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货币欢迎试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低油价、停产、债务违约、破产,全球油企同度“严寒”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4月29日 04:43   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深度|低油价、停产、债务违约、破产,全球油企同度“严寒”

  石油公司正在经历有史以来最为严酷的寒冬。

  时间已经进入夏天,但对于全球的石油公司来说,正在经历有史以来最为严酷的寒冬。

  4月29日,全球体量排名前二的两家石油公司——中石油和中石化率先发布了各自的一季报,公告显示,受累于炼化和销售板块业务,两家公司合计亏损超过350亿元。

  中石油方面,在2020年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090.98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4.4%。受营业收入减少以及油价大幅下降导致库存跌价损失影响,净亏损162.30亿元, 比上年同期减利264.79亿元。

  中石化方面,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5555亿元,同比大幅下降22.6%;一季度归属于公司股东净亏损191.45亿元,同比大幅减少345亿元。

  从亏损原因上看,两家公司均提到了今年一月份大幅下降的油价,以及因新冠疫情影响需求,导致的库存大幅度贬值。

  其实,中国石油公司的日子已经算是好的了,国内的疫情逐渐过去,能源需求正在逐步恢复;而对于国际石油公司,特别是美国公司来说,最黑暗的日子可能还未到来。

  石油公司破产潮正来临?

  4月26日,一家总部位于美国休斯敦的海上钻探公司——美国戴蒙德海上钻探公司正式提交破产保护申请。

  这是继惠廷石油公司之后,美国出现的又一例石油企业申请破产保护的案例。尽管美国已经推动了多轮经济刺激计划,但依然难以阻挡石油行业的破产潮来临。

  最新宣布申请破产保护的美国戴蒙德海上钻探公司是一家主要从事海上钻井承包业务的公司,其在墨西哥湾拥有大量业务。

  根据相关文件显示,该公司去年总营收为9.81亿美元(约合69.4亿元),约有雇员2500人。

  但受价格战和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影响,油价暴跌之后,不少原油生产商都关闭了在墨西哥湾的钻井,导致该公司需求接近枯竭。

  今年开年以来,该公司股价已经累计下跌86.95%,至上周五收盘时,股价处于1美元以下,为94美分。

  据悉,戴蒙德海上钻探公司登记资产约58亿美元,债务约26亿美元。近期,该公司没有按时支付债务利息。上周五,标普宣布将其债务评级下调至D,意味着该公司或将不会支付债务。

  直到上周日,这家公司申请破产保护,成为在石油危机中倒下的又一家企业。

  而在美国之外,全球石油贸易中心新加坡,也正在经历一次石油贸易企业的危机。

  新加坡著名油品贸易商——兴隆贸易公司(Hin Leong Trading Pte)承认隐瞒了约8亿美元的损失,在出售了目前的石油库存难以弥补其损失之后,宣告破产。

  在兴隆宣布破产的前几周,Agritrade因欺诈而倒闭,与另一家石油贸易商Hontop几乎同时宣布破产。

  实际上,石油行业面临的困境,远比几家公司倒闭更为严重。

  壳牌作为世界上市值最高的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在2020年一季度,其股价从60美元跌至20美元,创金融危机以来最低,总市值降至2740亿美元。

  与此同时,埃克森美孚一季度股价从70美元跌至30美元,创2004年以来的最低值。BP 2020年一季度股价也跌至15美元,跌幅达到60%。

  炼油板块方面,过去一周,美国最大的炼油商之一马拉松石油公司宣布,将停止旧金山附近一家工厂的生产;壳牌宣布已经关闭了位于阿拉巴马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三家美国炼油厂。

  在欧洲和亚洲,许多炼油厂的开工率只有一半。截至4月17日当周,美国炼油商每天仅加工1245万桶原油,为至少30年来最低水平,但因飓风而关闭的炼厂除外。

  除了国际石油公司之外,油服公司的日子也不好过。根据近期油服公司发布的第一季度财报,多家公司迎来了前所未有的亏损幅度。

  根据全球第一大油服——斯伦贝谢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公司净亏损达74亿美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4.21亿美元)。

  与此同时,贝克休斯在第一季度净亏损102亿美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3200万美元)。全球第二大油田服务公司——哈里伯顿也在第一季度净亏损10亿美元(去年同期净利润1.52亿美元)。

  三大油服巨头合计亏损186亿美元(折合约1317亿人民币),现如今,全球五大油田服务商和设备供应商的市值加起来还不足490亿美元,还抵不上2008年的一家上市石油公司。

  警惕石油行业引爆“次生灾害”

  美国的页岩油行业,是这次石油危机中的核心。

  依据IHS的统计,在美国,目前每天约有175万桶原油面临停产的直接风险,而到今年年底,新投产的油井数量预计将下降近90%。

  以目前的原油价格来看,油田里的所有东西,除了那些最新的、产量最高的油井之外,都在赔钱。无论从哪个方面去看,都会出现大面积的减产和停产,目前油价的水平,对于曾经轰轰烈烈一鸣惊人的页岩革命来说,这是一个短暂又惨烈的终结。

  页岩油气运营商正在大面积关闭油井,大幅度缩减资本开支,三分之一的钻井设备退役,页岩革命的核心技术——水利压裂被放弃,足足超过五万名工人被解雇,高管和员工的薪水被大幅度降低。

  石油危机引发的第一轮“次生灾害”,是页岩油行业膨胀的债务。

  依据穆迪数据,在未来四年里,北美油气公司总共有超过2000亿美元的债务即将到期,2020年到期的债务就有400多亿美元。这巨额债务,恰好是石油生产商、管道运营商和油气服务公司为了与欧佩克争夺市场份额而大打价格战的后遗症。

  在过去,宽松的信贷环境和热情的投资者推动了北美页岩油钻探热潮,为全球油气供应带来了可观的增长;但是在这一轮油价暴跌之下,美国页岩油产业整经历一次严峻的债务危机。

  美国能源行业的不良债务已经跃升至1900亿美元,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增加了110多亿美元。截至上周二,在10家发行问题债券最多的公司中,石油公司占了5家。

  在面对危机时,许多企业的第一选择,是降低资本开支。

  截至本周,美国上市油气公司削减了310多亿美元的钻井预算,据Rystad Energy的数据,今年全球1000亿美元支出削减计划中,有近三分之二可能来自美国页岩油领域。

  而降低资本开支带来的必然结果,就是裁员。

  今年3月,依据美国官方统计,石油和天然气行业裁减了近5.1万个钻井和炼油岗位,降幅达9%;如果把建筑、钻井设备制造和船运等辅助工作包括在内,3月份的失业人数还再将增加1.5万人;而今年第一季度,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工作岗位可能会减少30%。

  随着支出水平下降,资本紧缩对于产量的影响,将会在今年底明年初显现。和上次经济衰退期间较为类似,明年全年美国原油产量会出现快速下降。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