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货币欢迎试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对冲基金之王达利欧深陷危机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19日 07:00   北京新浪网

  原标题:对冲基金之王达利欧深陷危机

  对瑞·达利欧来说,今年真是糟糕透了。

  情况已经糟糕到,这位亿万富翁有可能难以保住他那令人垂涎的对冲基金之王头衔。

  达利欧1480亿美元的桥水基金在今年出现了巨额亏损,而其竞争对手却在混乱的市场中赚到了钱。截至8月,其旗舰Pure Alpha II基金下跌了18.6%。

  据超过25名熟悉公司内部运作的人士透露,上述亏损数字创下了公司十年以来的新高,而且也成为了公司问题清单中的首要关注点。

  一系列的问题也迫使公司开启了危机管理。

  首先,桥水的计算机模型接连两年从一开始便对市场进行了误读,随后大客户开始纷纷撤离。今年的前七个月,投资者从该基金的净撤资额达到了35亿美元,而行业顾问预计,后续还会有更多的资金流出。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用来形容达利欧今年的处境简直再合适不过了。他在与前员工的仲裁战中败诉,又与基金的前联席首席执行官争执不休,并裁掉了数十名员工。

  对于71岁的达利欧来说,这个转变可谓是非同寻常。长期以来,他一直都以自己世界经济、管理等领域中的大思想家的形象而自豪。随着达利欧一改其往日形象,高调出席世界经济论坛,并在2017年出版了介绍自己生活和商业法则的畅销书《原则》,该基金的内部人士担心公司已经迷失了方向。

  在虚拟市政厅会议和致客户的信中,达利欧和基金公司的联席首席投资官试图用乐观色彩来粉饰当前的形势。他们表示,相对于成功,人们往往能从错误中学到更多东西。确实,在今年,我们学到了太多东西。

  落后的回报率

  尽管面临着混乱形势,但该基金依旧对自己的地位和为客户服务的能力充满信心。

  这家总部位于康涅狄格州韦斯特波特的基金公司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投资者认为,对于像我们这样致力于了解世界是如何运作的公司来说,当前正在迅速变化的全球环境是有利的。”

  该基金表示,公司目前有45项来自投资人的出资承诺,其中很多都在10亿美元左右,但没有具体说明资金是流入了高费用的Pure Alpha对冲基金,还是低费用的做多产品。

  尽管这一年来市场充斥着动荡,但全球股票、黄金等资产的价格依然在不断上涨,因此该基金也没有理由为落后的回报率开脱。包括Caxton Associates和Brevan Howard Asset Management在内的竞争对手都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

  在经历了近十年的低个位数回报之后,再加上费用过高的影响,该基金在今年未能将其“大点子”转化为高回报,这可能成为了压倒某些投资者的最后一根稻草。

  据知情消息人士(在获准公开发言之前不便透露姓名)透露,问题在于该基金在3月市场崩盘时减少了风险敞口,尽管美联储推出了史无前例的支持措施,但其回升的速度依旧缓慢。因此,尽管该基金正确地指出应该做多股票、购买黄金和押注日元兑美元等交易,但却未能从自己的远见中受益。

  这个错误让人想起该基金在去年1月的做法。当时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表示,他将不惜一切代价保持经济增长。在2018年上涨14.6%(这主要归功于该基金预测到了同年12月的市场崩盘)之后,该基金未能将投资组合转向涨势更好的头寸,其2019年前两个月的亏损略高于5%。作为回应,该基金调整了模型,以更好地应对这种范式转变。

  敲定模型

  当Renaissance Technologies等竞争对手使用数学密集型定量方法时,达利欧对其公司和财富所采用的模式,则是将经济学视为一门类似于物理学永恒定律的学科。

  前员工称,达利欧广泛的业务分散了他对基金公司的注意力,并称其拒绝改变计算机模型,包括追加那些在其他公司已经成为标配的新数据类型,例如跟踪油轮和信用卡活动等。

  一位了解该公司的人士则对这种说法提出异议,并表示在过去五年中,该基金对其技术进行了重大改进。

  今年,在全球央行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向市场注入流动性之后,桥水的投资人员再次踏上了模型调整之路,旨在解释史无前例的干预和世界主要经济体几乎完全停摆的原因。他们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关闭了自认为在新环境下不会奏效的策略,并调整了他们认为适用的策略。

  这位知情人士称,达利欧本人每周在这些问题上耗费的时间长达70个小时,并透露,自8月以来,风险水平一直处于历史正常水平。

  员工紧张不安

  然而,人事纠纷让业绩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前联席首席执行官艾琳·默里在7月起诉该基金拖延薪酬,并称自己在离职方案的持续斗争中遭遇了性别歧视。投资者和顾问表示,这场纠纷让他们感到困扰,特别是考虑到默里在该公司和整个金融行业中的地位。

  有报道称,研究主管卡伦·卡尼奥尔-坦布尔也与桥水就薪酬不平等的问题发生了争执。在相关报道发表后,她在给员工和投资者的一份纪要中表示,她的问题与性别无关。

  在这种困境之中,桥水已经以疫情和预计未来公司客户数量将会减少(尽管资产不一定会减少)为由,裁减了数十名员工。该基金称其目前拥有约300名投资者,低于此前的约350名。

  留下来的客户则表示,他们没有离开的原因是自1991年以来,该基金的年化收益率为10.4%,而且客户服务无与伦比。大约有200名员工(约占投资员工总数的一半)为客户提供服务,而且该基金还出版了一份带有市场分析的新闻通讯。此外,该基金还为客户制作有关其整个投资组合的定制报告,涵盖风险分析和通胀影响等各种内容。

  但据与现任员工交谈过的人士透露,桥水的员工一直对糟糕的回报和裁员感到不安。

  针对两名年轻基金经理劳伦斯·米尼康和扎卡里·斯奎尔的仲裁案亦引发了员工的担忧。这两人已经离开桥水,计划创办自己的公司Tekmerion Capital Management。仲裁小组在7月发现,桥水以虚假借口对这两人提起了窃取商业机密的诉讼,以减缓他们的创业进展。

  仲裁小组裁决桥水必须支付Tekmerion创始人的法律费用,这一裁决遭到了桥水的反对,但其随后又选择了和解。

  极端方法

  这起诉讼突显了一些人所说的,桥水对离职员工采取的极端做法。其中一项措施是:任何离职人员(包括被解雇的人)都必须面临两年的“无薪留职假”。在此期间,员工必须在获得许可之后才能够从事新的工作。另外,该基金还有针对高级投资领导者的交易机密协议。

  这些合同非常苛刻,如果强制执行的话,可能会让离职员工无法在剩余的职业生涯中进行股票或外汇交易。根据前员工的估计,在该基金直接从事投资的200人中,约有四分之一发现很难或不可能再从事金融工作。不过,一位与桥水关系密切的消息人士透露,事实数字没有那么高。

  该基金公司在回答相关问题时表示,这样做的目的是保护其知识产权,并在员工离职后支持他们的职业生涯。

  该公司在一份声明中称,“我们不会为了第二个目标而牺牲第一个目标,但我们非常努力地想要实现这两个目标。我们相信自己是公平合理的合作伙伴,在不必要的情况下,我们没有理由去扩大这些限制的执行面。”

  尽管如此,有鉴于Tekmerion案件的热议,该公司举办了一个公开论坛,以便员工对这个问题进行公开讨论。

  公司今年对模型的调整最终可能会带来回报。在历史上,一开始举步维艰的桥水总会在经济低迷后呈现出蓬勃发展之势,并因此而名声大噪。虽然该基金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亏损了20%,但在2010年和2011年分别上涨了45%和25%。在2000年互联网崩盘中损失了22%之后,该基金从2002年开始连续三年的回报率都超过20%。

  对于一些已经对达利欧失去信心的投资者来说,他们觉得这一次桥水想要实现类似的反弹可能为时已晚。自卸任首席执行官以来,达利欧公众形象的塑造一直源于他的书、肖恩·库姆斯等名人朋友,甚至还有去年火人节的出席。

  在埃默里大学和杜克基金会负责对冲基金投资的布拉德·阿尔福德说:“我在这个行业中已经做了30多年,看到过很多对冲基金创始人成为亿万富翁,然后又分神从事公司以外的其他事情。我见过资产呈爆炸式增长的公司,但这种增长带来的却是非常糟糕的业绩。”(财富中文网)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