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货币欢迎试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搜狐高管解读财报:搜狐集团或一两个季度后即可盈利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1月04日 07:37   北京新浪网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4日晚间消息,搜狐公司公布了截至2019年9月30日未经审计的2019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财报显示,搜狐集团第三季度总收入为4.82亿美元,较2018年同期增长9%,以人民币计量增长12%。按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算净亏损为5,300万美元,和去年同期净亏损7,700万美元相比,亏损收窄31%;同上季度净亏损6,800万美元相比,亏损收窄22%。归于搜狐公司的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亏损为1,700万美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2,300万美元,同比减亏26%。

  财报发布后,搜狐董事会主席兼CEO张朝阳、CFO吕艳丰、财务副总邓秀峰,畅游CEO陈德文、畅游首席财务官王耀斌,搜狗CEO王小川,CFO周毅等公司管理层召开电话会议,解读财报要点,并回答分析师提问。

  以下即为本次电话会议分析师问答环节主要内容:

  美银美林分析师Eddie Leung:两个关于媒体业务的问题。在广告收入方面,来自中小企业和大客户的增长压力哪个大一些?两部分的收入占比分别是多少?另外,公司如何展望广告行业未来的发展?

  张朝阳:宏观环境对公司广告大客户的影响要大于对中小企业客户的影响,汽车,IT行业的增长压力比较大,而快销行业的抗压能力相对比较大。中小企业客户贡献广告营收占比为25%-30%,大客户占70%,而大客户中细分来看,汽车行业影响比较大,快销品影响较小。

  杰弗瑞分析师Thomas Cheung:一个关于在线视频业务的问题。公司如何看待目前的监管环境?公司视频业务何时能够开始盈利?今年能否实现?

  张朝阳:媒体行业没有什么新的监管措施出台,所以环境没有什么变化,我们预计媒体业务亏损将继续缩窄,(三季度)报告是3100万美元的亏损,离盈利还有一段距离,但是加上视频业务,以及来自畅游和搜狗的贡献,搜狐集团按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计算亏损为1700万,可能一两个季度就可以盈利。

  花旗分析师Alicia Yap:关于媒体业务,公司指的高质量内容,除了图片之外,还有什么其他内容?这些内容可否促进公司的营收增长?广告商对于这些内容的需求如何?另外,我听到很多视频网站运营方说因为今年十一的原因,很多内容受到管制而延迟播放,请问最近一周是否有监管放松的情况?未来是否有持续放松的可能性?

  张朝阳:搜狐媒体业务中,贡献内容的不只是无人机摄影竞赛,我们还有搜狐号,有超过60万名作者贡献内容,其中很多为搜狐内部孵化,比如搜狐科技,搜狐财经,搜狐时尚,这些搜狐号有公司的运营,可以提供更好的,更准确,更有深度的内容。这些都有助于搜狐内容的提升,有助于搜狐新闻App算法的提升,为用户推送更加符合其兴趣的内容。另外,搜狐的各类活动也贡献了非常多内容,比如5G论坛,人工智能论坛,时尚活动和搜狐校花校草大赛等等,都产生了很多内容,并得到了广告商的赞助。由于有以上的内容,公司在目前整体宏观环境不太好的情况下,品牌广告业务依然可以实现持平甚至增长。

  视频业务方面,公司有两个增长驱动力,一个是电视剧,这部分业务公司的进展不快,今年我们在新剧制作的投入方面其实是减少的,但是由于过去几年公司提供自制和购买积累了一些内容,并且我们进行了内容个性化的处理,令来自搜狐视频的付费会员收入能够持平甚至出现增长。公司因为十一延迟了两部剧的播放,期待未来可以播出,监管确实有放松,但是从一开始,公司受到监管的影响就很小,因为搜狐越来越依赖短视频和社交内容。

  花旗集团分析师玛丽莎·雅:我想请问关于宏观挑战的问题。您是否可以解释一下宏观挑战,当您比较第四季度和第三季度时,您认为第四季度的情况比起第三季度是否变糟糕了?第二个问题有关在线游戏。短视频和在线游戏是否面临更多监管和竞争?最后一个问题,关于医疗垂直服务。您能否透露哪方面的垂直服务在第三季度的增长在搜索收入中占到多少,对收入贡献有多少,以及您对其在第四季度有怎样的期望?

  周毅:如果你比较第四季度和第三季度的话,我们认为宏观因素的影响正在缓和。所以,比如,第四季度,电商领域的趋势会与往年不同。游戏和电视相关的短视频竞争在不断增长。医疗领域仍旧是我们搜索业务的重点。

  那请问,目前为止,医疗增长如何?

  周毅:医疗模式是转化为用户更深的服务,然后让他们去连接医院,连接医生。在这方面,我们会做一些新的探索。至于医疗方面的市场份额,本季度没有显著增长。

  摩根大通分析师奥莱尔·肖恩:谢谢管理层。我有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刚才有提到我们跟腾讯微信的合作已经续约了,未来会继续为微信提供网页搜索的服务。那么,管理层能否分享一下,我们在微信网页搜索这方面,商业化进展和规划是怎么考虑的?第二个问题,人工智能硬件方面,市场竞争者很多,竞品也很多。那我们在市场里的竞争地位、优势是怎么考量的?长期来讲,这些人工智能产品的变现规划是怎样的?

  周毅:我们现在已经与微信签了新的合约,提供对外互联网的第三方搜索服务。我们也在探讨进一步加深产品提供还是强调用户产品层面的创新,包括像图片搜索这样的合作。目前还没有考虑商业化方面的共享,但确实目前的合作更多是能够看到,展现次数不断提升,点击率也有更高的水平,流量也在扩大,所以也希望可以在产品提供上继续磨合。目前商业化没有具体的时间表。

  在人工智能硬件竞争力方面,我们可以看到,一方面是人工智能的技术,包括自然交互技术和知识计算技术,这方面我们在行业中是非常的领先。这使得我们在语音、视觉、翻译等领域,都能够对硬件做出一个足量的能力来。市面上,目前大多数硬件还只能称之为智能硬件,从人工智能的核心能力上来讲并不算强。这是我们看到可以产生效果的地方。包括我们当初做录音笔的时候,现在主流的录音笔厂商开始与我们建立录音笔的联盟,用我们的人工智能技术来进化升级原有的硬件,这是我们的第一个优势。第二个是我们使用的场景是跟我们高度匹配的。输入法和搜索分别是帮助用户输出信息和帮助用户获得信息的,原来是一种工具,应用人工智能之后,这种输入输出更多变成一种助理的角色,从输入法到搜索的一个软性助理走向硬件更多地捕获语音图像数据的助理。这方面跟我们的战略是高度一致的,也是能够形成品牌上联动。所以基于我们的技术优势,我们在这个场景,具有接近独一无二的优势。在行业当中,我们看到之前讨论比较多的是人工智能音箱。个人我更看好移动化的个人方式,而不是放在家里的音箱所带来的人工智能助理能力。所以,我认为,在路径上的选择,我们有更好的道路。未来应该会有新的产品发布,大家也能看到我们的人工智能能力和场景的结合度。

  CICC分析师吴娜丽:对于搜索广告,哪些出色的,哪些拉后腿?第二个问题,在流量成本方面,最近有没有观察一些行业变化?

  王小川:前五大是搜索是电商、医疗、游戏、商户服务,业务服务。其中,教育是搜索广告中增长最快的。如果第四季度和第三季度的话,因为第三季度有不少假期,所以之后,教育、旅游、培训和游戏,在第四季度可能会减少。 首先,在第三季度,因为流量的有机增长,如果你观察总收入的话百分比的话,技术支出的比例在2020年前三个季度会逐渐下降。未来,我们的战略是推动流量有机增长,推进推荐服务,实现变现。如果展望2020年第四季度,技术支出在总收入中的比例将继续下降。(小白)

  (天恒)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