而降低临床风险。当然临床风险很难完全避免,我们希望通过全方位以及深入地尽调,以及结合我们的专业知识和多年的行业经验,来判断公司的风险和收益。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追求收益的最大化。

  《21世纪》:相比国外,医疗器械的优势是成长空间大,短平快,但面临的问题是,天花板很低,风口多,单一产品市场容量或发展空间也没那么大?

  李彬博士:整体上来看,中国医疗器械的空间还很大,相比于全球1:0.7的药械比而言,中国的药械比只有1:0.35。同时不少领域的进口产品依然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份额,因此国产替代也是未来一段时间内的投资主线。

  当然器械单一品种较难做大,因此非常考验中国医疗器械公司的平台销售能力以及研发水平。我们比较喜欢平台型公司,即在一个子领域内拥有完善的产品布局和研发储备。由于器械和医生的绑定关系更加紧密,也有利于平台型公司的后续新品种快速上量,因此我们并不担心市场容量的问题。

  (作者:申俊涵 编辑:林坤)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