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货币欢迎试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价值投资还有用吗?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5月26日 00:35   北京新浪网

  原标题:价值投资还有用吗? 来源:伍治坚证据主义

  本文来自伍治坚证据主义

  2020年,由于疫情的影响,投资传奇巴菲特管理的伯克希尔-哈撒韦,仅在第一季度就浮亏500亿美元。其中,巴菲特一开始买入,后来又很快清仓的航空股,是造成伯克希尔-哈撒韦损失最重的仓位之一。

  多年以来,巴菲特不遗余力的宣传价值投资理念,并且坚持身体力行,在全世界吸引了众多的价投信徒。然而在最近几年,价值投资似乎并没有给投资者们带来他们期望的回报。

  举例来说,从2001年年初开始,截止2020年5月中,在这差不多20年的时间里,标普500指数的总回报(以IVV计)为122%左右,差不多翻了一倍多。同期,标普500价值指数的总回报(IVE计)为62%左右,仅为市场平均回报的一半。而标普500成长指数的总回报(IVW计)为187%,大幅度跑赢了价值和宽基指数。

  在历史上,价值投资者在某段时间内回报不佳,落后于市场大盘指数,是经常发生的事情。

  哪怕是价投之王巴菲特,也经常跑输市场。让人印象比较深刻的包括:

  1989到1993年,巴菲特的投资业绩比市场大盘落后25%。

  1998到2000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价落后市场基准54%,当时的媒体和投资圈充满了对巴菲特”廉颇老矣“的质疑声。

  2002到2005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价回报落后市场基准30%,后来花了5年多才追回来。

  问题在于,最近这一次伯克希尔哈撒韦无法战胜市场,持续的时间有点长。从2009年年初算起,到2020年3月底,伯克希尔哈撒韦和标普500指数(不含红利)的累积回报,都是181%左右。

  也就是说伯克希尔哈撒韦已经持续十多年无法战胜市场当然,两者的差别并不显著,大约为标普500指数每年2%左右的分红。正如巴菲特自己所说:在很多时间里,投资者购买伯克希尔哈撒韦股票,和购买标普500指数基金,得到的回报是差不多的。

  不管是价值投资的代表巴菲特,还是代表价值股票平均回报的价值指数,其回报都让人失望。背后有哪些主要原因呢?

  有一些观点认为,现代企业会计制度,已经跟不上时代进步的步伐。价投中最常用的标准之一,是购买市净率低的公司。然而,现代经济中,有越来越多的公司的资产,偏重于无形资产。

  由于在会计中无形资产不被计入净值,因此无形资产比重比较高的公司,其市净率也可能”虚高“。典型的互联网企业,像谷歌、脸书、亚马逊等,其资产中有很大一块都是无形资产,而由于其市净率比较高,因此可能被价值投资者排除在外,进而影响了他们的投资回报。

  类似的逻辑也会影响价值投资者购买那些研发投入比较多,知识产权比较丰富的医药公司和软件公司股票。

  也有观点认为,在科技行业,没有反垄断法去限制巨头的无限扩张,赢家通吃的现象比历史上任何行业都更加严重在每一个细分领域,只要出现了一家科技巨头,那么其他公司想要挑战其霸主地位,就变得难上加难。

  这就加深了这些公司的护城河,能够让他们享受更长期的超额利润。因此,其公司股票的估值也可以长时间保持在比较高的水平,而不至于发生”均值回归“。

  展望未来,价值投资,还会王者归来么?

  对价值投资保持信心的拥趸们,其最大的支持理由,来自于对人性的认识。在股市中,充满了各种不理性的投资者,正是因为这些非理性投资者的存在,才造就了价值股票被低估。

  这些被低估的股票被聪明的投资者捡到,因此让那些聪明人获得了更高的投资回报。人的不理性,主要体现在这几个方面:

  首先,大部分投资者对于成长股的期望过于乐观,而对于价值股的未来则过于悲观。举个例子来说,如果问广大股民对哪些股票最看好?我相信肯定有更多人会选择诸如谷歌、苹果、亚马逊、阿里巴巴、腾讯这样的科技股,而不是那些名不见经传的消费类或者公共设施类股票。问题在于,这些当红公司的股价,往往已经消化了未来好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增长前景,因此买入这样的股票的风险就在于,如果公司成长达不到一开始过于乐观的期望,那么投资者到最后很可能失望而归。

  其次,每个投资者的时间和精力都是有限的他们能关注的股票,也就在十几个左右,很少有人能够超过50个。这就导致了大部分股民,对于自己比较熟悉的品牌股票,付出了过高的购买成本。

  举例来说,像马云、马化腾、刘强东、李彦宏这样的创业明星,由于其非常高的知名度,也带动了股民们对于他们创造的企业股票的追捧。当大家的注意力都被这些明星股吸引过去以后,那些没人关注的不知名的股票,自然其价格就被低估。因此那些”无名小辈“类股票,其未来的投资回报也会更好。

  最后,很多投资者在股市里抱有“赌博心态”对于这些股民来说,一个大概率赚有限回报的投资,和一个小概率赚很多倍回报的投资,即使后者的数学期望值不如前者,他们也会更倾向于选择后者。

  很多前沿科技型企业,像火星旅行,无人驾驶,人工智能,虚拟三维,基因重组等都属于这样的例子。虽然实现突破的概率不高,但是一旦成功,创始人足以名垂青史,被膜拜为世界英雄,而其创办的公司股价也可能一飞冲天,让其股东们赚的盆满钵满。

  很多投资者乐衷于参与这样的赌博。他们不在乎投资本身成功的极小概率,更在乎的是万一成功带来的巨大回报。这样的”赌博心态“,导致了这些公司的价值被高估,而相对来说那些没有什么想象空间的”无聊公司“则被低估,成就了价值投资者更好的投资回报。

  在不同的历史时期,行业兴衰会变,会计准则会变,但是人性不会变。说到底,股市是由人组成的。只要人性不变,很多投资者就很可能会继续犯上面提到的错误,因此也可能会为价值投资者创造机会来获取更高的投资回报。

  在疫情过后,我们能否看到价值投资者们重新战胜市场,获得更好的投资回报?让我们拭目以待。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