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货币欢迎试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B站爱情怀 投资者只看利益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5月23日 03:03   北京新浪网

  来源:螳螂财经

  “毕业”是一个符号,象征着一个人独立面对着社会、人生和未来。每个人都会经历这一刻,这是我们共通的部分。

  ——B站《入海》

  继《后浪》之后,B站联合毛不易,再次发布了宣传片《入海》。

  这部B站献给“即将或已经毕业的人们”的MV,其实也是献给自己的“毕业宣言”。

  以二次元和小众爱好者著称的“后浪”B站,正在逐渐“入海”——跃入人海,融入大众。

  破圈势在必行,B站义无反顾,是B站最近留给大众最鲜明的印象。

  这像极了MV中即将毕业的年轻人——不管愿不愿意,毕业的班车已靠站,除了搭车向前,还能做什么呢?

  对成立十一年、上市两年的B站来说,面对规模瓶颈和盈利压力,要么束手就擒,要么破圈重生。不然,还能做什么呢?

  跨年晚会表决心,“后浪”汹涌助推,B站加速入“人海”

  在对待用户增长态度方面,B站是一家很特别的互联网公司。

  甚至,B站一度设置了国内互联网产品中最高的用户准入门槛——在成为B站会员前必须在一个小时内完成100道题目,并且得分不能低于60分。

  成立很长一段时间以来,B站并没有专门的用户增长团队。直到十年后,2019年底B站才有了单独的增长部门。

  事实上,从2019年下半年开始,用户增长就被B站列为接下来的重要目标。2020年的MAU的目标也很明确——1.8亿。

  B站的破圈之旅,从此开始。

  在“螳螂财经”看来,2020年B站加速破圈旅途中,有三大标志性事件。

  1、跨年晚会表决心

  2020年春节,B站举办了一场规模宏大的跨年晚会,成为国内首个上线跨年晚会的互联网平台。

  央视主播朱广权主持、《魔兽世界》舞蹈秀开场、琵琶大师方锦龙、钢琴家理查德·克莱德曼助阵、五月天、吴亦凡、邓紫棋等主流艺人登台,带来了多元的大众文化和网络文化。

  按照跨年晚会总策划、B站市场中心总经理的说法,办这样一场晚会,表达的是B站从二次元社区转向覆盖更广人群、更多元话题平台的决心。

  B年跨年晚会办得很成功,在收获一大片赞誉之后,也让更多主流人群认识到——在快抖之外,原来还有这样一个有趣的“小破站”。

  据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统计数据,短短一星期,B站跨年晚会产生5324条相关网络新闻,1352篇APP文章,5315篇微信公众号文章。

  其中不乏“人民日报”公号、“半月谈网”等重磅媒体点赞,更被《人民日报》赞为“最懂年轻人”的晚会。

  截至现在,晚会在B站总播放量高达9858万,全网曝光超过50亿。同时,它还让B站市值一夜上涨了50亿。

  这是B站加速破圈以来,尝到的最大甜头。

  2、《后浪》激进助推

  能跟跨年晚会引发B站破圈效应相提比论的,是《后浪》宣传片的推出。

  在今年五四青年节前夕,B站首次登上央视黄金时段,在央视《新闻联播》前播出。

  随后这支宣传片快速破圈。不止是“后浪”奔涌,70、80、90后“前浪”们也纷纷转发;不止在B站热播,也在两微一抖等平台全被刷屏,成为现象级广告片。

  截至目前为止,其在B站播放量高达2507万,在微博“后浪”话题有2.3亿阅读,6.2万讨论。与微博话题”b站跨年“2.1亿阅读,10万讨论不相上下。

  不过与赞誉满满的B站跨年晚会不同,《后浪》引发了重大争议,赞美者称它充满正能量,批评者认为其粉饰太平。而在争议背后,是B站略显激进的破圈之心。

  限于篇幅,本文不讨论《后浪》的具体内容和价值。至少,“螳螂财经”认为肩负B站破圈重任而来的《后浪》,在巨大争议中超额完成了任务。

  3、《入海》谨慎加速

  或许是《后浪》带来争论太大,B站在破圈上面采取了更加谨慎的姿态。

  与《后浪》登陆央视黄金时段不同,5月20日,B站悄然推出了《入海》,这被视为《后浪》的续篇。

  截至发文为止,《入海》在B站上播放量是563.4万,弹幕4.1万条。

  目前来看,《入海》还是引发了很多人的共鸣。

  虽然带来的破圈效应不如跨年晚会和《后浪》,但从《后浪》献给“新一代”,到《入海》献给“即将毕业或已经毕业的人们”可以看出,B站的破圈之路依然不变。

  只不过在《入海》发布后,B站股价一天蒸发了60亿元。这是不是对B站破圈的前景并不看好呢?

  事实上,B站的一系列破圈行动带来了用户的快速增长。

  据B站2020年一季报数据显示,2019年Q1,B站MAU净增4200万,创造了历史单季度最高增长记录。

  目前B站MAU为1.72亿,同比增长71%,同比增速为2017Q3以来最高,距2020年1.8亿MAU的目标也只差760万,大概率可以轻松完成。

  B站爱玩情怀,投资人只看利益

  从上文提到的一系列B站破圈之路可以看出,无论《后浪》还是《入海》,B站打得一手“情怀”好牌。

  事实上,B站也是国内氛围最浓、最具情怀的社区。

  媒体界总是喜欢将B站加速破圈,当作B站的成人礼。在“螳螂财经”看来,事实上B站上市的时候,就算成年了。

  对已经上市两年多的B站来说,也已经过了玩情怀的年纪,毕竟投资人只看利益。而从盈利能力和内容竞争层面来看,B站面临的挑战不小。

  1、成立11年,亏损11年,B站盈利之路在何方?

  据2019Q1财报显示,在B站MAU大增的同时,B站的付费用户和营收也在大幅增长。

  2020年Q1,B站月平均付费用户相比上季度净增460万(历史最佳),达到1340万,同比增长134%。

  季度总营收23.16亿,同比增长68.6%,营收增速连续三个季度超过60%。

  不过,B站仍在亏损。

  2020年Q1,B站净亏损5.39亿,同比扩大175%。值得一提的是,成立于2009年的B站,直到现在,一直在亏损。

  可见,B站的盈利之路至今仍未打通。

  2、快抖拉长,爱优腾剪短,B站在中间

  B站的收入主要来自三大块:游戏业务、增值业务(主要是直播业务)和广告业务。

  作为视频内容网站,想增加营收,基础是提升用户规模+用户时长,这也是为何B站要加速破圈。

  最终靠内容驱动,这就是为何B站要花8亿拿下《英雄联盟》3年的独家直播权。

  而从内容上来看,在众多主流视频网站上,B站视频内容是比较独特的存在。它比爱优腾要短,比快抖要长。

  看似上下都可拓展,实质上在面对更强大竞争对手时,其内容弹性空间则会被挤压。

  而视频网站最终形成“短视频+长视频”闭环,已成为业界共识,这对B站来说不是好事。

  一方面,快抖正在拉长。早在2019年,随着快抖在用户数量端完成马圈地后,通过更加垂直化、精细化、专业化的内容,占领用户更多时长就成为新一轮竞争的着力点。

  短视频内容随之被反向拉长。

  2019年7月初,快手就开始内测57秒以上,10分钟以下的短视频,而抖音短视频时长也从15秒,升级到1分钟、5分钟、15分钟。

  随之而来的是更多的垂直赛道被开拓,比如快手在游戏、音乐、短剧先后发力。这些更长的短视频内容,已经触及到B站的领地。

  另一方面,爱优腾正在减短。

  以爱奇艺为例,早在2019年5月就推出爱奇艺极速版App,探索长短视频结合之路,喊出了“长短都好看,所想即所得”的口号。旗下还有纳豆、姜饼、随刻等APP。

  腾讯就更不用说了,而优酷也通过与微博达成战略合作,来探索如何形成短视频和长视频闭环。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爱优腾无论是在移动APP还是PC端,都加入短视频栏目。比如优酷有短视频栏目“看点”,腾讯有“热点短视频”。

  可见,从视频内容形式层面来看,变长的快抖和变短的爱优腾,让站在中间的B站很左右为难。

  写在最后

  我还能保留住自己的初心吗?

  我会变成曾经最讨厌的模样吗?

  在《入海》的片尾,一系列关于年轻人毕业后的问题被抛出,引发很多用户共鸣,其中这两句也很符合当下B站的处境。

  一方面,陈睿曾竭尽全力想维持B站社区文化和氛围,不愿B站走抖音式大力出奇迹的道路,这让B站在用户增长和商业化路上很克制。

  另一方面,陈睿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在中国低于100亿美金体量的内容平台都会被淘汰。100亿美金意味着公司收入至少要100亿人民币一年,而B站2019年全年营收为67.7亿元,距离100亿尚有距离。

  如今,这两个问题再次摆在了加速出圈的B站面前。

  B站该怎么选?要怎么走?或许B站自己都不知道。

  一如即将毕业,初涉社会的年轻人那样......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