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货币欢迎试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这家公司为何能让巴菲特“破戒”?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26日 07:00   北京新浪网

  原标题:这家公司为何能让巴菲特“破戒”?

  来源:财富中文网

  去年,当老朋友迈克·斯佩塞找到弗兰克·斯洛特曼时,这位已退休的资深科技高管还在畅享着帆船比赛的乐趣。

  作为Sutter Hill Ventures的董事总经理,迈克·斯佩塞此次亲自登门是为了邀请斯洛特曼再度出山,并出任Snowflake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一职。这是一家致力于变革企业存储、分析、共享数据方式的初创公司,对斯洛特曼而言,这既是一次艰巨的挑战,也是一次巨大的机遇。

  成立七年之后,Snowflake的云端数据库运行模式已经被完善得近乎完美,效果令人叫绝,但却始终难以吸引到足够多的大公司客户。

  看到Snowflake的潜力,斯洛特曼毫不犹豫地签了这份首席执行官聘用合同,几艘心爱的帆船则被他要么卖掉,要么送了人。

  “这家公司吸引了我。”在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他引用了《教父》(Godfather)第三部中的一句名言:“当我以为已经金盆洗手的时候,他们又让我重回江湖。”

  今年有大量科技企业将进行IPO,而Snowflake则是其中最炙手可热的公司之一。9月15日,Snowflake上市首日市值就突破了700亿美元,成为美股史上IPO规模最大的软件服务公司,同时也是史上市值第五高的科技初创公司,超过了谷歌、Lyft和Snap。

  同时,Snowflake还获得巴菲特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超过5.5亿美元的投资。这也是巴菲特54年来首次“打新股”。2019年,巴菲特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54年来,伯克希尔从未购买过新股。

  投资者对Snowflake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并将其与数据仓库巨头们相提并论。

  数据仓库能够帮助那些产生大量信息的公司实时分析他们的数据。比如手游公司就会对其用户的数万亿次交互进行细分,进而了解何时应该向用户提供免费升级服务,何时应该要求用户进行应用程序内付费。

  现在,Snowflake正逐步将其业务从数据仓库扩展到数据库的使用上来。通过提供链接其他数据源服务(有时甚至需要同时接入上百个不同的数据源),比如零售商、天气预报等数据源,Snowflake正在帮助多家对冲基金来完善他们的投资决策。还有一些公司在使用Snowflake的服务来跟踪自家网络上的所有活动,再借助人工智能识别恶意登录和黑客攻击等行为。

  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转向云端,Snowflake的数据存储和数据计算分离技术也将迎来爆发。去年,该公司营收大增174%,达2.65亿美元。研究公司Okta的数据显示,按使用量计算,Snowflake是2019年增长最快的商业应用。

  一般而言,使用时间越长,客户愿意支付的费用也就越多。2020年上半年,使用Snowflake服务满一年的消费者的总消费额较上年同期增长了58%,直接推动Snowflake的总销售额实现了133%的增长。

  企业的快速成长也给Snowflake带来了比斯洛特曼更有影响力的支持者。两周前,该公司宣布,除将通过IPO募资近30亿美元以外,沃伦·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和马克·贝尼奥夫的Salesforce也将分别向该公司投资2.5亿美元。

  但即便有了大牌支持者,Snowflake在云数据库市场也不是一家独大。云时代之前的数据库王者——甲骨文正在通过云产品吸引越来越多的客户。此外,亚马逊、微软和谷歌三大云平台也都有自己的云数据库服务。许多当红创业公司也纷纷加入这一市场,比如Panoply、Incorta和Yellowbrick等。

  研究公司Valoir的首席执行官兼首席分析师丽贝卡·韦特曼表示,许多公司在寻找更好用、更便宜的云端数据存储、分析服务,而Snowflake将和竞争对手们共同争夺这些服务机会。她说:“数据仓库领域可以说是最后一个走向云端的大型企业技术领域了。Snowflake还有很大的增长潜力有待发掘。”

  年营收近400亿美元、利润超过100亿美元的甲骨文长期以来一直在数据库市场占据统治地位。但Nucleus Research的高级分析师丹·埃尔曼表示,云化转型为Snowflake提供了机会。他表示:“甲骨文不会让出这一市场,但云化转型的大规模推进给了Snowflake大赚一笔的机会。”

  两台笔记本电脑和一块白板

  与许多硅谷成功故事一样,Snowflake也是从早年的重重挫折中一路成长起来的。

  贝诺伊特·达维尔和蒂埃里·克鲁内斯都是曾经在甲骨文工作了十余年的数据库科学家,主要负责逐步改进、优化应用功能。2012年,他们预见到,云计算不仅能够减少客户的部分问题,更可以完全消除这些问题。他们旋即离开了甲骨文,开始在硅谷中心——加州圣马特奥的艾尔卡米诺里奥的一间小公寓里会面,讨论未来的计划。

  拿着几台笔记本电脑和一块白板,他们就开始了头脑风暴。两人意识到,由于数据库用户很少会真正用到服务器的全部性能,对他们而言,花大价钱购买功能强大的服务器是一种很大的浪费。此外,企业收集数据的规模正在爆炸式增长,但这些数据通常都是分散存储于多个存储设施之中,并且存储格式还不兼容。一个名为Hadoop的开源大数据处理工具已经出现,看起来很有潜力,但问题在于Hadoop很难达到企业高管对数据分析快速反馈的期望。

  而这三个问题,云计算全都能够解决。云端的计算能力和存储空间可以根据需要增减,数据存储格式也更加灵活,而且使用云计算还能够实现大数据的实时处理,避免出现如Hadoop一样的拖延问题。

  他们迅速组建了Snowflake,并招募来了优秀的开发者——马尔辛·祖科夫斯基,他曾经发明了一种全新的数据库分析请求处理方法。“Snowflake”这一公司名称则是来自公司最早的支持者之一、风险投资家迈克·斯佩塞,以此纪念团队对滑雪的热爱。

  达维尔告诉《财富》杂志:“(取这个名字)也是因为雪花落自云端,而且雪花是白色的,是与云的连结。如果给公司取名叫雨的话,感觉就差点意思了。雪花是纯粹的,且每一片都各不相同。

  成立七年以来,公司一直发展良好,但到2019年初,有些问题摆在斯佩塞等董事会成员面前变得不容忽视:大客户销售已经陷入停滞、新功能和新产品的推出似乎也缺乏沟通协调。此外,公司上市所需的核心职能岗位,如法律和人力资源,也亟待调整。

  就在此时,Snowflake团队迎来了斯洛特曼的加入。

  “必须换挡”

  61岁的斯洛特曼出生于荷兰,起初担任首席执行官一职是在一家名为Data Domain的生产专用存储硬件的初创公司。斯洛特曼于2003年,也就是Data Domain刚成立不久,便加入了这家公司。2007年,斯洛特曼带领这家公司完成了IPO,2009年,斯洛特曼以24亿美元的价格将Data Domain出售给了现属戴尔科技公司(Dell Technologies)旗下的EMC。

  2011年,斯洛特曼受邀加盟ServiceNow,并负责运营工作,当时,ServiceNow还只是一家小型软件开发商。他敏锐地发现ServiceNow内含通讯软件和事件追踪软件的应用套件的潜力,便加大了对销售团队的支持,并着手在金融、医疗保健及其他行业拓展新客户。新举措的成果斐然。2012年,ServiceNow以约20亿美元的估值上市,如今该公司的股票市值已经接近900亿美元。

  2017年,卸任ServiceNow首席执行官一职后,斯洛特曼便跟随自己的兴趣进入了Pac52帆船比赛的世界,参加此项赛事都是52英尺长的高科技帆船,赛事也因此得名。由于高速行驶时航速能达到近25节,所以斯洛特曼将此项赛事比作“帆船运动的纳斯卡”。他驾驶的帆船名为“看不见的手”,还赢得过从加利福尼亚州长滩到夏威夷的“Transpac”比赛。

  在参加了很多比赛、度过两年的海上生活之后,斯洛特曼也打算接受斯佩塞抛来的橄榄枝,为重返办公室做好了准备。斯洛特曼说:“连着玩了两年帆船,航行距离不可谓不长,我也算是玩过瘾了。”

  从某些方面来看,斯洛特曼在Snowflake碰到的问题与其在之前公司碰到的问题颇有相似之处,不过也有一些问题是前所未见的。

  创业之初,Snowflake只是深耕数据库市场的一个细分领域,即存储大数据并为商业分析应用提供支持的数据仓库业务。但其实在斯洛特曼加入之前,该公司就已经意识到自己完全有能力去开拓更大的市场,并提供各种数据库相关服务。Snowflake甚至还越过数据库应用直接创建了一个类似“超级彭博终端”的底层数据集应用市场。

  通过这一市场,客户不仅可以存储自己的数据,还能够付费获取他人的数据,并将其集成到自己的电子表格和机器学习应用之中。目前,一个包含美国各地新冠疫情详情的数据集在该市场上广受欢迎。

  为了开拓新市场,斯洛特曼扩充了Snowflake的销售团队,还招募了专门负责争取大客户的销售团队。自他接手以来,公司的员工总数已经翻了一番,达到2000多人。

  与此同时,斯洛特曼将联合创始人达维尔升任为首席产品官,并撤销了四个负责监管各种产品的单独职位。这位首席执行官开玩笑地说:“厨房里的厨师太多了。”

  为了准备上市,斯洛特曼还招募了一些过去合作过的高管。其中排名第一的就是Snowflake的新任首席财务官迈克尔·斯卡佩。斯卡佩于一年前加入Snowflake,此前曾经在ServiceNow、EMC和Data Domain与斯洛特曼有过共事经历。

  虽然扩张花费了大量资金(Snowflake在2020年上半年亏损达1.71亿美元),但斯洛特曼希望公司可以扭亏为盈,不过他并未透露太多细节。

  他说:“做企业不能闷头投入,不能遇到问题就无限度地砸资源,然后还希望获得最好的结果。但包括我们在内的很多初创企业都是这么做的。所以,我们最终必须要换挡。”

  解决不可能解决的问题

  就目前来看,这些举措似乎正在奏效。截至7月底,Snowflake共有56家客户在过去12个月中花费了至少100万美元,较2019年7月的22家增长了一倍有余。

  其中一个大客户就是Office Depot,该公司用Snowflake的服务替换了四个不同的数据系统,其中包括一个数据仓库和一项数据备份服务。Office Depot负责应用开发与支持业务的副总裁安德鲁·帕里表示,改用Snowflake为公司节省了一半的系统支持成本,还减少了新应用的搭建时间。帕里补充说,除了提升典型应用的搭建速度外,改用Snowflake还让公司具备了解决“曾经无力处理的数据问题”的能力。

  甚至一些打算在2020年进行IPO的企业也是Snowflake的客户。外卖服务公司DoorDash表示,自2019年初将数据转到Snowflake之后,其数据响应的平均速度提高了一倍,成本较原系统降低了一半。

  但竞争并未停止。甲骨文刚发布报告称,其季度云服务和许可收入增长了2%,高达近70亿美元。作为一家一直非常强势的企业,对于这家由自己前员工创立的更具魅力、也更年轻的竞争对手,甲骨文自然有很多话要说。

  甲骨文负责产品管理的副总裁珍妮·蔡-史密斯在接受《财富》杂志采访时说:“为将自己的单用途产品迅速推向市场,Snowflake走了许多捷径,但夯实基础、弥补差距才是更为艰巨的工作。该公司的技术只适用于数据仓库这一细分领域。由于使用多个专用数据库会导致数据碎片化、增加管理负担、造成安全问题,所以这种产品其实并不是客户想要的。”

  Snowflake可能还有一个隐秘的弱点。作为竞争对手Yellowbrick的首席执行官,内尔·卡森承认Snowflake的软件是“卓越的创新”,但他也指出,Snowflake现在完全是依靠亚马逊、微软和谷歌的云平台来运行自己的应用,而这几家公司恰恰又是该公司最大的竞争对手。卡森认为,如此一来,这三家公司完全能够一手推高客户运行Snowflake服务的价格。

  而Yellowbrick则拥有自己专有的硬件系统,供数据库程序运行之用,相关程序可以直接出售给客户,也能够放在云数据中心对外出租。

  卡森说,Snowflake“要与自己的‘房东’展开持续竞争。未来的日子可能不会好过。”

  另一个问题是估值。过去12个月,Snowflake的营收为略高于4亿美元,而其IPO的市值却在以危险的速度快速攀升,纵观股市历史,以超过100倍的市盈率上市几乎将肯定是“死亡之吻”。最后一家以如此高市盈率上市的企业大概是2014年的Castlight Health,其市值后来缩水95%以上,再之前,就是那些在1999年和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期以高市盈率IPO的公司,这些企业最后都落了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不过那些企业没有一家的规模和知名度可以与Snowflake相提并论(Castlight在IPO时的营收仅有1300万美元),更别提有巴菲特和贝尼奥夫等投资者的认可了。虽然300亿美元的市值对一家新上市公司来说已经相当可观,但主营商业软件的Workday,其市值已经接近500亿美元,VMware的市值更是已经接近600亿美元。再将目光投向行业头部,甲骨文的市值为1830亿美元,Salesforce的市值为2250亿美元,Adobe的市值超过2300亿美元。

  Valoir的分析师韦特曼指出,虽然云计算曾经引发过一些争议,但从巴菲特对该公司的兴趣能够看出,云计算已经成为了“传统投资者的目标选项之一”。

  不过Snowflake的首席执行官斯洛特曼并不认为有什么事情是理所当然的。“我们面临着空前激烈的竞争,全球四大公司中有三家是我们的竞争对手,这样的较量将非常有趣。”他说。“但是如果你对软件世界感兴趣的话,来这里吧,这是个非常酷的地方。”(财富中文网)

  译者:梁宇

  审校:夏林

  编辑:徐晓彤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