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货币欢迎试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搜狗高管解读财报:手机输入法DAU已经达到4.6亿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1月04日 06:10   北京新浪网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4日晚间消息,搜狗周一公布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搜狗第二季度总营收为3.149亿美元,同比增长14%;按非美国会计标准(non-GAAP)计算,归属于搜狗的净利润为4100万美元,而去年同期为2808万美元,同比增长46%。

  财报发布后,搜狗CEO王小川及CFO周毅等公司管理层出席了随后召开的电话会议,对财报进行了解读,并回答了分析师提问。

  以下为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杰斐逊咨询公司分析师汤姆斯·肖恩:我的问题跟宏观逆风与竞争有关。请问您是否可以解释一下,哪个领域受宏观逆风影响较多,哪个行业竞争较多?另一个问题,我们应该如何看到在线广告市场在2020年的前景?

  周毅:刚才提到两个事情,一个关于竞争,一个是监管上的影响。监管上的影响在第四季度的时候,大环境正在调整,包括互联网金融,还有游戏,在这些方面监管会更加严格。这对市场环境会有一个共通性影响。另外在竞争方面,更多是在于在线视频和短视频,去吸引广告主的预算,尤其对于游戏、电商,会有一些明显性的影响。宏观局面而言,整个的广告市场,我认为,应该是平稳发展的,相比前几年,变化不会那么快。宏观的话,我认为就是市场监管和竞争的影响。对于我们而言,在搜索竞争方面,我们会更加集中心智到知识,利用问答的方式提升能力。另外,搜索行业也会配合我们的推荐引擎,同时把我们的广告形式,变得多样化,来适应竞争环境。

  美国银行分析师:小川您好,您能否与我们分享一些推荐业务的更多新进展?比如,推荐业务在用户端有没有一些数据指标可以分享,例如用户数、市场、留存率等。其次,从运营层面上有没有数据可以分享,比如推荐的点击率等等。第三点就是,刚才您有提到推荐业务的收入增长为70%,非常强劲,那这在总收入的占比是怎样的一个概念?然后,我们还发现最近搜狗输入法最近有一些新的动作,比如上线的AI助手和小程序平台,所以您能不能分享一下这些动作背后的思路,以及新上线业务的反馈情况?最后一个,推荐业务明年以及中长期的KPI目标会是哪些?

  王小川:我们所说的推荐服务都是由输入法牵引的推荐,本质上将,它其实是输入法从工具变为服务的一个重要承载方式。我们也看到,一方面输入法的用户规模在不断创新高,手机输入法的DAU已经达到4.6亿,同比增长14%。这作为我们的一个推荐阵地,建立了很好的基础。在本季度一个最大的变化是输入法上新增了一个智能小狗,它能够与用户建立一个新的交互模式,通过它,输入法可以直接变为用户的助手,人工智能的表达助手。通过它,去连接输入法和推荐的服务,以及未来服务的商业化。现在的情况是,更多去建立一个帮助用户去表达的助手,语言上的助手,也有表情上的助手,每天推荐的数量超过输亿次,得到了用户的积极认可。所以,未来也可以围绕它,做商业上的推荐,也希望可以把服务和商业推荐做到一起。从数据上讲,目前我们做到的推荐已经超过总收入的5%,未来,服务是可以快速带动对输入法的用户好感度有所增加,同时也可以把商业化做起来,未来达到一个有意义的水平。

  高盛银行分析师:我想请问小川,今年以来我们看到搜狗把很多人工智能能力都落地到很多垂直行业领域以及硬件产品上,能否请您分享您对公司未来两到三年的战略思路以及如何看待公司未来增长驱动率?第二个问题,请问管理层,随着我们的核心业务的利润率处于持续好转有机增长的状态,搜狗的账上也有大约10亿美元的现金,所以结合第一个问题,管理层如何看待资本配置的问题?

  王小川:首先分享我们的核心策略和未来资金的使用方式。核心策略分三个部分,发展的搜索,输入法和人工智能硬件。随着我们人工智能能力的不断提升,现在我们开始有信心可以通过人工智能,使得我们的搜索、输入法以及我们想推出的人工智能硬件,都取得更大的竞争力。借助人工智能,输入法本身可以从信息搜索更多地开始走向知识和问答,这样有机会可以形成心智上更强的竞争力。第二,基于输入法,随着人工智能的介入,基于VIP的推荐服务也能更多使输入法用户的使用和商业化的能力得到提升。至于人工智能硬件,随着新的人工智能硬件的上升,输入开始回到轨道,目前我们有两条线,我们的研发投入也在不断增加,并且也逐步验证了我们的人工智能策略,再加上硬件,是有市场竞争力的。所以,在这个推动下,我认为我们未来用户使用规模和收入利润都会有好的提升。

  在这个过程中,除了人工智能带来的竞争力以外,我们在工作当中,包括像搜索和医疗,还有像输入法的垂直服务,都会引导我们在各个垂直领域当中,有希望不只是做广告这样一个模式,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会把我们的资金用于这里的投资布局,把输入法和搜索所带来的流量,除了广告以外,转化成我们的更多的深度垂直服务。这样的资金使用,有机会让我们原来三个业务增长之外,变成新的平台。

  摩根大通分析师奥莱尔·肖恩:谢谢管理层。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刚才有提到我们跟腾讯微信的合作已经续约了,未来会继续为微信提供网页搜索的服务。那么,管理层能否分享一下,我们在微信网页搜索这方面,商业化进展和规划是怎么考虑的?第二个问题,人工智能硬件方面,市场竞争者很多,竞品也很多。那我们在市场里的竞争地位、优势是怎么考量的?长期来讲,这些人工智能产品的变现规划是怎样的?

  周毅:我们现在已经与微信签了新的合约,提供对外互联网的第三方搜索服务。我们也在探讨进一步加深产品提供还是强调用户产品层面的创新,包括像图片搜索这样的合作。目前还没有考虑商业化方面的共享,但确实目前的合作更多是能够看到,展现次数不断提升,点击率也有更高的水平,流量也在扩大,所以也希望可以在产品提供上继续磨合。目前商业化没有具体的时间表。

  在人工智能硬件竞争力方面,我们可以看到,一方面是人工智能的技术,包括自然交互技术和知识计算技术,这方面我们在行业中是非常的领先。这使得我们在语音、视觉、翻译等领域,都能够对硬件做出一个足量的能力来。市面上,目前大多数硬件还只能称之为智能硬件,从人工智能的核心能力上来讲并不算强。这是我们看到可以产生效果的地方。包括我们当初做录音笔的时候,现在主流的录音笔厂商开始与我们建立录音笔的联盟,用我们的人工智能技术来进化升级原有的硬件,这是我们的第一个优势。第二个是我们使用的场景是跟我们高度匹配的。输入法和搜索分别是帮助用户输出信息和帮助用户获得信息的,原来是一种工具,应用人工智能之后,这种输入输出更多变成一种助理的角色,从输入法到搜索的一个软性助理走向硬件更多地捕获语音图像数据的助理。这方面跟我们的战略是高度一致的,也是能够形成品牌上联动。所以基于我们的技术优势,我们在这个场景,具有接近独一无二的优势。在行业当中,我们看到之前讨论比较多的是人工智能音箱。个人我更看好移动化的个人方式,而不是放在家里的音箱所带来的人工智能助理能力。所以,我认为,在路径上的选择,我们有更好的道路。未来应该会有新的产品发布,大家也能看到我们的人工智能能力和场景的结合度。(小白)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